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赛梦)骑士语录

半夜抽风无所畏惧
把以前的旧文改了改,将就发上来(=_=)

排雷:拟人化请注意,架空历史向请注意

人物设定:

赛罗:光之国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皇子
梦比优斯:朝廷重臣的嫡子

背景设定:世界分为光暗两个大陆,两个大陆分别有一个王朝,光明大陆有白天和夜晚,黑暗大陆终年没有光明


  听说我出生之前这两把剑就在这里放着了。

  很精致的两把剑,时间并没有在它们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但是如果走近的话,就会闻到一股淡淡的不怎么好闻的味道。

  父亲曾经说过,那个味道是血腥味。

  我也问过父亲这两把剑的来历,但是父亲总是在看着剑沉默很久之后又离开。
  直到后来有一天,父亲突然问我。

  【你想听吗?】
  我点头。

  【哪怕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头了。
.
.

  赛罗第一次见到梦比优斯的时候,梦比优斯正睡在花园的长椅上。
  很安静的侧躺在那里,在他的怀中抱着一本有些厚的书籍。

  应该是看书看到睡着了。
  不过,这个家伙很面生啊……

  倒是生了张好看的脸。
  这小姑娘长大后估计会有很多追求者吧。

  这不能怪赛罗会认错,毕竟小孩子的脸还没有张开,梦比优斯又确实是长得雌雄莫辨,并且一般看到长头发的话都会下意识地认成是女生的。

  而这个误会在两个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直存在了很久很久……

  “唔……”
  躺在长椅上的人眼皮微微颤动,下一秒出现在赛罗视线范围内的就是一双酒红色的眼睛。
  而来不及走开的赛罗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和梦比优斯大眼瞪小眼。

  “那个……我……”
  并不是变态什么……

  “妖、妖怪啊!”

  回应他的是红发孩童带着恐慌的声音。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赛罗才想起来,他刚才在宫廷活动上画在脸上的鬼画符还没有擦掉。

  “……我并不是……”
  “别过来啊!!”

  才醒来就看到一个长相奇怪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已经很可怕了现在他还在往这边走就更可怕了啊好吗?!!!

  小孩子本来就很容易相信鬼神之说,而大人又喜欢拿一些鬼故事来吓唬人,久而久之真的会留下一种类似于条件反射的感觉。
  反正梦比优斯觉得他现在已经腿软了。

  而心理恐惧到极点的人通常都会爆一爆SEED,所谓的遇到危险情况的……自救能力?

总之接下来就是爆了SEED的梦比优斯将赛罗推开夺路而逃而赛罗则一脸蒙逼的情形。
  这就是两个人的相遇,包含着浓浓言情偶像剧气息的相遇。
.

  又来了啊……

  走在路上的赛罗默默地用手扶额,此时他心中的无奈已经犹如江水一般汹涌了。

  自从上次和这个家伙相遇之后他无论是走到哪都多了一个背后灵,每次回头看到那个家伙拙劣的躲藏之后又完全没有了拆穿的心情。
  这种不上不下被吊着有气不能出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于是这样想了之后下一秒赛罗就开始狂奔,至少今天要把这个家伙给甩掉。

  “啊,等……”

  在看到自己跟踪的人物跑开了,梦比优斯也不管隐藏直接从草丛里站起来就开始追着跑。

  “谁要等啊!!!”
  在听到身后在前几天听过的声音之后赛罗加快了脚步,然后选择了一条障碍物较多的路。

  “拜托了,请等一下!”

  看到前面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远,梦比优斯也没法管地形了,他加快了步伐试图跟上那个人。
  而跑步不看路的后果就是……

  “哇啊!”

  在贴近地面的地方不知道被谁拉起了一根长绳,在全力奔跑的状态下一脚绊上去平衡再好的人也是会摔倒的,更何况是一个小孩。

  “嘶……”

  火辣辣的痛感让梦比优斯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在落地之前调整了一下姿势,但是好像还是伤到关节的位置了啊……

  而在听到后面的动静之后赛罗也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到的就是刚才还在后面追逐他的那个家伙倒在地上的情景。

  “喂!没事吧?!”
  虽然很不喜欢那种被跟着的感觉,但是别人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受伤了也不能坐视不理。

  膝盖和手肘的痛还是很明显,为了暂时缓解这种疼痛梦比优斯决定还是先躺在地上。
  于是这个伤员就真的很随性地翻了个身正面朝上地躺在了地面上。

  一大片的阴影遮住了阳光,赛罗正站在梦比优斯的头顶的地方,用手叉腰勾下身盯着这个这几天以来一直都烦着他的人。

  “没事吗?”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赛罗就想打自己的嘴了,从衣服磨破的地方都可以看见破皮在流血的伤口了怎么可能没事,正常的女孩子现在没哭已经算得上是很好的了干嘛去再问一次?!

