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遗忘(下)

  我看的见眼前这团闪烁着的美丽光芒,它很美,散发出柔和的白光。
   它似乎不打算离去,就这样一直徘徊在我的眼前。

  四周全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连脚下所踏着的这块平面都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再过不久,连我自己都会被这个黑暗所吞噬掉吧。

  不行,我不想要这样的结局。

  既然不想被黑暗吞噬,那我想,只要有光就可以了。

  我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团近在眼前的光芒。

  但是很奇怪,这个明明如此之近的光芒却怎么也抓不到,无论我是前进还是后退,它都保持着我永远都触碰不到的距离。

  黑暗开始慢慢的向上蔓延,已经没过了膝盖。

  我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声音都发出不了。

  为什么?

  我开始变得更为惊慌,但是刚才还行动自如的身体此刻却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黑暗漫过了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我已经开始变得呼吸困难。

  我依旧保持着手臂直伸向前的姿势,手指的指尖和那个光芒的距离明明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但是却还是无法触碰。

  黑暗蔓延到了脸颊,而我却连任何的反抗都无法做的出。

  离光芒最近的那只手臂也开始被慢慢吞噬,从手肘向下,只剩下指尖。

  最终,一片黑暗之中,只剩下了那个白色的光芒。

  “咔——”

  就像是玻璃破裂掉的声音,白色的光芒上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裂缝。

  “哗——”
  美丽的光芒碎裂成无数的小块向下方坠着,但却都在半空中就消亡。

  只剩下了一片黑暗。

  “!!”

  他猛地睁开双眼,出现在眼前的还是那熟悉的不能更熟悉的白色。
  他侧过头看着从窗户中射进来的光束,把抱着绷带还打着点滴的手背放在额头上。

  是……梦?
.

2016.12.09名古屋——
.

  “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啊,左边的这个也好赞。”
  有着黑棕色头发看起来年龄是再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男生用手指了指摊位上的两个小装饰物。
  “先生,这两个我都要了!”

  “喂!你居然还在买?!”
  在这个人的话音刚落不过一秒之后,从他的身后就传出来了极为不满抱怨的语气。
  “你倒是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啊好吗?!!”

  “拒绝。”
  迪迦接过他刚才才买下的两个装饰物,然后回头双手环胸的看着那个还在抱怨的人。

  本来体力很好的银发青年此刻已经干脆甩开了形象坐在了一个台阶上,他的周围全都是一些包装精美的手提袋。
  用迪迦的话来说,红色的是给二弟的,蓝色的是三弟的,黑红色的那个是给四弟的,剩下的谁想要就给谁。

  那合着我这么累都是为了别人?

  “没想到今天这里居然会有庙会,”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迪迦看了看四周,将手中的饰物抛起又接住,最后他干脆将其中一个别在了刘海上。
  “怎么样?”

  这个饰物虽然从远处看上去就是很普通的红色发夹,但是走进了之后就会发现在这个发夹的本身上雕刻着十分精美的花纹,并且在发夹的尾部还吊着一片艳丽红色的羽毛,就这样垂在了迪迦的脸侧。

  “…………”
  愣了一下之后Evil用手撑着下巴,微微的勾起嘴角。
  “嗯,很适合你。”

  果然,还是要这种极为耀眼的色彩才配得上你啊。

  “怎么感觉倒像是男朋友随随便便敷衍女友的话了?”
  迪迦失笑,然后他也干脆坐到了银发青年的旁边,两一只脚曲起阿柏手放在膝盖上,而另一只手则扯了扯这个青年的头发。
  “你平常没少用这些敷衍句子来敷衍女友吧?”

  “我才……”
  本来准备反驳的Evil突然想起了另一个好友,已经脱口而出的话突然就断掉了。

  【哎哎,我穿这件合适吗?】
  【恩,挺不错的。】

  【那这件呢?】
  【嗯,还可以。】

  【是吗……那这件觉得怎么样?】
  【嗯嗯,好看。】

  【…………Evil。】
  【怎么了?】

  【……你就好好庆幸迦他是男生吧!】
  【哈?】

  好像……确实是这样诶……

  “噗——哈哈,”
  迪迦很随意的就把刘海上的发夹取了下来。
  “如果我是个女生的话,就刚才那句话不把你打个半死才怪呐!”

