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排雷:本章cp为E迪,小梦将处于长期掉线状态
要开学了,这几天都会日更

遗忘(上)

  樱花,在日本这个国家最受欢迎的一种花,虽然并不是国花,但是地位却与国花相当。
   白发的少年站在樱花树下,他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风吹过,带起粉色的花瓣飞向远方,有着花瓣的风掠过少年的衣角。

  “白。”

  不知何时到来的男人轻轻地叫出了少年的名字,他穿着很朴素的浴衣,从浴衣的领口处露出一大片结实的胸膛。

  “父亲大人。”
  名为白的少年转过身,原本没有任何波澜的蓝眸在看听见了这个人的声音之后闪过一丝波动,他走向前。

  “任务完成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但是在他看到白脸上那一抹鲜艳的色彩之后他的目光又暗了暗。

  “是,但是……”
  他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拿在手里的银色项链递到男人面前。
  “……父亲大人交给我的这个,被弄坏了。”

  银色的项链中央是一颗样式简朴的蓝宝石,它被镶嵌在经过了精细雕刻的红色框架里,红色框架上的特殊纹路在受到光的照耀时折射出的红色光芒会映在蓝宝石上,精致的设计,一看便知道这是价值不菲的物品。
  但是此刻这个极美的设计中,蓝宝石周围的红色框架最左边的部分却已经破损,少了一角的饰物虽然依旧很美,却已然缺少了它原有的韵味。

  男人将手伸向少年。
  “受伤了?”

  将手放在少年脸颊上伤口的下方,本来他是想揩却这血迹,但很遗憾它已经凝固,用手用手根本就没办法擦去。
  少年没有回答,在看到他手中的项链之后男人想通了。

  今天的任务并不难,以白的身手根本就不可能受伤,躲藏在暗处的他很容易就可以取走目标人物的性命。
  但是,如果白的隐藏位置因为这个项链的光芒而暴露了呢?

  “在战斗的时候不要带这些东西啊……”
  他的手离开少年的脸颊,向上移动在头顶停住,摸了摸少年柔软的白发,然后将他的发绳解开。

  白色的长发瞬间松散开来,在风的吹拂下摆动着。

  “那个是父亲大人给我的。”
  虽然还是没有波澜,但是白的语气中确确实实的透着一种名为认真的东西。

  “这样……看起来是怪我给的礼物太肤浅了啊。”
  男人笑了笑,然后从浴衣的衣袖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瓶。
  他把这个黑色的瓶子放在白的手里。

  “下次战斗的时候,用这个如何。”
  男人俯下身,用额头抵住了少年的额头,另一只空着的手抚上少年绑在腰间的刀鞘。

  “……这不是,父亲大人您最喜欢用的吗?”
  白微微握紧手中的小瓶,他的语气很轻,然后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瞳孔微缩。

  “这种东西要多少我都可以调配出来,但是白……”
  男人用手捧住少年的脸颊。
  “你,只有一个啊。”

  “父亲大人,”
  白直视着男人的双眼,他将男人的其中一只手拉住,然后把小瓶当回到他的手里,他摇头。

  “我不想用这个。”

  男人怔了一下,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个乖巧的观赏人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为什么?”
  他的手再一次放到了少年的头顶上,但是这次的力度和刚才却有着些微的不同。

  “那些因为这个而死的人,”
  白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个人刚才有一瞬间不同于以往的感情波动,但是他却还是用着那副不变的表情说了下去。
  “看起来都很痛苦。”

  既然,成为目标的那些人既然都会死,那还不如给他们一个干脆的结局。

  “是吗……”
  男人还是那个笑容,他将瓶子收了回来。

  “那么白,如果非要你在刀上加上一样东西……”
  男人转身离去,他所留下的声音飘散在风里。

  “你会选择什么?”

  男人的身影最终消失在了樱花飞舞的黑夜中,独自留在原地的少年在沉默了晌久之后将腰侧的刀抽出。
  他将这把刀横在自己的眼前。

  【我……想要他们不会有痛苦的死去。】
.

2016.11.30 东京医院——
.

  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墙壁,雪白的窗帘和床单,就连床头柜上摆放的花瓶都是雪白的。
  单调而又熟悉的景色啊。

  又……回到这里了吗?

