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再遇

2008.3.25 ——

  “抱歉。”

  他说,对着他怀里抱着的那个人。

  怀中那个自从从那里逃出来之后虽然很开朗,但是还是很容易就感伤的少年此刻正安静的沉睡着,他的头靠在抱着他的这个人的胸膛上。
  他看起来很安详,但是一直都保护着他的这个人却已经是伤痕累累。

  他们两个现在正在一个山洞里,这个山洞的位置极为隐蔽和偏僻,但是即使是这样,追击他们的人在一定的时间之后也肯定会发现这个藏身之所。

  虽然他很强,但是在这种面对几百人,而他自己却身负重伤还带着另一个人的情况下,可以突出重围的几率简直小到不可估计。
  如果说他怀中的少年还醒着的话或许还有办法,但是他不能冒这个险。

  这个少年,就是被他打晕的。

  在深知两个人是无法一起逃走的情况之后,他就想让自己成为诱饵让这个人可以逃走。
  但是对这个人从来都没有防范的他不知道自己的意图已经被看穿,在背过身的一刹那,后颈受到的重击就让他失去了意识。

  “我,不会让你再回到那个地狱的。”

  他轻声的说着一个份量重到恐怖的承诺,在微笑地看了一眼少年之后,用手拨开他的刘海,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

  “或许你会恨我,但是……”

  他将少年靠着山壁放好,然后走向洞口。
  离开了山洞,他转身,那双原本是漆黑如夜的眼眸已经变成了摄人心魂的血红。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对着那个此刻并不能看见的人。

  “我爱你,永远。”

  “唰——”

  在山洞上方的一块巨石突然落下,但是落到地上的时候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而刚才还好好的站着的那个人却单膝跪地,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看起来很疲惫。

  从高处落下的巨石本来应该是会碎成很多块的,但是这块巨石却并没有任何的损伤,完整的石头彻底的将山洞的洞口封住。
  如果事先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山洞的话,下意识的就会忽略掉这块巨大的石头。

  他站起来,面对着这块巨石向后退着,最后在定格了几秒之后他突然转身向森林的深处跑去。

  约定了要一直在一起的两个人,此刻却渐行渐远。

  【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

   【嗯,一直。】

  一直到永远。

.
2016.11.21 23:20 别墅内部——

.
  “小梦?喂!听得到吗?!小梦?!”

   一系列的变故还是有些快,在大脑当机了几秒之后再回过神来时,通讯器另一头的人已经掐断了通话,确定了另一头没有任何回应之后赛罗将通讯器丢到桌面上。

  “小梦呢?”
  泰罗看着被粗爆对待的通讯器皱眉。

  “不知道啊!”
  赛罗看起来很焦躁,他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狠狠地扯了扯头发,银灰色的毛发被被扯下来了好几根。
  “话说你倒是先把话说完啊!什么叫去三楼右侧?!”

  “喂!芋头!”
   赛罗站起来,甩了甩他的左手,“现在有空吗?”

23:20 别墅外森林——

  “唰——”

  在惨白的月光下,密密麻麻交错着的树干中正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在穿梭。
  但是不同于最开始的状态,现在这个身影在跳到另一个树枝上之后都会踉跄一下,而速度也明显的慢了下来,在他从树干上站起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两滴的粘稠液体低落在树干和地面上。

  在黑夜之中这个红色的液体并不显眼。

  “……看起来……”
  他从树干上落回地面半跪在地上,右臂肩膀偏下一点的位置和肋骨下方都各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在激烈的运动之后这两个伤口更是被撕得很开,血液正从那里不断地流出,但是这个人却勾着嘴角。
  “这次终于找到了啊……”

  不能贸然地把身体里的小刀取出,还不清楚到底伤到了哪些位置。
  必须……回去报告……

  他扶着旁边的树干有些困难地站起来,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

  那个家伙……
  他想起了刚才突然冲出来的那个少年。

  居然在刀上涂了麻醉剂?

  但是为什么?一般不是涂毒药效果才更好吗?

