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赛梦向不知所云的小段子

排雷:拟人化,不喜慎入
私设:梦比优斯银发高马尾,红眸;赛罗银色短发,金眸
两个人目前交往设定,关系公开
#ooc慎入请注意#

#撒糖向请注意#

#作者逻辑死得早请注意#

#梦比优斯厨房杀手设定请注意#

#全程清水请注意!#

↑接受以上全部设定?
.

.
1.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年轻人特有的清亮的声音在这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响起,原本被精心布置过的客厅此刻却显得没有多少生气。

  目前在年轻一辈中最强的战士在环视客厅一周后叹气,下垂的视线中是无法掩饰的失落。

  今天……也不在啊。

  明明好不容易……才和前辈们公开,到现在的同居……

  结果……

  “啊……累死了,”哪怕再清亮,声音中的疲惫还是没有办法掩饰,赛罗随意的将长靴扔到一边,径直地朝卧室的方向走去,“今天……先睡吧……”

  累到连洗澡的精力都没有了。

  明天再说吧。

  年轻的战士打着呵欠,漫不经心地在心里想着。

  离那张应该还留有恋人气息的床还有五米,赛罗打开了房间紧关的门。

  就像平常一样,打开了门。

  “suprise!!”

  房门被打开的下一秒,毫无防备的赛罗被另一个人扑了个满怀。

  对方在扑上来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力度是有多大。

  啊啊……这也是当然……

毕竟两个人都是战士,力度大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如果是在平常,赛罗有自信能在不移动一丝一毫的状态下抱住对方,但是今天……

  在极度疲惫又没有防备的状态下,他看似意外但其实却一点都不意外地——摔倒了。

  当然,扑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同样跟着摔到地板上。
  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下有一个现成的肉垫。

  似乎是对现在的状况感到意外,那个人甚至就这样呆呆地在赛罗身上趴了一段时间。

  “喂,”赛罗伸手拍了拍自己恋人的头顶,银色发丝那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舍不得移开手掌,所以他干脆就这样把手搭在对方头上,“小梦。”

  “啊?”

  那双如同红玛瑙一般耀眼的眸这才正视了眼前的人,然后才反应过来一般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随带伸手将赛罗拉起坐在地上。

  “对、对对对对对不起!”

  梦比优斯微红着脸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道歉,然后手忙脚乱地想要检查赛罗刚才有没有受伤。

  “赛罗,我……”

  “没什么,下次小心点。”

  赛罗站起身,考虑到他本来就是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一身的灰,所以也就象征性拍了两下。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波澜不惊,但只有赛罗自己心里才清楚,他现在到底是有多么的欣喜。

  见那个明明比自己小却还要高出自己半个头的恋人差不多整理好仪表后,在一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过的红眸青年终于开口。

  “欢迎回来,赛罗。”

  他说着,将双手背到身后。

  话语看似平淡,但却怎么也掩盖不了那如火的眸中浓烈的感情。

  “……嗯,”赛罗不太自在地别过头,在黑暗中他脸上微微的绯红并没有人注意到,年轻的战士用手挠了挠脸颊,“……我回来了。”

  回应他的,是恋人脸上更加柔和的微笑。



2.一同外出购物

  最近宇宙的各处不知为何太平了很多,但这确实是一件好事。

  至少这一对年轻恋人的终于有了更多的独处时间。

  “赛罗,你看这件怎么样?”

  梦比优斯拿着一件银白色的外套在恋人的身前比划着,但在片刻后便有些失望地将外套放回原处。

  “怎么了?”

  难得看到那个元气满满的家伙失望的样子,但却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沮丧的赛罗下意识地开口询问。

  那叫外套……?

  年轻的战士在心中思量着,最终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然后赛罗就更不懂梦比优斯为何会失望了。

  那件外套看起来还不错啊。

  本来赛罗都准备去试衣间试一试了。

  “赛罗你……不适合穿素色的衣服呢。”

  不知道是在回答问题还是感叹,在说完这句话后梦比优斯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听罢,赛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原装搭配。

  ——蓝色的外套加红色的长裤以及深红色的长靴。

  嗯,确实和“素”这个字不沾边。

  明白了刚才恋人为什么会失落的原因后,赛罗微微点头,然后才将视线向梦比优斯所在的方向投去。
.
.
  ………………
  …………

  “梦比优斯你给我住手!”

