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已经确定的cp:
①:希梦
②:E迪
③:扎诺扎
④:茹盖
⑤:艾空
⑥:梅浮
大概就是这样,请大家在这里再次确定一下cp,没有看好的话到时候被雷的也只会是自己哦(´-ω-`)
.

  ——————————
.

  我看见过他们的尸体。
  以极其随意的态度丢弃在一个如同回收站的地方。

  随处可见的残肢在断口处除了乌黑的血液以及粘稠的脓水之外就只剩下了停靠在上面的蝇虫。
  可悲至极,本来拥有着平淡生活的他们现在却以一种另类的姿态存在于这里。

  我在心中祈祷着:
  神啊,请不要让我看到他。
 
  我不希望他的身影会出现在这个回收厂里。

  但是事实证明我的祈祷并没任何的用处。

  我看见他了。

(注:为了防止大家弄混在这里解释一下,上面的这个“我”和下面的这个“我”并不是同一个人哟(^ω^)
.

2008.10.11——
.

  那个时候我也才只是一个刚刚被选中的新兵而已,完全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但是,才入伍的我,却就在那里认识了那个人。
 
  “不……不要……”
  有着棕黑色长发的少年双手抱着头正缓慢地后退,他碧绿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恐惧,从他的表情上来看,就感觉在他正前方的是一大群面目狰狞来自于地狱的索命鬼而不是几个身着白衣的研究人员。

  “……白色……别过来……”
  眼看着少年被逼到了角落,那些身着白衣的人们也不免有些心急,而看起来也明了自己现在情况的少年却也只能紧靠在墙上,他闭上双眼。
  “……拜托了……”

  “我们……不会做什么的……”
  其中一个研究人员犹豫着开口,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现在已经不能再受任何的刺激了。
  “……所以请稍微……”

  出现在眼前的这副场景让本来预订趁着休息时间好好逛一逛的我停下了脚步,或许是出于一副看戏的心态,又或者可能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我在这里停住了,在离那个看起来和我同龄的人不远的这里。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那些白衣的家伙们在干什么,甚至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求求我。

  那个人并没有看着我,但是通过他看其他方向的眼中,我看见了这句话。
  我有点冲动地想做些什么,但是很快这仅有的一点冲动就被理智所压制。

  ……我现在还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淘汰的没有任何实力的可怜新生罢了。

  所以……抱歉。

  我看着他被这若干的人束缚住,被涂上了麻药的手帕捂住口鼻,被带走。
 
  而我却什么也做不到。
.

  第二次见面的到来很快,就在上一次见面的一个月之后。

  再次看到他时,是在室内的温室大棚里,他正站在几株开花正艳的植物旁。
  长相精致的少年配上花朵,一副很美的画面——忽视掉少年那惨白的脸色的话。

  他又逃出来了?

  一瞬间,这个不合时宜却又不能更合适现在状况的问题冲上我的心尖,甚至我差点就脱口而出。

  “谁!”
  在我愣神的这一两秒中,原本是背对着大门的少年突然转过身来,他的眼神是不同于上次所看见的凌厉。

  很显然,我这个应该称得上是偷窥者的家伙被发现了。
  但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这个人交谈,毕竟我们连“认识”这种关系都算不上。

  偷偷溜走吧。
  为了避免出现多余的麻烦事,现在的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出来。”
  投过前面的植物叶片间的缝隙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一把黑色手枪那黑洞洞的枪口就正对着我所在的位置。

  这些植物是绝对不可能为我挡住哪怕一颗子弹的。

  话说他居然被允许佩戴手枪了吗?

  “我数到一,”
  少年开始缓慢地举着枪向我这边逼近。

  “三——”

  喂喂太小气了吧居然直接从三开始!

