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谈话

.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

.  ——太宰治 《人间失格》
.

2016.12.10 22:36 东京 中心医院——

.
  “啊……累死了……”
  还身着制服的青年在医院大厅的电梯门口嘟囔着,他用手捶了捶自己的肩膀。
  “最近这些乱七糟八的案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多……那些该被逮捕的混蛋们为什么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到处乱蹦啊,不知道要体谅一下我们这些收拾烂摊子的人吗?”

  “叮咚——”

  电梯到达楼层时才会有的提示音响起,在叹了口气之后泰罗走进电梯,与大厅不同的暖色光线让他有些不适应地眯起双眼。
  轻微的失重感后电梯开始上升,泰罗环抱着双臂靠在电梯内壁上,因为这个动作,泰罗的几个手指上包着的创可贴显得异常显眼。

  “队长也是,都不给人多一点的休假时间,虽然有请专门的人来照顾,但是小梦现在果然还是要由家人照顾才好吧。”
  他用手揉了揉额头前面的头发,本来就看起来散乱的刘海现在变得更加不修边幅。

  “啊啊不管了!”
  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今天我绝对要说出来!!”
.
  “说什么?”
  突如其来的熟悉的少年的嗓音将这个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年轻人一瞬间就拉回现实。

  “什什什什什、什么都没有!!”
  青年扯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走出电梯。
  “话说……”

  “嗯?”

  坐在轮椅上的红发少年将摊在脚上的书本合起,他歪头露出一个微笑。
  “怎么了尼桑?”

  什么怎么啊?!为什么本来现在应该好好在病房呆着的你会在这里啊小梦?!!!

  “……不,”
  泰罗走到梦比优斯的面前。
  “什么也没有。”
  .
  “我会信吗?”
  梦比优斯将手中的书封面朝上,一头拿在手里,另一头则抵在泰罗身前。
  “有空的话多看看这些书吧,这个系列都很有用呢。”

  在看了看自家弟弟和善的笑容之后青年低头,书面上的几个红色大字很容易就抓住了人的视线。
.

  《心理学——论说谎者的语言行动特征》

  “…………”
  泰罗的嘴角幅度极小地抽搐了两下。
  “……小梦,这本书你是什么时候……”

  “大概就在回来后不久,”
  梦比优斯将书放回到腿上。
  “但是太忙了一直都找不到时间好好的阅读,刚好这段时间没有事干,所以干脆就拿来读了。”

  “……诶是吗?我都不知道……”

  “再说了,我从小就跟着你一起长大,你撒谎时候的表情我可是最清楚了,尼桑~”
  梦比优斯出声打断了泰罗想要转移话题的想法。
  “那现在可以说说……你刚才是想说什么了吗?”

  “……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泰罗叹了口气,他走到梦比优斯的背后推起轮椅。
  “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已,明明伤还没好,别到处乱跑啊。”

  泰罗停顿了一下。

  “伤……恢复得怎么样?”

  “……在我醒来之后,我们现在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少年用没有打石膏的左手将书翻到下一页,他的声音当中夹杂着一丝别扭。

  “啊啊,隔了两周才来看因为受伤而住院的弟弟兼队友……”
  “……这个……”
  胸口中箭×1

  “而才见面就对弟弟兼队友君撒谎……”
  “……咳……”
  胸口中箭×2

  “就连弟弟兼队友君喜欢看的书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
  “……我……”
  胸口中箭×3

  “这样的尼桑居然直到现在才知道关心弟弟的伤势怎么样了……”
  “…………”
  胸口中箭×4

  “这个弟弟真是可悲啊……”
  “………………”
  胸口中箭×5
 
.
  怎么办……小梦好像真的不高兴了……

  “……小梦,”
  泰罗开口试图挽救一下自己在弟弟心中的好感值。
  “……我……”

  “但是,”
  梦比优斯没有回头,但是他却将手搭在了泰罗正握着轮椅把手的那只手上。
  “本来以为出院之前都见不到的,而现在就在眼前……”

  轮椅停在了一扇门前,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尼桑可以来这里,真的……让人很高兴呢。”
.
————————————

  “……这次的目标?”
  被少年人拿在手里的照片上穿着风衣的青年身形有些模糊,而从角度也看得出来这张照片是在极其隐蔽的状态下所抓拍的。

  “嘛……算得上是,却又不是。”
  手臂上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的人两只手正在键盘上飞快地运作,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在一片漆黑的屏幕里滚动。