  颜色不对你换一个颜色我继续试就可以了,放下你手中那两件红蓝色连衣裙!



3.讨论自己曾经的经历

  “我的?”

  赛罗看着桌子对面那些笔和纸的恋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是。”梦比优斯歪头微笑,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好,虽然他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这是每一位警备队新成员都会接受的调查。”

  “……是吗?”

  说起来……老爹好像确实提到过这件事。

  那为什么只有模模糊糊的记忆?

  当时我是在干嘛来着?

  “嗯,是的。”梦比优斯点头,在他脑后的银色马尾随着他的动作摇晃,“不用说得太详细,大概就可以了。”

  啊,想起来了。

  当时是因为我快要睡着了勉勉强强听到的。

  难怪会记得不清楚了。

  那我当时是为什么会要睡着的?


  “……赛罗?”

  看着恋人那很明显是在神游太空的表情,红眸的青年无奈地笑了笑。

  但也就这样放任着对方,没有再叫醒他的打算。

  其实赛罗过去的经历梦比优斯基本上是都知道的,毕竟他也曾经在孤儿院呆过一段不短的时间。

  再加上从赛文尼桑那里听来的事情,说实话要梦比优斯帮赛罗填完这个资料都没有问题。

  但是……


  但是啊……

  将银白色发丝束成马尾的青年注视着桌面的另一边,然后收回视线侧头趴在桌上。

  果然还是想听到他亲自说出来呢。

  用手指玩弄着资料一角的青年在心中这样想着。



4.在有任务的时候睡过头

  今天光之国的天气也一如既往的晴朗。

  日上三竿的那种。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的青年用手揉了揉眼睛,被放下来的银色长发随意地散落在他身后。

  感受到身后另一个热源的他露出了这一天的第一个微笑。

  意识到赛罗还在睡,梦比优斯也不想打扰到恋人,所以他在伸手拿放在床头柜上的光屏时的动作格外小心。

  他看了看光屏上的时间。

  下一秒,梦比优斯的笑容僵在脸上。

  “赛罗快醒醒!!!”

  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为什么昨天晚上订好的闹钟并没有响这件事,梦比优斯一改刚才的小心翼翼直接粗暴地推着恋人的肩膀。

  “我们迟到了!!”梦比优斯又注意到光屏上未接来电的数量,“再不起来的话真的会被雷欧尼桑杀掉的啊啊啊!!!”


  一脸懵逼醒过来的赛罗:……啥?



5.做饭

  听说梦比优斯做的咖喱很好吃,警备队的前辈们都很喜欢。

  那其他食物吃起来怎么样?

  赛罗举手表示他有话要说。

  “听老爸说,小梦你很会做饭?”

  年轻的战士看起来问得漫不经心,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有多么纠结这个问题。

  天地良心,在今天中午赛罗看到泰罗手中那还在冒热气的便当盒是是有多么震惊,而在知道那便当里的咖喱是梦比优斯做的的时候那种震惊翻倍的心情。

  #我交往对象居然从来没有给我做过饭#

  #交往这么久甚至都已经同居了居然没有吃过同居对象做的饭#

  #这种挫败感是怎么回事#

  “……不算很会做饭吧,”一眼就看穿赛罗纠结的内心,梦比优斯眨了眨眼,“怎么了?”

  这意思就是说勉强能吃?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今天中午吃得一脸开心的泰罗要么是没味觉要么是抖M。

  暗自感叹梦比优斯的自谦,赛罗伸手指了指放在桌上才买回来的新鲜食材。

  “我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地球上的食物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银色短发的战士用大拇指擦过鼻底。

  “……所以?”

  “所以今天中午就由小梦你来做饭!”赛罗说着,末了还加上一句:“不要那个叫咖喱的东西!”