  “二——”
  少年把手指扣在扳机上,他看起来是真的打算开枪。

  然而直到现在我都还在犹豫,果然我身上这怂的地方无论是到哪里都一样存在啊……

  突然有种可悲的感觉。

  “一——”

  在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少年准备扣下扳机。

  “等、请等一下!”
  我咬了咬牙之后横下心冲到外面,看着他从扳机上移开的手指我松了口气,至少我现在是保住了我自己的命。

  “……别开枪,”
  我做出投降的姿势。
  “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应该吧……

  嘛,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那个少年的神情看起来是完全没有相信我刚才所说的话了,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很可疑但是你至少还是照顾一下我的心情装装信了的样子吧……
 
  你这样是会让人伤心的年轻人。

  “你……是谁?”
  少年的声线很不错,给人一种温润的感觉,但是他声音当中那夹杂的沙哑却有些破坏了这个声音的美感。

  “……啊哈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路过……”

  “咔——”

  手枪的保险栓被拉开,他的这个举动让本来准备蒙混过去的我闭嘴了。

  怎么办……教官说过不能随便把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的……

  不……等等……
  ……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

  我默默地看了看眼前的人。
  合着你刚才是在用一把没有拉开保险栓的手枪在忽悠我呢?!

  “快说,你是谁。”
  或许是见我迟迟没有回答而他又等得没有耐心,又或许出于其他什么原因,这个少年再一次向我提出了问题。

  “…………那个……”
  我试着再垂死挣扎一番。
  “……我……可以不说……吗?”

  …………
  …………

  仍然对准我的枪口表示我今天是非说不可了。

  “……唉……”
  我低下头,认命一般地报出了关于我在这里的资料。

  “第三特别新生代表行动队队员,戴拿。”
  我咬牙说着,在心里想着等会等着我的会是怎么样的处罚。

  “扑通——”

  较软的物体从低空落到地面上的声音,就发生在我正前方的不远处。
  我抬起头,发现刚才那个还举着枪对着我的少年此刻却倒在地面,黑棕色的发丝安静的披在他的身上。

  “……诶?”
  我有些吃惊地向后退一步,而就在我后退的下一秒,温室大棚另一段的门突然被打开,研究队那群白衣从那里冲了进来,另外跟随的还有两三个携带着枪械的看起来应该是不知道是哪个小队的队员。

  “喂!”
  其中一个白衣走到我的面前,他的表情看起来既有些后怕的感觉又有些恼火。

  ……他们……
  ……不会是……误会了什么?
  …………

  我去是他自己倒在这里的我什么都还没做啊或者说刚才有生命危险的明明是我才对吧我看起来这么手无缚鸡之力你们真的会相信是我把他弄成这样的吗?!!!!

  看着那两个携带着枪械的家伙正在朝我这边走过来,那时候还没有经历过什么的我难免有一些惊慌,我张开嘴想要解释一下现在的这种情况,但是对方并没有给我任何的开口机会。

  “吓傻了吗小子?”
  那个白衣用很粗鲁的姿态一把抓过我的手臂,将我拉着绕了一个圈检查一遍之后他看起来才些微的松了口气,后退一步,他双手环胸。

  “以后别靠近这个怪物,”
  他的语气很严厉。
  “下次再发生这种情况的话我们说不定就救不了你了懂吗新兵?!”

  诶……没有误会吗?
  他的话听起来是为我好,但是……

  我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个少年,除了样貌精致于常人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这两次的相遇我也可以总结出“这个少年拥有感情并且可以沟通加上看起来智商很高”这个结论。

  和常人无异。

  为什么他会被称为“怪物?”
  那么,这个少年刚才会倒下也应该是他们的所为。
 
  理智告诉我不能多问。
  更何况那个人久久没有等到我的回答看起来有些恼火。

  “……嗯,我知道了。”
  我识趣的向后退。
  “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向任何人提起的,多谢前辈们的救命之恩。”

  我打开门,在离开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年。

  他刚才……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杀气,哪怕一个人可以隐藏得再好,但是也不可能完全的掩盖住自己自己身上的气息才对。

  总感觉……被当成小白鼠了啊,我。
.

——————————
.

  经过了上一次的碰面,本来我以为如果可以再见面的话我应该就不会有太多无法应付的情况,但是现在看来……
  ——我还是太年轻。
.