  “刚刚的那个数字变成一的话效果会更好。”
  本来就一直站在电脑前的,现在又由于某个暂时的上司对他的不避讳,所以电脑上出现了什么都被少年看得一清二楚。
  出于对“尽量减轻上司工作量”这个基本原则遵守,少年出声提醒了上司的错误。

  “诶?是吗。”
  在瞥了一眼屏幕之后他将错掉的数字改好。
  “看起来那家伙把你培养的很好来着,说你是个高手现在看起来也不全是在骗我嘛……咳,我没别的意思。”

  “……那这个目标?”
  白不想去理会刚才美菲拉斯话语中的深层意思,他在再次看了看照片上的人物之后抬头。

  “到时候会通知你具体行动的,”
  将程序完成之后美菲拉斯关闭电脑,他喝了一口旁边快要冷点的咖啡。
  “拖住他就可以了,你可以做到不杀吗?”

  “不知道,我尽量试试。”
  在一瞬间就给出了答案,作为被培养起来专程夺人性命的工具,他很明白自己的战斗方法是不适合拖人的。
  “美菲拉斯先生。”

  “……嗯?”
  没想到会被突然点名的男人诧异了一秒。
  “怎么了?还有什么疑问?”

  “不,我没有疑问,只是想告诉您一件事。”
  白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将手搭在门把上。
  “在关电脑之前您写的程序忘记保存了。”

  “…………”
  男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把咖啡放回桌上之后他再次打来了才关上不久的电脑。
.
.
.
  “啊——混蛋!!”

.
  “…………”

  已经走出去有一段距离的少年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他可以保证这声惨叫绝对是自己那个暂时的上司的。
  在心里想了想刚才那个程序的复杂程度。

  ……重新写一遍的话,大概要一个星期吧?

————————

  “找到了吗?”
  在看着泰罗再一次灰头土脸地从床底下钻出来之后红发少年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果然我还是一起找比较好吧。”

  “不用!”
  泰罗拍了拍沾在身上的灰尘。
  “这种小事怎么能麻烦现在还是伤员的小梦呢!”

  “……警备队专用带有定位的通讯器不见了是小事?”
  话音刚落就看到青年的东西有一瞬间不自然的梦比优斯无奈的叹气。
  “我记得佐菲队长可是在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都会提醒我们不要弄丢了这个才对吧?”

  “所以我不是在找嘛……”
  泰罗用手指挠挠脸颊。
  “绝对是在这个房间里!再找找肯定能找到的!”

  “但是能找的地方不是都找过了吗?”
  梦比优斯环顾四周,主色为白色的单人病房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最开始的整洁。
  “而且这个房间也不算小……”

  少年收回视线。
  “还是一起找好了。”

.
  “不行!”
  在梦比优斯话刚说完的同时泰罗就发出了反对的话语,这个一向宠溺梦比优斯的兄长此刻语气中居然难得的带上了严肃的感情。
  “伤员就给我好好坐着!”

  “…………”
  红发少年呆呆地看着泰罗,应该是没有反应的过来,毕竟记忆中泰罗用这种严肃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的次数从小到大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尼桑?”

  “……什……”
  泰罗回过神来,他呆愣地站在原地。
  “……我……”

  “……身体不舒服吗?”
  梦比优斯看起来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刚张来嘴就被泰罗打断。

  “抱歉小梦,吓到你了吧。”
  泰罗将刚刚拿在手里的东西摆回原处。
  “可能是因为任务太烦人了,最近我脾气越来越暴躁,我没有凶你的意思……”

  越解释越像是欲盖弥彰,泰罗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停止。
  平常都很开朗的青年此刻低着头,在那里站着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
  ……小梦,肯定会不高兴了吧。
  啊啊,本来今天还想一定要说服小梦退出……

  “……神志很清醒,”
  猛然间在极近的地方响起的声音以及额头上传来的温度让泰罗的瞳孔在一瞬间缩小。
  “但是还是向队长请几天假好了。”

  少年将手掌从泰罗的额头上拿下,失去了支撑的额头前的碎发再次落回原来的地方,温和的笑容出现在青年的视野内。

  “……诶?”
  没想到会变成这种发展的泰罗愣神,一个单音节体现出了声音主人现在算得上是空白一片的思维,视线恢复焦距在看到眼前站着的人之后他才变化了表情。

  “小梦!脚上的伤……!!”
  一想到在森林里找到梦比优斯时对方身上那让人不忍心再去看第二眼的伤口,哪怕已经过了三周的时间,但是泰罗此刻说不慌那是假的,就这样贸然地站在地面上,没有愈合的伤口很有可能再次感染!
  再加上伤口再次撕裂的疼痛……
.