  ……………………
  …………

  Evil默默地别过脸。
  女人的直觉,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真是可怕呢……警官大人……”
  银发的青年露出苦笑。
  “要求还真是高啊……”

  “玩笑而已,”
  迪迦用手揉了揉青年的头发,在把原本很柔顺的头发弄得乱糟糟了之后他才收回手,然后把另外一个白色的发夹别在了青年耳边的头发上。
  “哟西!这样就可以了。”

  “诶?这个……”
  对于这突然而来的发展青年有些摸不着头脑,在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之后他用手摸了摸这个发夹上的白色羽毛,他仰起头,冲着迪迦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谢,年轻又神秘的警官大人。”

  “果然听起来就像是敷衍般的外教辞令啊……”
  迪迦把双手背在脑后转过头去,不理会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那个青年又会有怎样的抱怨,背对着青年的那张脸上是一个正吐着舌头的俏皮表情。
  “但是嘛……这次我就勉勉强强的接受这个谢词了。”

  “走了。”
  迪迦站起来,他转过身向青年伸出手。

  “……是。”

  青年微笑着握住了伸向他的那只手,但是只有他才知道自己心中的情绪波动是有多么的汹涌。

  【走了,Evil。】

  还是少年的这个人对着自己伸出了手,背对着阳光的少年的面上是一大片的阴影,但他的那双红眸却变得更加的夺目。

  这个只存在于记忆中的美好画面此刻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明明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喂,怎么了?”
  迪迦问道。

  这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开始走起神来,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还是一直都盯着自己的脸在走神。

  迪迦用指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我的长相应该还是不至于到对不起观众的那种程度吧?

  “啊!抱歉!突然就走神了!”

  回过神来的青年马上就站了起来,站稳之后他微微的鞠了一躬,不好意是的用手指挠了挠脸颊。

  “没事,”
  迪迦脑后的手指绕了一个圈,将头发卷起之后又放下。
  “记得把买好的东西都带上哦。”

  “…………”

  “有意见?”
  “……不,完全没有。”

  在权威之下,没有骨气的青年认命般的拎起了在他周围摆放了一地的物品。

  嘛,只不过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并不算重。

  但是……

  青年看着走在阳光下双手枕在脑后,此刻看起来很快乐的那个人。

  真好啊,这种感觉。

  虽然……它并不会持续多久。
.

18:30——
.

  “别紧张,没事的。”
  此时正站在一个巷子的拐角处的棕黑色头发的男生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另一个青年的头。
  “等会儿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是!”
  银发的青年看上去好像很紧张,他努力的调整着呼吸。
  “我我我、我会尽量不拖后腿的!”

  “嗯,谢谢。”
  迪迦伸手拉住青年的手,将自己手中的东西交给他之后又继续拉着他的手腕。
  “本来这不是你需要做的事的,但由于我们的失误将你拉扯了进来。”

  迪迦转过头,脸上的表情很是认真。
  “抱歉。”

  “不……这个我……”
  青年看起来很是不好意思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他有些发红的耳尖。

  然而他另一只被握住的手却正用着极小的动作摩擦着他手掌里的东西。
  是一种细长的金属制品,在应该是尾端的地方是圆形的小环,小环上拴着细绳,最后那毛茸茸的部分由于细绳背折叠了回来同金属制品叠在了一起。

  这是……
  只要是记忆力没有什么问题的人,在当天印象很深地情况下见过了这种东西之后应该都很容易想的起来这是什么。

  在庙会上最后买下的东西,那个那个尾部是羽毛的发夹。

  “就当作是……”
  手腕都已经被握住了,那么动作再细微也肯定会被发觉,在看到青年摸索了一小会儿之后有些微变的神情就可以知道他知道自己给的是什么了。

  迪迦放开了青年的手腕,他取下鸭舌帽,微微的垫脚将帽子扣在了青年银色的发丝上。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他侧过头,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这几天你陪着我的报酬好了。”
 
————————

  【首先,目标是一个十分容易冲动的人,那我们就要利用这一点。】
 
  现在外套里正穿着一件防弹背心的某银发青年,在看到一个街边路过还穿着短裙的少女之后,开始回想分开之前那个人给他说的话。

  【几天前开始我们的人都隐蔽的在这个城市的每一条出路上进行着排查,确保他没有逃出去的可能,然后一直都在不断地将这个包围圈缩小,最终锁定在了这个中央的城市。】

  为了抓到这个家伙也是动用了不少的人手啊……
  也是,自己管辖区域的老鼠跑到了别人家的地盘上,FBI这个国际大猫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也不可能不重视。

  【前几天我们两个一起行动时周围都没有任何的探员,虽然这是很危险的行为,不过这倒是会让这个警惕的家伙被误导反而认为这是一个陷阱。】

  在买了一杯热奶茶又走回街边之后,银发的青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事实上他心中的无奈感已经爆棚了。

  果然觉醒了一样天赋之后就注定会有另一样天赋的牺牲吗?这些完全没有任何演技的探员一看就知道是装出来的路人好吗?