  捂在嘴上的那只手和脖颈上抵着的那把小刀告诉了我现在的我是处于一种怎样的境况之中。

“……别做什么多余的事,”
  少年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但是这次他的声音听起来更为沙哑,甚至到了有些刺耳的地步。
  “……等会儿……我就放你走。”

  他看起来连说话都很是吃力。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我缓缓的举起双手,和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如果他记忆力没什么问题的话,应该可以想起来才对,毕竟距离上一次见面也只过了两天而已。

  “……你……”
  和预想中的一样,他放开了对我的束缚,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他信任我的表现。

  现在我们两个正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过道里,周围还有很多杂乱的东西,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注意不到这里的。
  暂时还算得上是安全。

  “……我懒得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在失去了束缚之后我转过身,向后挪了一些距离,虽然光线比较昏暗,但是我们两个要看清彼此的身影还是可以的。
  “我不会去做什么多余的事,所以安心吧。”

  “鬼才信你。”
  他看我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明显到不能更明显的厌恶。


  ……上次的事情……我被认为的帮凶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

  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吧?
.

  “那个……”
  我把手放到嘴边象征性地咳了一下。
  “上次那件事其实是……”

  “我知道你不是那群人里的,”
  身着白色衬衣的少年在瞥了我一眼之后闭上眼别过头去。
  “只是看不惯这里所有的人罢了。”

  “……这也太随意……”
  下意识地我开始吐槽起来,但是在少年别过脸之后露出来的空荡荡的后背让我不禁收了声。

  那原本柔滑的棕黑色发丝不知为何消失不见,残留的切口平整的碎发随着少年的动作而起伏着。

  “……呐,你……”
  在听见了我的声音之后他睁开眼,本来还有些不耐烦和些微疑惑的目光在明白我的视线所指之处时又突然变成嘲讽了。

  “呵,”
  他的语气中带上了十分明显的情绪。
  “被烧掉了,作为上次‘逃跑’的惩罚。”

  烧掉……
  那群身着白衣的家伙?

  “……骗人的吧?”
  对于这个地方还是有着大概了解的我在想起了他们平时做的那些事后下意识的说出了否定的话语,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的我看到少年对我的厌恶又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

.
  “也是,毕竟对你来说我和他们之间我才是更陌生的那个。”

  平淡的语气之后他又再次别过头,这次看起来是明显不想再看见我的脸了。

  “真是一个已经完全被细菌入侵的地方啊……”
  少年感叹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将话题进行下去,前两次的见面并没有给我们第三次的交谈带来什么有利的条件,甚至于我连他的性格都还没有摸透。
.

  等等,性格?
  我微怔了一下,前几次中被我忽视掉的细节此刻在脑海中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

  就从处事态度上来分析,一个月前在被人包围住时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所说的话语也是断断续续让人没有办法清晰的明了其中的意思,算得上是有些懦弱才对。
.

  前两天出逃时的冷静的性格看起来和一个月前的相差甚远,说是两个人都不为过,枪械的话估计是从哪个人那里抢过来的,在这里被允许佩戴枪械的家伙都是有些功夫的人,能从他们那里抢到武器也说明他的身手并不算弱。
  在一个月前被包围时应该是可以打倒那群没有什么武力值的白衣逃走的才对。

.
  而现在更是在加强了对他的看守之后还能再一次地逃出来并且劫持了一个新生代表队的队员。
  从说话的语气上来看又和前两次是完全不同的,硬要说相似的话,也是跟第二次相似一些。

  就像是……在成长一样。

一个人用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蜕变到这种地步吗?
  这就是他被称为“怪物”的原因?
.

  不,不对。
  不应该会是这个。

  是我的推测在什么地方出现了误区才对。
  再想想,还有什么被忽略掉的地方……

.
  小巷外应该是在寻找这个少年的一个队员在巷口马虎地张望了一下之后便离开,应该是没有看到我们。
.