  “……已经……痊愈了哦。”
  一眼就看穿泰罗此刻在想些什么,也不顾对方在听到自己这句话之后变得微妙的表情,梦比优斯向后退几步直接坐在床上,然后弯下腰开始解脚上的绷带。

  “本来还想给尼桑一个惊喜的……”
  雪白的绷带没有阻碍地一层层地掉到地面,视力虽然算不上特别好但还是正常偏上的泰罗看着梦比优斯已经确实没有伤痕的脚部,心中刚才的不信任此刻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确实已经消去大半。

  “……结果由于一时兴起的玩心没有在第一时间说出来,后面又找不到说的机会……”
  梦比优斯开始解开另一只脚上的绷带。
  “这算得上是……自作自受?”

  “右手的两处脱臼在骨头接回去之后回复的算是最快的,”
  梦比优斯轻快地挥了挥还绑着绷带的右手,看得出来他的行动很轻松。
  “剩下的伤口也很快就会愈合,最多这个月底我就可以出院了哦。”

  “……真的?”
  泰罗发出疑问。
  “明明才过了三周而已……”

  “因为我身体很好嘛,”
  梦比优斯把手撑在床沿,看似无聊般地踢了踢脚。
  “身体好的人受了伤也恢复得很快这不是常识吗?”

  少年歪头微笑,一双眼睛眯成新月一般,看起来更加年幼了几分。

  “……小梦。”

  在看见少年的这个动作之后,泰罗的眸色暗了几分。
  而在泰罗发出声的同时,坐在床上的少年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就像是突然就想起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一般。

  “……嗯。”
  少年低低的应着,发出一个单音节。

“……在知道了如何识破别人的谎言之后,也还是学学让自己在撒谎的时候不会被识破的技巧吧。”
  少年刚才停顿了的动作自然是没有逃得过泰罗的双眼。
  “毕竟,你是从小就一直跟我在一起长大的啊。”

  .
  从梦比优斯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有一个一直都改变不了的习惯。
  为了纠正这个习惯,泰罗从小就在想办法,但却还是没能让自家弟弟改正过来。

.
  在面对熟悉的人时,梦比优斯一旦撒谎,他就会不自觉地踢腿。
  但是这种情况的发生也仅限于在面对熟人的时候。

  很显然,现在两个人都察觉到了这个动作的另一层含义。

  “你撒谎了,小梦。”
  泰罗很直接地说着,在他面前的少年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低着头,被刘海搭住双眼之后让人无法看透他的情绪,这让一直以来什么事都以梦比优斯为重的兄长再一次有些心软,但是仅仅只是在动摇了一霎那之后他便再次坚定询问到底的想法。
.
  如果这个时候再动摇的话,或许就会真的悔恨终身了。

  “告诉我,你瞒着我们什么?”
  回忆起那件直到现在都还让他感到悲恐和愤恨的事情,在定了定神之后他开口。
  “现在和四年前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就在你的身边,有什么困难的事可以说出来,完全不用一个人承担……”

  “困难的事?”
  从泰罗的视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梦比优斯勾起的嘴角。
  “有啊,很多。”

  少年抬起头,一如既往的笑容,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泰罗看着平常这个自己最喜欢出现在梦比优斯脸上的表情,原本梦比优斯的笑容是让人心生愉悦的,此刻却让他如坠冰窟。
  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寒冷,但也仅仅只是寒冷而已,不夹杂恨意,也没有愤怒,不……

  甚至连最基本的感情都没有。

“非常多。”
  梦比优斯再次开口,在最后一个音结束的同时他从床上站起来。

  泰罗没有注意到,在他刚才感到寒冷的同时,或许是由于本能,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他后退了。

  虽然只有一步。
  并且是在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

  “非常多啊……”
  注意到青年动作的少年瞳色黯了黯,他准备迈出去的脚又收回了原处。
  “例如尼桑你什么时候才会不那么容易和阿斯特拉前辈吵起来呢……每次队长都交给我来收拾残局真的很让人烦恼来着。”

  梦比优斯将双手背在身后,但是他始终没有再前进一步。
  刚才环绕在身边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氛围渐渐消散直至不见,回过神的泰罗在听见了梦比优斯的回答之后再次皱起眉头。

  “又或者是前辈们什么时候才打算去练练手艺,别让博伊每次到家里去的时候都只能下馆子啊……小孩子还是吃家里的菜要好的吧?”
    “还有……”

  “已经够了吧,小梦。”
  这次让人看不清表情的人变成泰罗,他的嘴角微微地向上翘起努力的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但最终也只是形成了一个勉强至极的弧度。

.
  什么时候开始,两个兄弟之间连一个简单的微笑都显得困难了?