  【反正目的就是让他发现今天的局势和以往不太一样,演技什么的都无所谓啦。】
 
  这个人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摊开双手,看得出来他对自家队友的演技也确实是不抱任何信心的。

  【前面已经说过了,那个家伙是很冲动的。】

真难为他可以活到现在还引出了这么多的FBI探员的围剿。

 
  【被包围这件事他肯定是发觉了的,这么多天都无法逃出去加上前几天的偷袭失败,加起来或多或少都影响了他的情绪,现在估计就是恨不得把我们两个看起来似乎是指挥员的家伙狠狠咬死的状态吧。】

  换成是我,我估计也会这样的。

  毕竟这种吊着人一口气就是不让他发的感觉真的是特别的让人不爽。

  【但是碍于我们是两个人一起行动,加上周围没有其他的同伴,所以他为了保险,不到最后的关头估计是不会出手的。】

  这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估计不是,毕竟这个家伙的描述听起来就跟个傻子似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智商bug的存在吗?)

  【所以我们就给他这个泄愤的机会。】

  【允许在这个区域内行动的批准昨天已经下来了,这样我们最后的一张牌也凑齐。】

  想到这里,银发青年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衣服口袋里,冬季群穿的衣服自带的口袋样样都特别的大。

  大到即使是塞了一把左轮手枪也看不出来的程度。
 
  【这个东西暂时借给你,】绿眸的人很随意地就把一把杀伤力强大的武器给了一个才认识几天不到的人,然后他转过身去用发绳把头发扎起来,【至少应该在你发生什么不测的时候会有用处才对。】

  其实我更擅长近战来着……

  Evil用手指挠了挠脸颊。

  不过既然是你给我的,那我就收下了。

  【今天黄昏之后FBI对这座城市的检查包围圈就会越来越小,最后把他困在原先预订的位置上,那就是我们开始行动的时间。】

  看着天边已经只剩下半边脸的太阳,银发青年再一次默默地吸了一口奶茶。

  距离他们两个分开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

  【在发现搜捕他的人变多了之后哪怕是在再有能力的人也会有些焦躁,这几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举着枪伺机而动,但是前面也说过了他碍于一些原因没有出手,被吊着了几天估计早就是一肚子的气,在看到我们两个分开之后为了泄愤他是绝对会对我们其中的一个下手。】

  切,说好了要保护我结果还不是分开行动了?

  【而那个目标十有八九就是我,毕竟我可是从美国那里就一直在追捕他了,到达这里中间的那段路程上所发生的各种事情,现在他对我的仇恨值肯定是满满的。】

  不要一脸骄傲地说出来啊这种话……

  性格越来越恶劣了。

  【当然也不排除是你的可能,虽然这个可能有点小,不过还是小心些。】

  该小心的是你自己才对吧?

  【那就先这样,】迪迦背过身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19:24——
 
  “意外的很顺利呢。”

  迪迦把头发上的发绳取下,本来被整理得有序的发丝再一次凌乱的披散在肩上,在他的身后是一个被拷住了双手还被两个人压制的家伙,应该就是那个被从美国一路追击到这里来的逃犯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抓住了,”
  迪迦把另一只手抬起,好让在他面前的青年看得清他手上的东西。
  “这个,战利品。”

  Evil看了看迪迦手上的那个东西,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但是离路灯亮起的时间还有几分钟,周围只有他们身后探员们手电筒的光芒。

  在瞥了一眼那个东西之后Evil就确定了这是什么。

  美国产的tango 51,杀伤力强大但和同级狙击枪相比又显得轻便一些。

  “真是一把好枪呢,”
  将狙击枪举到眼前,然后他又放下。
  “只可惜,这个东西是要被回收的。”

  “那……那确实很可惜呢……”
  银发青年用手摸了摸后脑勺,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苦恼。

  “啊,抱歉,都忘记你其实并不懂这些了。”
  迪迦松开手,刚才还在被他称赞的狙击枪就这样摔在了地上,在走到银发青年的旁边之后他停下,没有回头。
  “hey,friends.”(嘿,朋友们。)

  他的声音并不算大,但是后面的探员们都稍微的抬起了头。

  “I got to leave for some personal things.”(我还有些私事就先走了。)

  抬着头的人们将头低下,算是允许了这种多余的行为。

  “走吧,”
  迪迦再次向前走去,在擦过银发青年身边的时候扯了扯他衣角。
  “该处理你的事情了。”