  他再次跪倒在地,麻醉剂的效果发作得很快。

  闭上双眼前的最后一个画面,在被风吹得影影硕硕的森林里,他看见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正在向他走来。

  ……糟了……
  如果在这里……

——————

  啊……很熟悉啊,这家伙。
  红发的少年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穿着黑色风衣的人,他想下意识地忽视掉自己心中突然而来奇怪的感觉,但是却在犹豫一番之后便放弃。

  如果此刻疯狂一点或许才会更好一些,但是他却明白,此刻的自己很冷静。

  果然我就是一个从头到尾无药可救的傻子啊……
  他有些自嘲地想着。

  一双已经被鲜血染透的脚开始迈步向前,手臂上细小的伤口已经止血,但是更多的还是那些被玻璃扎出来的大伤口。
  事实上他伤的并不严重,虽然看起来很恐怖但却都只是皮外伤而已。

  除了失血过多这一点之外。

  他最终停在了离这个人很近的地方,然后他蹲下。
  自己现在身上的伤很重没错,但是相比较起来眼前这个躺在地上看起来跟死了一般没什么差别的青年来说,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猎人。

  他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这个人的脸颊,指尖再脸颊上挺久了一会儿之后他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将手伸到被风衣衣领埋住的脸和脖颈的相交处。
  没有任何突起。

  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少年的手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染着血色的指尖开始向下,但却在移动了一两厘米之后便再次停下。

  “……果然……”
  梦比优斯叹了口气,艳丽的红眸中闪过不明的情绪,仿佛是确定了什么事情一般。

  而下一秒,知道这里暂时还没有危险的红发少年不知为何直接就侧倒在地。
  黑夜中,都倒在月影里的两个人面对面地侧躺着,一幅温馨中却暗藏着种种不安因素的画面。

  “……该把你怎么办呢?”
  梦比优斯用手搭在这个人的脸颊上,被水浸湿的头发正一小股一小股地贴在他的颈侧。

  盗贼团的家伙啊……
  “一年的时间还没到啊……”

  梦比优斯慢慢地将手向下移动,最终停在了这个人脖颈的位置。
  那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

  “……现在我真的挺想毁约的。”
  梦比优斯的手微微收紧,然后他用被压在身下的另一只手取下耳饰。
  红色的宝石再月光下熠熠生辉,折射出美丽的光芒。

  “只可惜不能亲手送你下地狱。”
  梦比优斯说着,将手指移动到开关的位置。

  但是他却并没有按下去。

  少年的眼中现在是一片清亮的色彩,他并不认为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是会让他后悔的。

  “……这场赌约……我会赢吗……”
  梦比优斯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再问这个没有办法回答他的家伙。

  不知道。
  至少在约定之时到来之前没有人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是……为什么……
  这家伙,是自己的仇人吧?

  “……为什么我会来遵守这个是个人都觉得可笑的赌约?”
  像极了对别人所说的话,但却又只是梦比优斯自己的自言自语。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通讯器,一双没有起伏的双眼里无法透出主人的情绪。

  “唰——”

  拿着通讯器的那只手的手腕突然被一双沾满了鲜血的手握住,本就有伤口的地方在突然被强大的力道挤压,这使得已经开始麻木的伤口又再一次爆发出剧痛。

  “什——”

  在力道和疼痛的双重作用下,这只拿着通讯器的手松开,红色的宝石在掉落到地面之后瞬间失去在月光之下的光芒。

  躺在他身旁的人不知何时醒来,本来这个人已经受伤的右手现在就像是没有了知觉一样,这只手正爆发出完全不像是受伤了手的力道。

  这家伙……

  梦比优斯试着挣脱开这只手对他的束缚,但是现在本就处于被动状态,又加上手的姿势根本就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所以这种行为无法挣开这只手。

  还没完全醒过来居然就直接动手吗——?!

  既然无法挣脱的话,梦比优斯索性不去管那只被握住的手。
  他将视线移到他的正前方,但是这个应该已经是醒过来的人却任然闭着双眼,和刚才不同,现在他的眉紧皱着,看起来却完全不像是醒着的。

  身体条件反射的反击?
  在惊讶了一瞬间之后梦比优斯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但是他没有停止自己接下来的举动的打算。

  他的左手,此刻还搭在这个家伙的脖颈上。

  快……
  至少要在他发疯之前挣脱……

  这种情况下的人接下来只会有两种行为,要么是就这样不分敌我地攻击,要么是清醒过来。

  ——而现在是哪一种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在发现力量不如这个人根本无法挣脱之后,梦比优斯的左手开始用力,他的手并不能包住这个人脖颈的全部,所以他把指尖移到了喉咙的周围。
  只要掐住这里。

  “huan……”

  因为受伤而苍白的嘴唇张来,有些干涸的声音在这个空旷而又寂静的地方响起。
  而原本已经要动手的梦比优斯在听到这个人的声音之后,他所有的动作都在在瞬间停止。

  ……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是……

  【……别说话,】
  他一直在寻找的……

  【马上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那个……

  四年前的声音啊!
  完完全全的,和阿柏有着些微差距的不同的,这个真正没有分毫偏差的声音!