  “你……到底在瞒着我什么……?”
  拜托你,告诉我……

  “……什么也没有……”
  青年眼中的恳求太过于刺眼,再直视下去梦比优斯甚至都害怕他会坚持不住将一切都和盘托出,所以他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但是我这样说……尼桑也是不会相信的吧。”

  原本的疑问句,但是在知道了既定的结果之后脱口而出的便是肯定了。

  “……啊,怎么可能会信。”
   梦比优斯移开视线的行为在作为兄长的他看来,便已经是另一种的肯定。

  “告诉我,小梦。”
  即使不是全部,哪怕只是几个提示也可以的啊!

  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依赖一下兄长呢……?

  “…………”
  梦比优斯微抿双唇,在沉默了几秒之后他转过头,再一次和泰罗对视。

  “……抱歉,”

  少年的眼神是泰罗再熟悉不过的那种,坚定的目光中夹杂着不可忽视的决然,而从小看着梦比优斯长大的青年也明白这个眼神代表了什么。
  原本心中好不容易才出现的期待,在看到这个眼神的一瞬间便再次化为碎末,最终消失不见。

  “我不知道。”

.
  四个语气并不沉重的字却犹如沉重的岩石一般击打进青年的心里。

  失望吗?
……不,并没有,我一直都因为自己是梦比优斯的兄长而感到自豪。

  遗憾吗?
  ……稍微有一些吧,但是毕竟我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

  难过呢?
  嗯,很难过,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那,为什么……
  …………

  “……啊,为什么呢……”
  青年喃喃自语着,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这里的另一个人。

  “……知道许多事情或许是需要理由的,”
  梦比优斯回答,在他看来,青年的这个问题便是对着他提出的。
  “但是对于一个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并不需要任何的原因吧。”

.
  短暂的对话结束之后,有些空旷的单人病房再次归于沉寂。
  相顾无言,明明两个人就站在对方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假如伸手却又会发现,他们无论怎么样也触碰不到彼此。

  …………

  梦比优斯想要说点什么来减缓房间内沉重的氛围,但最终又因为找不到什么可以在此时此刻引起泰罗注意的话题。

  啊啊,真是令人讨厌啊……这种感觉。
  总感觉,现在自己就像是一个已经习惯了说谎的罪人一样,明明就只是一个胆小鬼不是吗?

  ——
  “——滴滴滴,””
  “——滴滴滴”

  尖锐的独属于机械才会有的冰的声音响起,对这个声音都再熟悉不过的两个人同时抬起头,视线在空中交汇了一两秒之后又同时错开,他们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警备队队员的通讯器在非任务时期,一旦有了任何有关于任务的消息便会响起,为了防止有时候一些特殊的情况发生,例如队员在离通讯器较远的地方没能及时看到消息,最终经过协商决定,将原本取消了的提示音在非紧急时期开启。
  两个人都再熟悉不过的提示音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响起,声音的源头在青年寻找的时候下意识认为没有便被忽视掉的门口。

  在地面和门底的缝隙之间,扁平的通讯器闪烁着黄色的光芒。

.
  但是通讯器的主人似乎并没有行动的意思。
  泰罗站在原地,原本在平常让他讨厌至极的通讯器的声音此刻他居然可以下意识的忽略掉。

  他看着目光停留在其他地方的梦比优斯,心里的复杂程度已经到了让他连一个词语都挤不出来的程度。

  “…………下次……”
  梦比优斯还是说话了,但是他口中的这个词语却让泰罗怎么也无法认同。

  “……不,”
  或许是认为自己所说的这个词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少年说出了一个否认的词语。
  “下个月……”

  “下个月有空吗?”
  梦比优斯在犹豫了短暂的几秒之后做出了决定,但是他的这个突然的莫名其妙的发问倒是让青年有些无法反应。

  “……什么?”
  将泰罗所表现出的疑惑收入眼底,梦比优斯眨了下眼睛,他应该是要准备说什么。

  “滴滴滴——”

  通讯器的提示音还在继续响着,门口那里也传来有些轻的敲门声,这个病房附近的护士被提示音吸引过来。

  “我已经向队长请好假了,”
  梦比优斯此刻也没有理会敲门声的想法,泰罗脸上明显到抢眼的不可置信映入他的脑中。
  “一个月,从出院那天开始算起。”

   “等、”
  泰罗发出一个单音节,他看起来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

  “怎么突然……请假了?明明……”
  ……明明我以前无论怎么劝,你不是都不愿意休息的吗?