  “还好,反正也就破了点皮而已。”

  梦比优斯呆呆地看着这个他跟踪了好几天的人,事实上虽然这几天一直都跟着他但他却并没有怎么见过这个人的脸。
  真好看呐,这个人。

  “喂,我说,”
  赛罗在弯腰久了之后干脆就蹲了下来,毕竟那样站着还是很累的。
  “你这几天干嘛一直都跟着我?”

  “诶?!被发现了?!”
  梦比优斯在听到赛罗的发问之后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他自认为他的跟踪技术还是可以的。

  “……你说呢?”
  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

  “不可能的!家父就从来没有发现过我!”
  梦比优斯说得一脸的义正言辞,毕竟父亲是真的没有发现过他。

  那只是他懒得拆穿而已傻子。
  赛罗在心中默默对脱线的家伙翻了个白眼。

  “先不管你有没有被发现过,”
  赛罗捏住梦比优斯的鼻子。
  “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啊!”

  “那、那是……”
  在挣扎着将那只捏住鼻子的手弄来之后梦比优斯才说话,但是在说到一半之后他却又停下了。

  “是什么?”

  “……前几天的事情……对不起……”
  梦比优斯直视着赛罗的双眼。

  “哈?”
  这句话倒是弄得赛罗有些不明所以了。
  “等等,什么对不起啊?”

  “当然是说你是妖怪还有推开你的事情啊!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那我这几天一直跟着你找道歉的机会的这种行为岂不是白费了?

  啊不对不对,父亲说过哪怕对方忘记了做错了事情就应该道歉的!

  “哦,那个啊,”
  经过梦比优斯提醒之后赛罗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一出,他一脸不在意的摆手。
  “没事没事,这种小事谁会在意啊。”

  “是吗?那你这算是原谅我了?”
  听到对方根本就不在意之后梦比优斯松了口气。

  “都说了我不在意了哪来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赛罗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梦比优斯。

  “所以说你这几天一直都跟着我就是为了这种事?!!”

  “才不是什么‘这种事’啊,在做错事情之后的道歉是很重要的好吗!”
  梦比优斯抬起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对准赛罗的脑门弹了一下。
  “喂!”
  在受到攻击之后赛罗迅速地就站起来,虽然对方弹得很轻但还是有痛觉的。
  “你做什么?!”

  “因为你惹我不高兴了,所以这是惩罚。”
  梦比优斯丝毫不在意赛罗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的表情。

  “你……”
  这种让人无奈有气愤的发言还真是可以憋得死人,至少赛罗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来反驳这句话,最后他想来想去也只是憋出了一句吐槽。
  “……真是神奇的脑回路……”

  “我就把这句话当成表扬感激的收下了。”
  梦比优斯也懒得和赛罗争什么,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他闭上双眼。

  “……真想打你一拳啊……”
  赛罗的声音听起来有咬牙切齿的感觉。
  “喂!你叫什么名字!”

  “你这是问人名字的态度吗?”
  梦比优斯小声地嘟囔着,虽然不情不愿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梦比优斯,叫我小梦就可以了。”
  他努力的将视线移到上方,但无奈还是只能看到一点点赛罗的身影。
  “你呢?”

  “赛罗,称呼什么的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赛罗有些小得意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光之国皇子之一赛罗的名字可不是说着玩的。

  “…………”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啊,在哪里听过么?

  “……喂!”
  想象中的这小丫头在听到他的名字之后立马就会对她刚才无理行为进行道歉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这让他有些不耐烦。

  “啊!想起来了!”
  “哈?”

  “原来你就是那个教书先生口中不学无术整日到处惹是生非不尊重长辈目中无人长着三头六臂还会抢小孩子棒棒糖的那个大魔王?!”
  “那是谁啊?!!”

  我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人!

.
是年,梦比优斯八岁
赛罗七岁

.

  “果然在这里呢,殿下。”
  在走到熟悉的地方之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无奈的叹气之后梦比优斯走到赛罗的身边坐下。

  “还在生气?”
  看着赛罗那气呼呼的脸梦比优斯就已经猜出了他在想什么。

  “没有。”
  赛罗别过头。

  “喂喂……”
  梦比优斯有些哭笑不得,“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吧……这还叫没生气?”