  “看来我没有猜错啊……”
  梦比优斯的嘴角向上勾起,形成一个看似是嘲讽的弧度。

  果然……从头到尾的只有这一个人啊……

  “还……”
  这个人再次说出了那个字,他仿佛正被梦魇所困扰着。

  “还?”
  满身伤痕的少年重复着这个字,下一秒他的表情突然变化,那种诡异的笑容再次回到了他的脸上,睁大的双眼中倒映出了眼前这个人的面容,他猛地加重了左手的力道,这个人脖颈中血管的跳动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还什么?”
  梦比优斯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疯狂,他像是没有在意到“如果再不放手这个人就会死掉”这件事一样继续加重着他的力道。
  “在那个地方呆了四年的你,不是都已经夺去了其他人那么多重要的东西了吗?”

  “唔——”

  喉咙被压迫的窒息感让这个人发出了难受的声音,但是他握着梦比优斯的那只手的力道却再次加大。
  他的双眼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但就像是没有被光芒照耀着的黯淡的宝石一般,没有任何的焦点。

  “你还有什么资格去索要你所失去的东西啊!”
  像是正在经历极大的痛苦一般的声音,梦比优斯用有点沙哑的声音吼着,此刻这个少年的冷静和理智正被他强大的负面情绪吞没。

  “唰——”

  有着艳丽颜色的液体在空中划过弧线。
  而那只原本掐在他脖颈上的那只手,一把明晃晃的小刀正穿透了手腕。

  “……你!”

  一瞬间的疼痛刺激出了少年的生理泪水,他本来就诡异的表情更是因为疼痛在一瞬间变得扭曲。

  “还给我……”
  这个人的双眼的空洞并没有因为已经落到地面上颜色艳丽的液体而回复色彩,一双空洞的眼正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他将另一只手伸出。

  “还给我!!!”

  “咔——!”

  骨头错位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无比明显,梦比优斯右手的手肘处正呈现出一种扭曲至极的姿态,手肘表面已经开始浮肿,但是这双手嗯主人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右肩上传来了没有温度的触感,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的梦比优斯瞳孔缩小到极致。

  “咔嚓——”

  “呜——!!”

  在手肘的骨头错位之后,少年的右肩也脱臼。

  “哈……”
  因为疼痛而有些喘不过气,但是他不知道为何又再次笑了起来。

  “真是一种……”
  红色眸里的瞳孔还是那种极致的小,在睁大的眼中显得无比疯狂,他用脚狠狠地踹中了这个人的腹部,在两个人的距离分开之后他踉跄地站起,右手随着身体的动作无力地摇晃。
  “令人怀念的疼痛啊!”

  就像四年前一样。

  “什么鬼一般的赌约啊……”
  梦比优斯咬住插在他手腕处那把小刀的刀柄,以极快的速度将这把刀拔出,鲜血再一次飞溅,然后他再用左手拿起了被叼着的小刀,将刀尖对准眼前的人。

  “更何况……是你先打算……”

  被踹开的人也从地上爬起来,一阵强风吹过,带起层层的树叶从两个人中间飞过。

  “毁约的!”

   梦比优斯将刀丢向这个人,而他自己也在刀丢出去的那一刻跟在刀的后面跑去,在奔跑的途中他再次从腿上绑着的一堆武器中取出几把更小的刀,手指和手指之间都夹着一把。
  那人侧身躲开,然后用手握住正在高速移动中刀的刀柄,又再次将这把刀拿在了手里,松开手把刀反手握住,挡住再次从前方飞来的几把小刀。

  他的眼神还是一样的空洞,现在他所做的反击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所做出的。
  “……还给我……”

  他捉住从下方踢上来的脚的脚腕,然后把手伸向膝盖处,但是在下一秒他的动作就因为被另一只脚踢中而打断。
  在踢中目标之后梦比优斯在空中旋转了一圈之后落回地上,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再次拔出一把小刀刺向这个人。

  受过高强度训练的人也不是这么容易就中招的,即使是在他没有意识的情况下。

  “唰——”
  几根蓝色的头发在月光的照耀下飞散开来,银色的小刀堪堪擦过这个人的脸颊。

  切,躲开了吗。
  梦比优斯眯起双眼,其实现在他的视野已经很模糊了,失血过多让他觉得自己的双手都开始冰冷。

  ……坚持不了多久了……

  那个人的脸颊其实已经被倒划出了一条很长的口子,但是那个伤口里却并没有血液流出来。

  而借助月光看到那个伤口的梦比优斯眯起双眼,帮他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来一种,像是确认了什么事情一般的感情。

  将刀叼在嘴里,将唯一能活动的手空出来,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腰部的两侧。
  两把被保养得很好的黑色手枪正安静的呆在枪套里。

  用这个的话……应该能行。

  “锵!”