————————

  才处理完一件事情的棕黑发探员看起来心情很好,至少他在这一路上都是微微的翘起了嘴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他们道路两边的建筑显得越来越简陋,在从城市中心出来之后这两个人便一直在向着偏僻的道路走着。

  最终他们停在了一个仅有一盏路灯照亮的小巷前。
  有些破旧的居民楼整齐地排在小巷的两侧。

  “……这里是……”
  银发青年看得有些疑惑,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几天前……”
 
  “嗯,没错。”
  迪迦将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
  “我们两个最开始见面的地方。”

  “为什么……”

  “我……就先送你到这了,”
  迪迦的语速有些缓慢,“从现在开始——”

  将手抽出来之后绿眸的人用食指对着青年,然后做了一个枪击的动作。

  “你——自由了。”
  迪迦有些调皮的眨了眨左眼,他难得的真正这么开怀一笑过。

  “……真是任性啊,”
  青年也笑了,但却看起来极为无奈。“
  用完就抛的话至少也该问一问我的名字吧?”

  眼前的人准备离去的脚步顿住,他微微的回头,从青年的角度只能看见他没有被刘海遮住的下半张脸。

  “反正……”
  迪迦张开嘴,但是只在说出了一个词之后就再次转过头。
  “从今往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了,现在再来问名字又有什么意义?”

  “……真的是这样吗?”
  银发青年扯下他脖子上的围巾,很随意地让手垂下,过长的围巾拖沓在地面。
  “‘以后就是陌生人’?”

  “…………”

  “不回答?也是,如果真的是这样……”
  青年把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泛着冷冽光芒的枪械出现在空旷的视野中。
  “你不可能不会把这个拿回去。”

  “呵,”
  迪迦转过身,他的右眼被垂下来的刘海遮住。
  “为什么不考虑……我忘记了的可能?”

  “哪怕你是FBI的探员,可以自由支配的热武器也并不会有很多才对,更何况这种杀伤力强的……”
  银发青年把玩着这把手枪,将手枪甩在空中之后又接住,在他的手握住枪柄的同时抖出弹仓。
  “……还填充了子弹的左轮。”

  弹巢内是泛着光泽的子弹。
    “你不可能会忘记自己的武器被放在了哪里。”

  “警官先生,你把枪留在这里,是为了之后再来找我时的借口吧。”
  把弹仓收回之后青年把枪背抵在额头上。
  “你这样做……是因为我的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

  “还是说……你认为我有其他的身份?”

  “…………”
  迪迦没有回答,他的沉默似乎就是在肯定对方的猜测,他上前一步,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向对面的青年丢出一样东西。

  “锵——!”

  金属之间碰撞所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刺耳,一个手榴弹的拉环掉在地上。

  青年用枪挡住了突然的攻击。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发现我没有拿回手枪的时候绝对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也不可能……”
  迪迦将一把匕首对准前方的人。
  “躲得过我刚才的攻击。”

  “你……到底是谁。”
  “……我……”

  “危险!”

  “唰——”

  从小巷不远处飞来的子弹在经过刚才银发青年所在的位置之后没入墙壁,而刚才还在小巷前的两个人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子弹源头的地方同样没有了任何人的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
  在小巷里,迪迦从地上站起,他皱起眉头恶狠狠地用手背擦了擦脸上被水泥地面磨破的地方,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把匕首抵在已经站起的青年的脖颈上。
  “难道是你……”

  “……看样子,”
  青年丝毫不在意那把随时都可以夺取他性命的匕首,他收起面部表情上的伪装露出了原来的笑容。
  “果然你早就知道我是在演戏了啊。”

  “最开始只是有些怀疑而已,”
  迪迦的目光变得凌厉。
  “快说!你到底是谁!”
 
  “所以这一路下来警官大人只是在演戏而已吗?”
  青年摊开双手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
  “真是让人感到伤心呢……”

  “你也同样在演不是吗?”
  迪迦很想要忽视掉心中突然出现的那种莫名其妙难受的情绪,明明和这个人只相处了几天才对,但为什么会觉得和他之间的关系不该是这么简单。
  “礼尚往来而已。”

  “……是吗……”
  Evil自言自语班的说着,然后他握住了对面的那个人拿着匕首的那只手。

  “喂……你……”
  受到另外一只手上传来的力道之后他有些不解,但是在感觉到匕首的顶端划破了人的表皮之后他才意识到不对。
  “想死吗!!”
 