  “你很啰嗦啊!”
  被戳中了心思的赛罗炸毛,这个青梅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把实话说出来了简直烦。

  “本来就是那个老头子做得太过了我为什么不能生气?!”

  “赛文佐王也是为了你好才要求严格的,殿下这个叫小孩脾气。”
  梦比优斯用手戳戳赛罗的脸颊,然后换来对方更加不满的眼神。

  “嘴里叫着我殿下却做着这么无理的事情啊梦比优斯,”
  虽然很不满好友的这种行为,但赛罗还是在叹了口气之后捉住那只作乱的手将它拿下来。

  “因为殿下不会责怪我嘛。”
  梦比优斯又换了只手然后弹了一下赛罗的脑门。

  “……很烦啊你!”
.

是年,梦比优斯十岁
赛罗九岁

.

  “这里是?”
  梦比优斯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在皇宫呆了这么久但是这个地方他还没有来过呢。

  “那个死老头在没事的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
  赛罗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哈欠。
  “以前我倒还经常跟着他来,不过最近几年却是没怎么来过了。”

  “佐王阁下常来的地方啊……”
  梦比优斯的好奇心被勾起,在更仔细地观察了四周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之后果断向小伙伴求助。
  “殿下,这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特别?怎么突然问这个?”

  看着梦比优斯像小孩一样四处打量的样子,赛罗突然觉得就这样还蛮不错的。

  “好奇而已,”
  梦比优斯扑过去扒在赛罗身上,虽然赛罗比他小一岁但是现在已经高出梦比优斯一小截了。
  “能让那个做什么都有条有理的佐王阁下经常来的地方肯定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才对吧。”

  “没有啦没有。”
  赛罗摆摆手,这里除了草就是花特别的东西他呆了这么久还真是没找到过。

  只不过……

  “诶……没有吗?”
  梦比优斯的语气有些失望,但他还是不死心。
  “什么都没有?”

  “……也不算是有啦……”
  赛罗让梦比优斯从他身上下来,然后拉着他的手走向草丛深处。
 
  走了大概有几分钟,墨绿色的草丛中出现了闪光。

  “喏,这个。”
  将最后一丛草拨开,两把精致闪烁着寒光的剑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这两把剑程交叉状插在泥土里,见兵上的花纹虽然相似但细看又有着很大的不同之处,而银白色的剑身上也细细的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可以想象当有血从剑身上流过的时候那美艳的情景。

  “……这是?”
  光是从锻造就能看的出来是极品的两把宝剑怎么会流落在这种地方?

  “据说在我出生之前就在这里放着了,
  ”赛罗像是想起了什么。
  “在我还小的时候如果靠得很近的话还可以闻到剑上的血腥味,但是现在已经闻不到了。”

  在听到赛罗的话之后梦比优斯向剑那边走了几步,弯下腰更加仔细地观察着这两把剑。

  虽然很少,但是还是能看到那一点点的血迹。

  “我也问过很多次这两把剑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那个死老头总是在盯着剑半天之后又什么都不说地走了,”
  说到这里赛罗有些咬牙切齿。
  “唯一有一次他问我想不想听,在我点头之后又说什么这是一个很悲哀的故事,最后还不是一样什么都没讲!”

  “……殿下。”
  梦比优斯好像明白了什么。

  “什么?”

  “你……”
  出生之前母亲就已经……

  梦比优斯在话即将说出口的时候停住了,这种连他都可以很快想通的事情赛罗不可能没有想通,那么……

  “我什么?”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的赛罗双手环胸一脸的不耐烦。
  “喂你倒是说啊!”

  “不,”
  梦比优斯向赛罗露出微笑。
  “什么也没有。”

  赛罗他,只是想要佐王阁下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罢了。
“喂!”

.
是年,梦比优斯十二岁
赛罗十一岁
.

  赛罗看着和以往一样坐在他身旁看书的好友,像是想到了什么。
  “小梦啊,你以后长大了想干什么啊?继承右丞相的位置吗?”

  他用手撑着下巴,本来该是很痞气的动作却硬生生的因为脸嫩而使得效果大打折扣。

  “噗——”

  综上所述,本来看书看的好好的梦比优斯在把视线移到赛罗那边去了之后瞬间被他和平常不一样的画风逗到了,他别过脸,但即使他没有发出声音通过梦比优斯那抖动的肩膀赛罗还是知道他是在笑的。

  “喂!”
  恼羞成怒的皇子殿下不满地叫了一声。

  “抱、抱歉……”
  梦比优斯用手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殿下是在问我以后想做什么职位吗?”