  刀和刀之间的相撞所发出来的清脆声响就是战斗再开的讯号,但是梦比优斯却很清楚那已经是他最后一把小刀。
  如果这次拿不到枪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

  在挡开向自己飞来的小刀之后这个人向梦比优斯冲去,这次他打算先发制人。
  梦比优斯在他向自己冲来的同时也迈开脚步向那边跑去,他将左手横在身前,手腕上的那个伤口仍旧血流不止。

  “嗤——”

  血液再次飞溅,鲜红的血液粘到了已经布满灰尘的少年的脸颊上。
  这把小刀再次穿过了这条手臂,这次它卡在了手臂上两根骨头的中间。

  “嘶……”

  这种疼痛无论是再来多少次都还是让人无法习惯,梦比优斯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他反手拉住了这个人的手腕,将他带向自己这边。
  两个人的身形交错,在这个人的脸擦过自己的耳边之后梦比优斯微微侧目,然后回头,狠狠地将脚向上踹去。

  脆弱的脚背在触及到坚硬的合金制物时所传来的疼痛让他皱眉,不过这把手枪也确实被他成功的踢到半空中。
  而那个人在失去了平衡之后也很快的调整过来,在梦比优斯还没有收回架势的时候拉住他的脚,一个转身将他摔在地上。

  段时间之内背部再次遭到重击,这让梦比优斯目光在一瞬间涣散,但是他又马上回过神来,用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脚踹中这个人的腹部,在成功的将他也踹到地面之后梦比优斯迅速起身跨坐到这个人的腹部,两只膝盖跪在他的双手上制止了他的行动,少年向天空伸出手。

  刚才被踹到空中的黑色手枪正好落在他的手里。

  将嘴里的刀松开,然后用牙齿拉开保险栓。

  “咳咳!”
  这个人咳嗽了两声,看起来刚才踹中他腹部的那两脚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他半眯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

  “……把他……”
  他好像丝毫不在意正抵着他额头的枪口。

  “……还给我!”

  “还给你?”

  梦比优斯低着头,已经松散下来的刘海遮住他的双眼,在脸颊的上方投出一大片的阴影。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梦比优斯把拿枪的手抬起来,然后狠狠地把手里的枪砸在这个人脸颊旁的地上。

  坚硬的合金在撞击到地面之后又向上弹起,一些有些细微的零件合着枪身一起落到地面。
  或许是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这个人的瞳孔微缩。

  梦比优斯用手掌摁在这个人的嘴上,手指捏住他的脸颊,咸涩有些浓重腥味的液体顺着这个人的唇缝流进嘴里。
  这个人看起来突然有些狂躁。

  “因为……失去了……”
  梦比优斯俯下身,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是和他说话的人并不是敌人而是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一样。

  “……就要去夺走……属于别人的幸福吗?”
  他勾起嘴角,少年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嘲讽。

  “‘还给我’?”

  “……”

  梦比优斯松开了手,然后猛地揪住这个人的衣领,他手上的鲜血染红了这个人黑色风衣里白色的衬衫。

  “那么……”
  梦比优斯歪头,搭在脸颊上的发丝遮住他的右眼。

  “我所失去的那些你们又该怎么还给我?”

  “我所失去的一切你们又可以怎么还?!!”

  “因为你们所失去了生命的那些人又该怎么回来?!!!”

  “那些人的家人在失去了亲人之后一直以来的孤独痛苦你们还得起吗?!!!!”

  “人仅有的那一次生命就这样被毫无意义地夺走你们真的就没有过愧疚吗?!!!!”

  梦比优斯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握成拳打在这个人的胸口。
  他的身体有些颤抖,几颗被血染红的泪水滴在这个人的衣服上。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名为东马快斗的老人。
  这个最后只剩下一颗银杏树来陪伴他的老人。

  “告诉我……”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在你们自己的心目中……你们还是人吗?”

  我啊……完全不明白……
  随意的猎取生命……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

  梦比优斯抬起头,他直视着这个人的双眼。
  这双眼,已经恢复了神志。

  “醒了……?”