  肤色苍白的少年正躺在病床上,他艳红的头发和眼眸成为了这个房间里唯一的艳色。
  两只手都受了很严重的伤,这导致少年的行动很不方便。

  “啾啾——”

  淡金色的阳光在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之后变成了一小束一小束的光芒,窗帘被风吹动,从打开的窗户外传来了这个世界的声音。

  我还活着啊……

  他有些自嘲的想道,但随后又不得不接受了自己还活着的这个事实。
  他闭上双眼,既然无法行动就干脆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平静好了。

  少年勾起嘴角。

  “真好呢……”

.
2016.12.07 09:12名古屋——
.

  “呲溜——”

  混杂着冰块的饮料被吸管送入朱唇之中,妙龄的女郎单手撑着下巴。

  “果然冬天就应该喝加了冰块的饮料才对嘛。”
  她的声音很小,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那只是你的兴趣而已,”
  坐在稍远处的沙发上的男人正用手端着一杯热咖啡,在听见了女郎的发言之后微微摇头。
  “卡密拉。”

  “是是~”
  卡密拉无聊的用吸管搅拌着饮料里的冰块,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

  “那家伙呢?”

  她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沙发上的那个人却是知道她是指的谁的。

  “Evil在外面,”
  男人啜了一口咖啡,勾起嘴角。
  “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再这样呆在这里我真的会被闷死的’,这样。”

  “切……”
  卡密拉有些郁闷地将吸管放到桌上,然后将剩下的饮料一口喝完。
  “都不带我一起……”

  “嘛,就当做是在陪你没人要的上司怎么样?”
  男人调笑道。

  “才不要。”
  干脆利落的拒绝,没有一秒钟的犹豫。
.

名古屋 商业街——
.

  现在正被人惦记着的某个银发家伙正将双手揣在大衣的口袋里悠哉游哉的逛着街。

  俊俏的外貌引来过路的人尤其是少女的频频侧目,甚至还有大胆的少女跑上前来询问联系方式的。
  在再一次微笑着拒绝了一个少女的询问之后他加快了步伐。

  如果她们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优质男生就是让人闻之变色的black成员之一的话,估计就不会是刚才那样的反应了吧。

  “女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啊……” 
  他不禁感叹道,在翻越了了面围墙摆脱了某个不知名少女的跟踪之后。
.

  “咔——”

  在他的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在一瞬间睁大双眼之后他缓缓的举起双手,转过头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那个……怎么了……?”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穿着棕黑色大衣的人,他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所以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看不到头发,应该是把头发都扎起来压在了帽子里面,当然也不排除他其实并没有头发这种可能。

  在看清了Evil的脸之后这个人张开嘴,看起来有些惊讶。
  他看起来很犹豫,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把枪放下。

  然后他开始向Evil那边走去,停在了他的面前,介于两个人的身高差这个人不得不微微仰头。
  他将手伸到Evil的耳后,在轻轻地抚摸之后就这样沿着向下一直到后颈才停下,他收回手。

  “这位……警官先生?请问……”
  在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出门并没有易容的习惯,他开始猜测眼前的人的身份。

  由于身高的关系,他能看到的只是鸭舌帽的顶端,被冬季大衣完完全全的裹住也看不出这个人的身材,而且即使是像这样面对面的站着,这个人把自身的气息都隐藏得很完美,所以他的身份只能靠那一把手枪来猜测吗?

  “抱歉,认错了。”
  清冷的声音响起,夹杂在青年与少年之间的嗓音即使放在人海之中也还是很容易就可以辨认出来。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刹那,Evil的瞳孔缩小到极致。
  这个人将黑色的鸭舌帽取下,柔顺的棕黑色发丝泄下垂在脑后。

  FBI特殊行动小组队长,他此刻正在名古屋执行缉拿任务,一个国际逃犯正在这一带行动。

  “我们……”
  迪迦直直地盯着Evil,眼前的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就像是很亲密的人那样,但是具体在哪里见过他却又完全没有印象。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吧。”
  银发的青年用手摸了摸后脑勺一副困扰的样子。 
  “现在才算得上是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才对。”

   “………”
  迪迦半信半疑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个人的回答棱模两可,他不能确定是不是在撒谎。
  “是吗……”

  “……警官先生……?”

  “……你可以走了,”
  迪迦转过身,在次将鸭舌帽戴上,但是这次他却把棕黑色的头发留在了外面,他捏住帽子的前段正了正帽子的方向,在整理好之后将双手放回口袋里侧过头看着这个银发的青年。
  “刚才的事情不许对其他人说懂吗?”