  “喂,你……”
  待那个家伙走远,少年才在一阵子的沉默之后再次开口。
  “记得起来现在这附近哪里有最快能出去的通道吗。”

  “……大概记得,”
  和我想的一样,他现在已经明确的向我表示了他要从这里逃出去的念头。
  “但是如果不走一遍的话有很多的地方都想不起来。”

  “啧,”
  少年瘪嘴,“也就是说我还要继续再带着你走一段是吧。”

.
  喂喂你嫌弃得也太明显了吧……

  “……接下来的路程里就请多关照了。”
  我硬着头皮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接受别人对我的嫌弃啊!

.
  “……如果你敢逃走或者骗我的话……”
  少年带着一种和善的笑容,用他那把小刀在我的面前轻轻地比划了一下。

.
  “……不……啊哈哈,我怎么会呢!”

  在心里刚刚才冒出了尖的想要逃走的念头在一瞬间就被心里的一个小人给摁了回去。
  我有预感,如果我真的逃走的话这个家伙绝对会放弃逃出去的计划转而先来追杀我的!绝对!

.
  唉……
  请容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

————————————————
.

2016.11.23——
.

  这里是……街心公园?

  被人拉着一路的小跑,本来以那种速度是可以知道自己的所在的,但是他的注意力却被那两个拉着他的人所吸引住,当他回过神来之后就已经在这个地方了。

  “呼——”
  其中一个戴着毛茸茸帽子的男孩躬着腰把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正抹着他头上的汗珠。

  “……应该……不会追上来了吧……?”
  另一个男孩在大喘几口气看看身后之后用手摸了摸帽子男孩的后背。
  “没问题吧?大地?”

  “当然没问题了!就这么少的路程怎么可能累垮我!”
  大地直起身来单手叉腰,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
  快累死了( ノД`),喉咙正火辣辣地在痛啊好吗?!
  以上为大空大地的内心活动。
.

  “……是吗?”
  艾克斯有些不太相信好友说的话,但是看大地这么努力地装得可靠也就懒得拆台,他走到另一个少年的面前。
  和或多或少都出了汗的男孩们比起来,少年没有一丝汗珠的情况反而显得有些怪异,但是此刻男孩们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个不怎么显眼的异常。

.
  “没事吧?这位……”
  正准备用敬语说话的艾克斯在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后愣住了。

.
  艾克斯:……该叫小姐还是小哥来着?
   这不能怪艾克斯,没长开的少年留着一头的长发,任谁都不可能一眼就分辨得出来性别的。
.
  “啊!居然会是漂亮的大姐姐啊!”
  走到艾克斯身旁的大地在看到少年的第一眼就不经大脑思考地确定了他的性别,而就在刚刚确定了眼前的人性别为男的艾克斯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表情变得十分复杂。

.
  其实大空大地哪里都挺好的,除了分不清楚别人的性别这件事之外。
  (梦比优斯:啊啾!)
.

  “呐,大地……”
  在心中吐槽了自家好友不知道多少遍之后艾克斯无力地扯了扯大地的衣角。

  “是?怎么了?”
  被扯的大地一脸莫名其妙,他在看到艾克斯不怎么好的脸色之后便问道。
  “有哪里不舒服吗?啊!是不是刚才逃走的时候伤到哪里了?!没事吗?”

  “不是啦!”
  艾克斯将大地头上的帽子取下,然后用力地揉了揉那柔顺的头发。
  “你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来的啊大!地!”

  “停手啊艾克斯!”
  虽然有些不满在自己头顶上作乱的那只手,但大地还是没有将那只手打开的想法,他反而是上前一步之后用手捏住艾克斯两边的脸颊。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大地你太蠢了!这种错误明明之前就已经犯过一次居然还会再犯啊!”
  (PS:指到现在都还一直误会着梦比优斯性别这件事。)

  “哈?!那你倒是给我说我哪里错了好吗?!!!”
  用力扯艾克斯的脸颊。

  “不说!!”
  艾克斯也开始扯好友的脸颊。

  “给我说!!”
  更用力地扯。

  “我不说!!!!!”
  更加用力地扯回去。

.
  不知道为什么……

  白少年看着不远处的一家墨镜专卖店。
  总感觉墨镜看起来特别的亲切呢……
.