  在对视几秒之后梦比优斯仰头看着天空,他闭上双眼。

  我……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啊……师傅。
  无论是……从什么角度上来讲。

  “……输了啊……”

  最后这句话与其说是说得很轻,倒不如说是喃喃自语,只不过是在这寂静的环境中,两个人都可以听得很清楚罢了。

  “唰——”

  这个人身旁的树叶向四散开来,红发的少年用手撑着旁边的地面一个翻身便远离了青年。
  他背对着那个刚才他想杀掉的人,还可以行动的那只手紧紧地握成拳,发白的关节昭示着这只手的主人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小梦……”

  “滚。”

  青年叫着少年的名字,但是他却并没有要上前的打算,而在听到了梦比优斯的话之后目光暗了暗。

  “喂!小梦——”

  少年的同伴呼唤他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梦比优斯。”

  青年叫出了少年的全名,但是他的眼神里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咔——!”

  “我不想再说第三次——”

  梦比优斯握成拳的手狠狠地锤在离他最近的那棵树上,受到外力冲击的树在微微摇晃了几下之后欶欶落下几片发黄的树叶。
  夹杂着仇恨的火红的眸在黑暗中显得尤为耀眼,然而站在梦比优斯身后的青年却是无法看见的。

  更何况现在梦比优斯的话对他来说才是最值得注意的。

  “在我后悔之前,给我——滚!!”

  “…………”
  梦比优斯身后的青年动了动嘴角,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他弯腰捡起了手枪和梦比优斯的那把小刀,转身。

  “……或许,早就不是了。”

  最后一个字的伴随着地面上突然飘起又落下的树叶结束,刚才的那个青年已经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他回答了刚才少年的问题。

  【告诉我……】
  【在你们的心目中……你们自己还是人吗?】

   “唰——”
  青年离开后过了几秒,原本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般站着的梦比优斯就这样直挺挺地倒在地面上。

  长时间的战斗加上失血过多,能撑到现在基本上也只能说是这个少年的意志过于坚定。
  远处手电筒的光芒时不时地晃过这里,那些叫着少年名字的声音的主人也也越来越靠近。

  在离少年不远处的地面上,镶嵌着红色宝石的耳饰随着一闪而过的光芒闪烁着。
  除了它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

  【这一年的时间里,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向队长透露任何关于你的资料。】

  【既然这是一场超大的赌局,那我把筹码押大些又如何。】

  【我希望赢的那个人,会是我。】

  【第十一章 •end 7600+字 】

小剧场:

假如……白少年并没有在自己的武器上涂上麻醉剂,那么故事的发展会是怎么样的?

.

.
  从别墅里逃出来的阿柏(假名)在树枝上观察前进路线的时候,突然背后一凉。
  仿佛有什么猛兽即将来到他所在的位置一般。
 
  “喂!树上那个,下来。”

  说曹操曹操到。
  而且这个曹操的声音还是如此特么的熟悉。

  阿柏(假)从树枝上跳下,背对着身后的人在地上站好。
  什么?你问插在身上的刀子?
  那玩意能有面子重要?

  “那个,小梦啊……”
  阿柏(假)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慢慢的回过头。
  “你怎么也在这……”
 
  戛然而止的话语。
  阿柏(假)看着这个可以说是合作伙伴的人,在原地沉默着。

  嗯,不错,(划掉)女装大佬(划掉)。
  还是这么(划掉)风骚(划掉)多彩的打扮。
  作者good job(鼻血)

  “啧……”
  看着对方沉默然后很快就想到了他最有可能陷入沉默的原因的红发少年,极为不爽地别过头。

  “喂,你……”

  也不能就让空气这样沉默下去,少年在考虑了后果后开口,却被对方不明所以的动作搞得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对面的阿柏(假),正默默地掏着他风衣的口袋。
  在一番摸索后掏出了一个又黑又大(误)的手机出来,但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想要联系同伴?
  处于戒备状态的梦比优斯在一瞬间就思考着这种可能并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喀嚓——”

  面对突如其来的闪光灯红发少年表示自己可能闪了腰。

  在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面前的人已经逃的无影无踪。

.

  这家伙搞什么啊……?
  照相张就跑了?

  等等……
  照相……?

  ……沃.日。

  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装备,红发少年想也不想地就直接朝那个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好小子,老子今天跟你杠上了!
  有种滚回来决一死战!!!!

.

  阿柏(假):赚翻了赚翻了!!

  美菲拉斯:深藏功与名(微笑)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