  “嗯嗯,”
  银发的青年很乖的点了点头。
  “但是……万一我不小心……”

  “唰——”

  一颗小石子从Evil的脸颊旁飞过,砸在了他后面的那堵墙上。 

  “你可以试试。”
  迪迦勾起嘴角,在被鸭舌帽挡住视线之后,他原本精悍的面容有一半都被隐藏在了阴影里。

  “是……”
  银发的青年苦笑着向后退一步。
  “我不……”

    “砰——!!”

  合金弹头和水泥地面相撞的声音在这条小巷里显得异常明显。
  就在这个青年前一步的位置,一个黑色的小洞正冒着青烟,如果刚才他并没有后退的话,此刻这个青年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个子弹,很明显就是奔着他去的。

  “啊、这……”

  两个人看起来是被这个突然发生的事情给惊住了,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

  但是迪迦并没有看到,银发青年将视线移到远方时嘴角那一闪而过的嘲讽的弧度。

  呵。
  狙击镜早就暴露你的位置了啊,蠢货。

  “切!那个混蛋!”

  在震惊了一两秒之后回过神来的迪迦立马冲向前,拉起银发青年的手闪进了一旁的居民楼的门里。
  这个过程只用了三秒,在两个人冲进门的同时,刚才青年所在的地方再次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洞。

  “啧,”
  有些棕褐色发丝的警官不满的蹙眉。
  “这下糟了……”

  “没事吧?受伤了没有?”
  在心中默默用粗口艹了这个逃犯的全家之后他走到这个一看就受惊不小青年旁边。

  “好……好可怕QAQ……”
  青年正用双手抱着小腿目光直视着前方一副十分惊恐又怨念的模样。

  “没事没事,”
  迪迦蹲下平视着青年,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至少现在你还活着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
  青年挂着两行宽面泪。
  “但是如果刚才不是我运气好的话现在我就已经挂掉了哟警官先生……”

  “……真的只是运气好吗?”
  迪迦突然转变了语气,他将这个青年的刘海撩到上方。

  “不然呢?!”
  银发青年将迪迦的手打开,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
  “喂!我可以走了吗?!”

  “……关于这件事情……”
  被打开手的迪迦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多疑了,他站起来顺便也把这个青年给拉了起来。

  “……什么?”

  “很遗憾的告诉你,”
  迪迦摊开双手耸肩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但是他的面上却又是阴测测的笑容。
  “不——行。”

  “……”
  银发青年小小的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猛地揪起前面的人的衣领。
  “喂!凭什么!就算你是一个police也不能平白无故的限制别人的行动自由吧!”

  “平白无故?”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迪迦勾起嘴角。
  “介于人道主义,我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虽然这并不在我的义务范围之内。”

  “首先,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追捕一个携带多把狙击枪的逃犯,想必你刚才也看到那狙击枪的威力了吧。”
  迪迦将视线移到一旁,原本就阴测测的笑容变得更加阴森。

  银发青年的身体莫名的一僵。

  “本来我是约定好了在这里和一个同伴接头的,但是不知道这个逃犯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两天他一直都在附近游荡,估计是想把追捕他的人趁这个机会一网打尽。”
  “只不过很遗憾,FBI的情报网也不是吃素的,”
  “在察觉到消息走漏就取消了这次的行动转而继续让我来执行任务,反正他也就在这个范围里活动,干脆就来个瓮中捉鳖。”
  说到这里迪迦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和一只圆珠笔,在本子上面涂写着什么。

  “……因为出现意外……所以收获一只银发紫眸……的……青年,嗯。”
  他一边写一边念叨着,写完之后觉得少了什么,在沉思了一下之后他掏出手机对着银发青年“咔擦”了一下,然后点头。
  “这样才对嘛。”

  “额……任务报告?”
  青年有些看不懂这个人的行为了,但是如果联想到他的职业的话又说的通。

  “这个?”
  但是迪迦却又是一副疑问的表情了。
  “不是。”

  “那……”

  “少管点不该过问的事。”
  迪迦将小本子收好,顺带给了Evil一个白眼。
  “听好了,总之现在你被当成了那个和我接头的家伙给盯上了,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在那个人被逮捕之前你都必须呆在我的身边接•受•保•护知道了吗?”