  他才不想和那个芋头混蛋吃同一类食物。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赛罗没有看到,梦比优斯在听到“不要咖喱”这几个字后那突然亮堂起来的眼神。

  一个小时后,赛罗看着他面前那盘可以用精美来形容的食物,心满意足地表示找到一个好对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啊啊,让那些单身狗慢慢羡慕去吧~

  心满意足的赛罗,心满意足地拿起他面前的餐具,心满意足地在恋人目光的注视下,心满意足地吃下了第一口食物。




  下午,奥特之母所在的银十字医院,住进了光之国年轻一代最强的战士。

  病因是

  ——食物中毒。





6.帮对方吹头发(?)

  恋人头发太长每次吹干都好费时间怎么办?

  剪掉就好。

  ——by:已经取下冰斧的赛罗。

  “好长啊……”

  赛罗看着在他手中还在滴水的银色长达,然后用毛巾将发梢处的水滴吸干。

  “不喜欢长发吗?”

  梦比优斯捻着他的耳发。

  确实是好久没有剪过了啊。

  “不,很好看。”

  赛罗摇头,然后才反应过来现在背对着他的恋人根本看不到他的动作。

  他拿起在一旁放着的吹风机,直接开启最大档。

  “是吗,”感受到赛罗那小心翼翼的动作,梦比优斯将几昝搭在身前的头发拢到身后,“谢谢夸奖。”

  身后的人动作突然顿了一下。

  “别这么见外啊……”

  随后而来的是稍微带有委屈意味的抱怨。

  “对我来说这可是基本礼仪哦。”

  赛罗你可要早点习惯才好呢。


  “说起来……”赛罗掂量着被他束在掌中已经半干的发丝,“扎起来不会觉得重吗?”

  “曾经有一段时间这么觉得,”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梦比优斯突然笑出声,“不过后来就习惯了。”

  “我记得在那段时间,很多不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女孩子呢。”

  ……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

  赛罗在心中这样想着,很明智地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怎么了?”

  心情复杂的年轻战士手中的动作慢了下来,然后很自然地被恋人发觉。

  “要不要试试看把它剪掉?”

  “……诶?”

  算得上半神游状态的赛罗很自然地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在下一秒反应过来的赛罗第一次希望这个世界有那名为“时光机”的机械存在。

  “不不不!小梦!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以啊。”

  “啊啊抱歉!我……哈?”


  “我说,”梦比优斯侧过身,用食指在赛罗额头上弹了一下,看着对方呆滞的眼神后满意地收回手,然后一字一顿认真的说:“可•以•哦。”

  “本来我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打算了,但是因为很多事情一直被耽搁着。”

  梦比优斯再一次背过身,已经被吹干的银色长发乖巧地搭在他身后。

  只不过刚才将它吹干的那个人似乎还没能反应得过来现在这个事态的发展。

  “所以,帮我把它剪掉吧,赛罗桑~”

  赛罗在恍惚中点头。


  “佐菲大哥你别拦我!!”

  被人从身后架住的光之国太子此刻似乎可以用“双目冒火”这个词来形容。

  而不知为何发型由高马尾变成妹妹头的红眸青年在一旁笑得很不自然。

  “……不,尼桑,是我让赛罗……”

  “小梦你不要帮他说话!”

  “……”

  “赛罗那个小子!他居然敢!!居然敢把小梦的发型变成这样!!我今天不把他揪出来我就不叫泰罗!!!”

  “赛文你也来管管啊!”

  光是拉住人就已经费尽全力的佐菲绝望地向另一个有关系的人求救。

  然而这个关系人却就那样摆摆手,完全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这次是赛罗过分了。”

  “不……赛文尼桑,所以说是我……”

  梦比优斯垂死挣扎。

  “梦比优斯你不用这么包庇他。”

  “不!我没有……”

  “他什么样子我最清楚了。”

  “所以说啊……”


  赛文内心:寒夜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梦比优斯:所以你们听我解释啊!还能不能好了!!



本来想写三十题的……结果懒癌发作_(:з」∠)_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XD#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