  “啊,”
  赛罗双手环胸扭过头不看梦比优斯。
  “别告诉我你还没有想好啊。”

  “这个嘛……我好像还真没想过呢……”
  “你!”

  “但是,”
  梦比优斯打断赛罗的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应该会选择成为骑士吧。”

  “骑士?你?”
  女孩子家家的没事去干这种打打杀杀的职业干什么?话说回来女生可以当骑士吗?

  “别一副不信的样子啊……我可是认真的!”
  梦比优斯嘟嘴,然后伸手,弹脑门。

  “喂!梦比优斯!”

  将手收回来,看着赛罗因为疼痛而捂着额头的样子,然后他勾起嘴角。
  “成为最强的骑士,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就还是可以像现在这样一直在一起了啊。”

  “…………”
  在听到理由之后赛罗愣了一下,随后他再次别过头无视掉心中突然出现的不一样的感觉。

  “谁会要你这种无礼的家伙成为最强的骑士啊!”
  年少的皇子这样说着,但是他微红的耳尖却出卖了他。

  “诶?是吗……”
  不懂为何这个殿下又开始闹别扭的红发少年,在一旁默默微笑。

.
是年,梦比优斯十三岁
赛罗十二岁

.

  “殿下,”
  梦比优斯双手叉腰一脸的无奈。
  “这是你第几次翘课了?”

  “那种东西谁会去记啊。”
  赛罗将双手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坪上,他的嘴里还叼着一根不知道在哪里拔的草。

  “这是记不记的问题吗……”
  对于这个任性的殿下梦比优斯也只能妥协,他也干脆自暴自弃地坐在赛罗身旁。
  “真是……被你打败了……”

  “切。”
  赛罗下意识的就看着坐在身旁的人,将视线定格在胸前之后又再次为自家青梅感到担忧。

  身为女生再这么平下去真的会嫁不出去的啊小梦。
  不对,即使胸平这种长相加上性格的话追求者还是有很多吧……

  追求者啊……

  一想到将来小梦的身边会出现许多莫名其妙的人就很不爽啊!

  “喂,小梦!”
  赛罗将口中的那根草吐掉,然后从草地上爬起来盘腿坐着。

  “什么?”
  已经将随身带着的书打开摊在腿上正准备看的梦比优斯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一脸莫名其妙的转过头。

  “在你心目中最符合你胃口的男生是什么样的?”
  赛罗看起来很不耐烦,但事实上他现在很紧张,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个什么劲。

  “……怎么突然问这个?”
  还有为什么是男生?不应该是女生吗?

  “别废话快说!”
  “这么突然你让我说也……”

  “谁管这些啊,”
  赛罗将梦比优斯的书抢走,放到面前摆出了要撕的架势。
  “说不说!”

  “喂!还给我!”
  梦比优斯想要把书给抢回来,但在尝试了几次都被挡住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老老实实的开始回答问题。

  “符合我口味的话……首先要脾气温和的吧。”
  “噗嗤——”

  赛罗感觉自己的胸口中了一箭。

  “其次要比我年龄大的,不成熟的相处起来会很麻烦的。”
  “噗嗤——”

  胸口再中一箭。

  “然后……喜欢看书的吧……”
  “噗嗤——”

  万箭穿心。

  “还有呢……”

  “停停停够了小梦!”
  赛罗将手中的书丢给梦比优斯,他现在需要缓缓。

  “诶,不是殿下你让我说的吗?”
  在接到书之后梦比优斯却比刚才更茫然了。
  “殿下你今天好奇怪啊……”

  “哼!”

  你绝对嫁不出去的!绝对!!

.
是年,梦比优斯十四岁
赛罗十三岁

.

  “哈!”
  梦比优斯将手中的木刀挥向赛罗。

  “看不出来小梦你还挺能打的,”
  赛罗将木刀横在跟前挡下了梦比优斯的攻击,两个人虽然相识已久但是像这样正式的较量还是第一次。

  “身为女生这么彪悍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啊。”

  “…………”

  梦比优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直接把木刀丢向赛罗。

  “喂!你干什么?!”
  险险地躲过了木刀的攻击之后赛罗有些不满地看着梦比优斯。

  “谁……”

  梦比优斯将放在一旁的最厚的那本书拿起再次丢向赛罗。

  “谁是女生啊BAKA!!”

  “……诶?”

  听到梦比优斯的话之后赛罗愣了几秒,然后被那本很厚的书砸中。

.
是年,梦比优斯十五岁
赛罗十四岁

.

  “最近,黑暗大陆好像有什么动作了,”
  梦比优斯坐在树枝上,他看着下方的赛罗。
  “佐王阁下有告诉过你什么吗?”