  “喂!”
   在听完之后银发青年那不满的表情再次出现,他松开迪迦的衣领。
  “这也太……呜哇!”

  在青年松开手之后迪迦整理了一下衣领上的褶皱,然后上前一步拉住青年的手直接附赠一个过肩摔。

  “反驳无效。”
  迪迦弯腰看着躺在地上的青年,再次露出了一个腹黑至极的笑容。

  “…………”

  “很好,看来你是懂了。”
  完全忽视了青年那拒绝配合的表情的迪迦站起身来走到门口。

  “狙击失败的狙击手通常都是不会再留在刚才狙击的那个地方了,所以……”
  迪迦用手摸了摸放着枪的那个位置,在吸一口气之后他走到门外。

  “恭喜你,”
  把头上的帽子摘下向Evil那边丢去,在对方接住之后再次开口。
  “现在可以离开这个满是灰尘的杂物间恢复并不算自由的自由了。”
.

东京——
.

2016.11.23
.

  “不可以的啦艾克斯!”
  在头顶上带了一顶毛茸茸的帽子的小团子正用力的拉着他前方的另一个小团子,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不美好。
  “快回去啊!院长阿姨会生气的!”

  “院长阿姨她才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就生气呢!是大地你太胆小了吧!”
  在看自己的好友明显的不配合之后艾克斯也有些急了,他难得才找到机会带着大地溜出来,不快点走远的话很快就会被抓回去的。

  “即使不生气这种事情也是不好的啊!”
  大地干脆甩开了艾克斯的手。
  “想出来玩的话可以和院长阿姨申请的,在得到允许之后痛痛快快的玩不是更好吗?!”

  “才不好!”
  艾克斯把手握成拳一脸的正义,仿佛他才是正确的那一方,“那样不就没有刺激的感觉了?!”

  “你……”
.

  “喂小子!”

  大地的话才说出了第一个字就被旁边小巷里传来的声音给打断,这突如其来的发展倒是让这个小家伙瑟缩了一下。

  “我警告你别目中无人无法无天!要知道老子才是这块地盘的老大!”
  粗犷中带着沙哑的嗓音响起,很明显就可以听得出来这是处在十五六岁变声期的少年才特有的声音。

  “艾唔——”
  大地的话语再一次被打断,这一次他被自己的小伙伴捂住了嘴。

  他转过头莫名其妙的看着艾克斯,而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朝小巷的那边扬了扬头。
  【我们过去凑凑热闹】

  …………

  大地很确定他从艾克斯的神情中读出了这个意思。
说好的三好学生五好公民呢?
.

“喂你倒是说话啊!装什么哑巴?!”
  刚才的那个声音在一次响起,这次这个声音中的怒火更加明显。

  “大哥,我看他啊……是被吓傻了吧。”
  另一个有些尖细但同样还是处于男声范围内的声音响起,这个人的语气中慢慢的是轻浮和幸灾乐祸。

  “就是就是,瞧瞧他这小白脸的模样,一看就是那种被富婆包养过的类型!”

  “什么富婆啊?是那些暴发户长得跟猪头一样的大佬包养才对!那些肥的流油的老男人是最喜欢这种长得娘们兮兮的家伙了。”

  “看他的样子,如果不是在学校的话早就被卖到夜店里了吧?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估计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吧!”

  不堪入耳的话语不停的从小巷里传出来,两个已经靠在墙角边的小团子虽然听不懂其中的一些词语,但是他们也还是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太过分了!”
  站在前面的大地转过头压低了声音说道,在看到小伙伴点头之后他又悄悄的把头伸出了墙边一半,刚好可以让眼睛露出,在他后面的艾克斯也悄悄的从大地的上方探出头。

  从他们的视角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三个穿着学生制服的男生的背影。
  这三个男生一高一瘦还有一个中胖,光是看背面就知道长了一张对不起观众的脸,中间那个看起来是双手环胸姿势还在不停抖脚一副老子天下最diao样子的家伙应该就是刚才那个所谓的“大哥”了。

  “切,坏家伙。”
  大地口中念低低的念叨着这句话,然后他不停的转变着观看的姿势。

  这三个家伙恰好就挡住了被欺负的那个家伙,从从隐隐约约显现出来的轮廓大概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很瘦弱的人。

  “我说喂!你倒是说话啊!”
  中间的那个人一脸踢在那个人身后的墙上,力气大得连两个小团子这边的墙都能感觉得到些微的振动。

  “唔……”

  艾克斯将头收回来用手摸了摸下巴,然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扯了扯在他前面的大地的衣角。

  “什么?”
  被扯的大地一脸困惑的回头,他看见自家好友用手指了指他的口袋。

  “用那个。”

  艾克斯有些调皮地眨了眨右眼,伸出手和恍然大悟的大地轻轻地击了一下掌。

————————

  对现在的状况感到很无解。
  目前在脑海中并没有什么类似的事件可以拿来用作参考。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啊。

  为什么呢?