  “算了,不和你争。”
  在理解到了现在他们两个所做的事情从实质上讲就是很无聊的行为之后艾克斯首先放手。
  “难得出来我可不想这样浪费时间。”

  “切!什么啊这个时候开始装起大人来了……”
  大地反驳了一句,但越来越小的声音也表示着他的妥协。

  “…………”
  在看了一眼大地后艾克斯再次面对着面前的少年,他将双手背在身后笑盈盈地。
  “那……这位小哥,可以找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毕竟知道了名字还是显得更为亲近嘛。

  “桥、桥豆麻袋!”
  大地身后的背景劈下一道闪电,他很不可置信地用手指着眼前的人。
  “男、男男男——”

  “男生哦。”
  在看到大地那仿佛世界观都被刷新的表情之后,不知怎么的,艾克斯突然有一种恶作剧得逞之后的满足感。

.
  真想看看他在知道梦比优斯尼桑也是个男生时的那个表情呢~
.

  同样也看到大地那崩溃的表情的白生平第一次在心里产生有关于自己的疑惑。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开口问了。

“……性别……很重要吗?”
.

  “诶?”
  “什么?”
  .
  突如其来的发问倒是难住了两个男孩,艾克斯微怔,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的大地则差点再次死机。

  “不、不是啦!并不是性别的问题!或者说那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小孩子的心思很单纯,大地在反应一下后认为可能是自己刚才的言论戳中了眼前的人的痛点,正一脸慌张地解释着。

  “嗯嗯!大地刚才的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请不要误会!他只是太惊讶了而已!”
  艾克斯也急急忙忙地开始解释,毕竟如果这真的是别人的伤心事的话那他们两个也太过分了。

  “…………?”
  这是个不该问的问题?

  在看到两个人的反应之后白再次产生疑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总感觉有一种……莫名轻松的情绪……

.
  “作为赔罪!”
  大地看起来像是下定了决心用着视死如归的眼神握拳。
  “公园里的小吃请随便选我请客!”

  这样子应该就不会生气了吧……艾克斯不高兴的时候通常我这样说他就马上会笑了。
  然而大地眼巴巴地望着少年许久就没有看见他的嘴角有上翘的迹象。

  不行……吗……

.
  不不不,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的少年的话,你已经成功了大地,真的。
.

  “没事。”
  艾克斯用手揉了揉大地的头发,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道。
  “让我试试。”

  “……有办法吗?”
  大地有些疑惑,但是在想到平常艾克斯的脑子就比自己好使之后又放下了疑问。

  “其实……也算不上是办法啦,”
  艾克斯用视线意示着。
  “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好了。”
.

——————————
.

  “啊,对了。”
  腰侧和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来。
  “忘记告诉那家伙最重要的一件事了。”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打开屏幕,输入了一串文字。

  “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如果真的有遇到什么事情的话他应该不会这么沉不住气吧?”
.

————————
.

  “……抱歉啊,很突然地就把你拖到这里来,本来这里的章鱼丸子很好吃想要带你来尝尝的,没想到出来得太急都没带钱……”
  大地的视线在地面上飘忽不定,今天真的是诸事不顺啊。
  “而且最后居然还要你反过来请客……”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毕竟摊主都已经做好了,”
  艾克斯反而一扫刚才的窘迫很开心地吃着丸子。
  “就当作是你还我们刚才帮你的人情好了!”

.
  【在没有得到允许之前不许对普通人下手哦白少年,不然的话我这里可是会很难办的♡】

  在再次确定了这条信息的内容之后白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心情有些复杂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男孩。

  他们……这算得上是又……逃过一劫吗?

.
  “呐,我叫艾克斯。”
  将包装丸子的盒子扔进垃圾通里,艾克斯向少年伸出手。
  “总感觉我们异常的有缘分呢,作为对这份缘分负起的责任,可以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唔、咳……咳咳!”
  刚好在吃丸子的大地在听到了艾克斯后半段话之后直接被噎住,他用手捶了捶胸口。

  这什么跟什么啊?!太扯淡了吧艾克斯!!对方不可能会信的!绝对!!