  “怎么?反悔了?”
  Evil露出和这几天一样温和的笑容。
  “如果不想我死的话为什么还要用刀来威胁呢~”

  “……只是因为你或许有我想要的消息而已。”
  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迪迦才说道,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他一脚踹向Evil的腰侧,但是却在即将攻击成功的时候被Evil的另一只手挡下。

  “切。”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应该是文职人员的家伙可以接住攻击,在攻击失败之后迪迦趁势夺回了匕首的掌控权,退开几步为了避免刚才那样的情况出现而把匕首扔到了地面。

 
  “居然用死来威胁,你难道就不怕真的死了吗。”
  迪迦揉了揉发红手腕,看不出来这个人的力气有这么大。

  “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Evil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小刀。

  “还有什么好怕的。”

   最后一个字消失在空气中,下一秒银发的青年就出现在了迪迦的面前。

  “什……”
  在微微愣神之后迪迦侧过身躲开攻击,然后抓住Evil的手腕直接一个过肩摔,而银发的人却在空中调整好了姿势平稳落地再次攻来,完全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迪迦来不及躲开,只能将双手交叉护在跟前挡住对方的一击。

  但预想之中的疼痛却并没有来临,取而代之的是身后和两只手腕上温暖的触感。

  他的对手,现在在他的身后。

  瞳孔在一瞬间缩小,因为在战斗中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会死的。

  但是,这种本来该感到恐慌的情况,居然会让他产生一种名为“安心”的情绪。

  就感觉……这样才是他和这个人的相处方式。

  放手。
  他的嘴唇微动,明明就已经到了嘴边的两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想……离开这个温暖。

  “告诉你……我的名字好了,迦。”
  Evil的声音温和至极,但是现在他前方的那个人却看不到他脸上那令人揪心的笑容。

  名字……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为什么……要告诉我?

  越来越多的问题浮上心间,同时心里的那丝不安则再次扩大。

  “……不,”
  不能听见他的名字。
  “……不要说……”

  我……不想……

  “我的名字是……”
  青年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前面的人的嘴,他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棕黑色的发丝上。

  再一次……

  本来想要抵抗的动作突然停止,看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停止反抗。

  忘记你了啊!!!
 
  “Evil。”

  在说完之后Evil便直接一个手刀劈向迪迦的后颈。

  下次见面,我们又要重新认识了啊。
.

——————
.

  “滴——”

  通讯器上的LED灯亮起,在闪烁了两下之后通讯器被接通。

  “解决完了?”
  黑发的人此时正无聊的坐在一栋居民楼的天台边缘,他将手中的手枪抛起又接住,轻浮的语气很容易让人产生强烈的揍人的欲望。

“啊,算是吧,不过我估计等会儿还会有一点最后的收尾。”
  Evil靠在墙上,用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自己的发色。
  “你先走吧,今天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居然能够让你说出这种话来,”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吃惊。
  “看起来今天我是值了。”

  “呵,算是吧,”
  Evil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扁平的盒子,通过透明的部分可以看得见盒子里是两片黑色的美瞳。
  “就让你捡这个便宜好了,梅菲斯特。”
.
 
————————
.

  “唔……呜啊!”
  有着艳丽色彩的液体在空中划出几道弧线之后落地,留下了鲜艳的痕迹。

  “哈……”
  他喘息着,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些,代价是手臂和大腿上的两道伤口。

  在后颈受击的同时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才得以保留一丝神志,现在更是用自残的方式来清醒自己。

  “……Evil,”
  迪迦有些摇晃地站起。
  “必须要………”

  迪迦开始小跑起来,他并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追的上已经离开有一会的那个人,但至少他并不想就留在原地浪费时间。
 
  “那个……”
  在大概跑了仅一两分钟之后,突然有人从身后抓住了他的手腕。
  “没事吧?”

  我现在的状态已经差到连身后有人靠近都发觉不见了吗?

  但是,既然这里有人……

  “我……在找人,”
  迪迦转过身,说不定这个人知道那个人去了哪。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

  …………的人?

  ……一个……什么样的人?

  “看见一个……什么?”
  这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黑瞳青年看起来很疑惑。
  “请问可以再说得详细点吗?”

  “比如……”
  青年用手摸了摸下巴。
  “瞳色发色……身高之类的?”

  银发紫……
  不对!

  银发……眸……

  身高……

  总感觉……有什么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一点的东西,又再次离自己而去……

  是什么颜色……?

  我……

  “……先生?”
  青年用手在这个人面前晃了几下,在隔了一会之后那双绿眸看起来才恢复了色彩。

  “……呐,”
  迪迦转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色,然后他才注视着面前的人。
  “……我……”
.
 
  “为什么会在这里?”

【第十三章 遗忘(下)end  7900+字】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