  “喂小子!”
  眼前的这个人一副很高傲的模样,但是他明明就很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

  “别以为你是转学生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无法无天……?

  “装什么哑巴?!”
  哑巴是指那种说不了话的人……但是真遗憾我并不是。

  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是,瞧瞧他这小白脸的模样。”
  小白脸?
  书上说过是指一种长的好看的男生,但是似乎并不是用来夸人的话。

  “是被那些长得跟猪头一样的暴发户包养的家伙吧哈哈!”
  这是……什么意思?

  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些词语,但是那书却并没有解释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也问过父亲大人,可是父亲大人却并不说出答案。

  “你倒是说话啊!”
  说什么?不知道的时候保持沉默不才是最好的吗?

  白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用力地蹬了一下他身后的墙壁,沉默的想着这几天之内所发生的事情。

  被父亲大人派到美菲拉斯身边之后,他本来以为会接手很多任务,但是现实好像和预订的情况有些出入。
  他被派到了一个中学作为插班生就读。

   这明明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才对。
  但是那个还包着绷带的家伙却只是笑了笑。

  【你可以在那里懂得许多你从未得知的东西,试试看也无所谓不是吗?】

  所以未知的东西就是在这里看一个弱到不行的家伙在这里说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话?
  才不要,好浪费时间

  诶?这是……
  通过这三个人之间的空隙,白发少年看到后面的地面上有两个在蹿动的影子。

  “唰——”

  他们似乎朝地上丢了什么。

  “砰!”

  在小小的一声之后白中夹灰的粉末迅速在空中扩散开来。

  “什……咳咳……什么东西?!”
   刺激的味道在鼻腔内作乱,刚才还一副天下唯我独尊模样的三个家伙正躬着腰咳嗽。

  “咳咳!谁干的!”
  眼睛也被眯住看不清周围的景物,几个人只能用手在自己的周围胡乱地抓几下。

  从最开始就屏住了呼吸的白用手挥开面前的粉雾,他能感觉到有两个人的气息越来越靠近自己。

  不能让任何人近身。
  这是父亲大人最常告诉自己的话,而白他自己也确实是以这个为行动准则之一。

  但是,这两个人……身上并没有杀气。
  该攻击吗?

  少年犹豫了。

  就在他犹豫的这几秒时间内,已经到了他面前的两个人中的一个突然就用手扯住了他的衣角。

  “嘘——”
  这个人的声音很小,但还是不难听出这是一个小男孩。
  “这边来。”

  【不能让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接近你,白。】
  【是,父亲大人。但是,如果如果有人接近的话该怎么办呢?】

  现在,有人已经离我很近了。
  【有的话,杀掉就可以了。】

  所以……
  白将手伸向口袋,那里是一把极为小巧,刀身被用布包裹住的小刀。

  “喂,快走啊!”
  那个拉住他衣角的人在看到白似乎没有动的打算之后有些着急。
  “你还想继续在这里受欺负吗?”

  【试试看也无所谓不是吗?】

  在少年的手触碰到刀柄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家伙对他所说的话。

  “快来,往这边。”
  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他直接抓住了白的右手。
  “这个烟撑不了多久的。”

  试试看……也无所谓……对吧?

  “……嗯。”

  白轻声地应着,然后他开始随着衣服和手上的拉扯小跑起来。

  那就……试试看好了。

【第十二章 遗忘(上) end 7400+字】

小剧场:

小f:请问美菲拉斯,你为什么要做把白弄到学校这种多余的事呢?
美菲拉斯:嘘,别吵。
美菲拉斯:我正准备放蝴蝶呢。
小f:??

.
所以看了小剧场就不要问我为什么美菲拉斯要把原创人物弄去学校啦(≧▽≦)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