.
  “……有这样的说法?”
  白表示自己还是不太明白正常人类社会的交友方式,在犹豫再三后原本拒绝的话还是被憋回了口中,事实上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才算得上是正常的。

  拒绝or其他选项,这确实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
  “不行吗?”
  见对方久久没有回答的艾克斯抬起头,使出了对绝大部分女性生物都有杀必死作用的技能——卖萌,本来就很可爱的男孩配上那双bilingbiling的大眼睛简直杀伤力加倍,他默默地伸出一根手指。
  “就仅仅只是告诉我名字都不可以吗……”

  “…………”
  白少年将视线移到一边向后退了一步。

  “……太狠了这招……”
  大地的嘴角抽搐着。

.
  “拜托了……”
  将双手合十放在面前,艾克斯还顺便眨了眨右眼。
  “这个要求很简单吧?”

.
  “美菲、不,家父说过不能随便把名字……”
  白用一只手挡在眼前想要隔断那个让人瞬间失去防御力的卖萌光线,然后再次后退了几步。

  明明拒绝就可以的事情为什么会变得说不出口呢……?
.
  “麻烦你……”
  从身后传来了另一个孩子的声音,在背后发毛的同时白也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
  刚才还在一旁看戏的大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两个人的身后,然后和艾克斯一样发射卖萌死光。
.
  一个男孩的杀伤力本来已经够大了,现在猛然间变成两份……
.
  “我……”
  本来准备说出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外界的声音打断。

  .
  “铛——”
  第一声的钟声响起,停留在广场上的白鸽都相继飞上被红色晕染的天空。

  .
  “铛——”
  第二声的钟声响起,三个人的目光都被飞起的白鸽吸引。

  .
  “铛——”
  第三声的钟声响起,白率先将视线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
  “铛——”
  第四声的钟声响起,两个男孩也将视线移到那个方向。

  .
  “铛——”
  最后一声响起,公园中心那个高大的时钟表面上,正好指着罗马数字“五”地时针告诉了人们现在的具体时间。


  白收回视线,他现在必须要快点赶回去,美菲拉斯那里还有很多事物在等着他去处理。
  那两个男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不能和平常人牵扯太多,这是父亲大人经常对他说的,而他也一直都在很认真的执行着这个告诫。
  但是今天,他明显已经打破了这个准则。

   少年的眼神暗了暗,他忽略了心中那一点从未有过的情绪。

.
  “……已经这么晚了啊……”
  大地将视线收回,他想叫住艾克斯的话语在看到本来站着少年的地方已经变成空无一人时瞬间就哽住了。

  “诶?他……”
  艾克斯看起来也愣住了。
  “……什么时候?”

——————————

2016.11.30

  “医生,都已经一个星期了为什么……”

  “这个主要还是看病人的情况,而且现在才只过了一个星期,病人送来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是很危险的情况了,虽然救了回来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是谁……?好熟悉的声音……

  “那小梦他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吧?”
  “……如果醒的过来的话……就没有大碍了。”

  啊……想起来了……

  “所以就是还是不能肯定的意思吗?!那群混蛋!!”
  “啊,对了,你是病人的家属对吧。”

  这个人是……

  “……怎么了?”
  “怎么说……病人的身体……有些奇……”

  “……泰罗……尼桑?”

  太久没有说话导致这个少年人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在这个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还身着制服的青年瞬间就把刚才还在讲话的医生抛到脑后。

  “小梦!”
  泰罗跑到床边将手搭在还包着绷带的手上。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的?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

  “尼桑。”

  梦比优斯适时出声打断了泰罗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

  “……在,我在这里。”
  泰罗半跪下来,将红发少年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梦比优斯微微的提起嘴角,他的表情现在就是泰罗最熟悉的那个微笑。

  他说着:

  “晚上好,尼桑。”

  【第十四章 各自的相遇  end 8300+字】

.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