  “真是的,”
  梦比优斯像是听到了什么让人发笑的事情一样,他低下头肩膀微微颤动,少年的声线因为在笑而变得柔和起来。
  “我又不是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人,偶尔请个假什么的很正常吧?”

  “再说了……”
  梦比优斯看着泰罗,大概一两秒的时间之后他走上前拉住了青年的手,然后转身向门那边走去。
  “尼桑刚才在电梯那里说‘一定要说出来’的事,就是让我请假这一类的话对吧。”

  “滴滴滴——”

  最终两个人停在门口,门另一端的敲门声变得急促。

  梦比优斯蹲下将通讯器捡起,他在站起来的同时切断了通讯器呼叫,少年伸出手,把通讯器递给在他面前的兄长。

  “先去吧,”
  梦比优斯想要无视青年眼中的复杂的感情,他虽然表面上从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但是内心却是非同一般的五味杂陈。

  “现在比起我这个安全到不能更安全家伙,警备队的任务才更重要不是吗。”

  “!!”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泰罗的痛处,他在表情一瞬间僵住之后低下头。

  青年沉默着接过梦比优斯手中的通讯器,将它戴在耳朵上之后他向前走了两步,最终停在梦比优斯面前。
  轻轻地搂住少年,梦比优斯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这个短暂的拥抱便结束。

  “唰——”

  身后的门被缓慢地关上,直到离开青年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比起我这个安全到不能更安全的家伙,警备队的任务才更重要不是吗。】

  这句话,像是魔咒一般。

  ****

  红发的少年转过身把门反锁。

  “嗯,队长。”
  门外传来了泰罗的声音以及离这里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大概只有几秒的时间,这个脚步声便消失不见。

   梦比优斯靠在门上,他的左手缓缓地握住了右手的手臂。

  “……对不起……”
  和刚才有着完全不同情绪的声音拥有的是悲伤。

  “嘀嗒——”
  水低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一滴,两滴,最终在地面上形成一套滩小小的水渍。

  “真的……对不起……”
  靠着门滑坐到地面,膝盖处干净地布料也被打湿,少年握住手臂的那只手突然发力将布料纂住。

  明明我……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瞒着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

  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我……?

  “……不值得啊……”
  少年用左手捂住嘴,应该是在控制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为了我这种人。”

.
  此时已经在电梯里的泰罗也靠电梯门上,他仰起头,手背搭在他的额头,他黑色的眸中划过一丝灼热的红色。

  “……小梦。”

  现在应该在哭吧。
  虽然算不上是完全了解,但是对梦比优斯的性格已经了解的差不多的青年这样想着。

  梦比优斯最后说的那句话其实对于泰罗来说算得上的禁语了,像梦比优斯这样说话之前都要考虑这句话是否得体的人,一时兴起脱口而出这种话是不可能的。
  那句话,是故意对泰罗说的。

  明明就知道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但却还是说了,那就只能说明梦比优斯瞒着他的事情是比这个更为恐怖的。

  “……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青年这次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下次见面的时候,绝对要让你说出来,小梦。”

  黑暗,并不适合你。

.
  23:13——

  “我认为……还是告诉你的家人……”

  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子说道,在看到门口那一堆白色的绷带之后他皱眉,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敢说出什么来。

  “医生,”
  少年将书本翻到下一页,病服的衣袖被挽到手肘处,他的手臂上还有几颗未干的珠,应该是才洗了手不久。
  但是很不可思议,三周前手臂上被玻璃和刀所弄出来的伤口,现在却已经好了大半,有些地方还留有痂,而有的地方却是连疤痕都没有。
  “有些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的麻烦事还是少管得好,毕竟……”

  少年将书本立着合起,他的手搭在书上。

  “……有些话说出去之后,会很难自保呢。”

  少年笑着,目光看向远方,他现在也不在意这个为他着想的医生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的想法。

  由于细胞的高度活跃,原本需要调养很久的伤口现在已经将近痊愈,这个情况是这一次才出现的,但是没有猜错的话,以后每次受伤都会以超出常人的速度很多的愈合。

  刚才在浴室里洗完脸之后,梦比优斯发现他并没有开热水。
  在这个寒冷的十二月里,他却没有感觉到寒冷。

  孤立无援的少年用手揪住胸口的衣服,一连串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感到手足无措。

.
  我的时间,还剩下多少呢?

【第十五章•谈话 end 7600+】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