  “完——全没有,”
  赛罗把玩着一颗石子,在玩腻之后又将它丢出去。
  “那个老头子看起来还不想让我去接触这些东西。”

  “家父也是这样说的。”
  梦比优斯也开始把玩他旁边的树枝。

  “右丞相他,要去出征了吧……”

  “佐王阁下……也是一样的吧……”

.
是年,梦比优斯十六岁
赛罗十五岁

.

  “总感觉,一直都是我在找你啊……”
  梦比优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你来干什么?”
  赛罗的声音很沙哑。
  “这种时候还来管我干嘛?”

  “……就是因为是这种时候,才更应该管你啊。”
  梦比优斯将出门的时候带在身上的毛巾搭在赛罗的头上,然后站在他的身后开始擦拭那已经湿透的发丝。

  “……居然还不如你啊……”
  赛罗拉住在帮他擦头发的一只手,然后转过身看着梦比优斯。

  “你……为什么不哭呢?”

  “因为,”
  梦比优斯还是那副不变的笑容,他跪下然后抱住赛罗。

  “如果我也哭的话,就没有人可以像这样抱住你了啊。”

  “……不觉得可笑吗?”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赛罗还是回抱了梦比优斯。

  “……或许吧……”

.
是年,梦比优斯十七岁
赛罗十六岁
赛文佐王,右丞相出征阵亡

.

  “这边!”
  黑夜中,两个拉着手的人影快速的穿梭在房屋的缝隙之间。

  “皇族的人里面居然会有叛徒!”

  跑在前面的赛罗此时的表情有些狰狞,都是因为那个叛徒的存在所以光之国的战斗才会屡战屡败,现在更是被那些黑暗大陆的家伙一举攻下了皇宫!

  为了使皇族的血脉彻底消失于世,现在正在皇宫的那些家伙们正再追捕这个唯一剩下的皇子。
  泰罗、艾斯、这些皇子已经遭遇不测,还活着的可能性小到不可估计,而远征的爱迪现在也生死未卜。

  真正的孤立无援的情形。

  “殿下!请不用管我了!”
  梦比优斯已经多次尝试着挣脱赛罗拉着他的手,但最终还是没能挣脱。

  “让我去当诱饵争取殿下逃走的时间是现在最好的方法了不是吗?!为什么殿下你就是想不通这一点呢!”

  “住嘴!梦比优斯!”
 
  在一个通过一扇门之后赛罗将梦比优斯抵在门上,将门锁起,明明比梦比优斯小一岁但却已经高出他半个头的赛罗此时让梦比优斯感觉到的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压迫感。

  “我不会让你死的!”
  最后剩下的皇族一字一顿地说道。

  现在,我的身边就只剩下你了。

  “但是!”
  你现在是皇族所剩下的最后的血脉,你有义务保证自己生命的绝对安全。

  “没有但是!”
  他直视着梦比优斯的双眼,“相信我。”

  或许是我以往的表现显得我很不靠谱,可是现在的我和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已经不一样了。

  皇族的人,向来都是在挫折中强大。
  或许是第一次看到赛罗如此认真的眼神,在呆愣之中梦比优斯点头。

  “找到了!”
  围墙上突然出现一个举着火把的黑衣人,在发现了他们之后他开始四处召唤同伴。
  “在这里!”

  “切,居然这么快。”
  赛罗低骂一声,趁着人群还没有聚集过来的时候再次拉起梦比优斯的手向深处跑去。

  这里是……
  刚才没有注意到,但是现在回过神来之后再看着四周梦比优斯才发现,这里就是以前赛文佐王常来的地方。

  现在他们已经跑进草丛的深处,后面的追兵也紧紧地跟着他们,只要他们一停下绝对会被当场拿住。
  这前面根本就是一条死路,虽然来的次数比较少但是已经记住这里大概地理环境的梦比优斯不解地看着完全没有犹豫地向前跑的赛罗。

  这里……难道,殿下他是想……

  刚刚想到那种可能性的梦比优斯在后一秒就看见了,那两把在草丛深处闪着寒光的剑。

  和最开始见到它们的时候一样,这两把剑仍旧是那副崭新的模样。

  赛罗在离两把剑还有一步距离的地方停下,然后他握住其中一把,在转身的瞬间就用这把剑削下了已经跑到梦比优斯身后正准备攻击的那个人的头颅。

  失去了头的尸体在头落地之后才向后倒下,后面敢来的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暂时停下,他们纷纷用武器指着这位光之国最后的皇族。

  赛罗将剑架在身前,用只有他和梦比优斯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再向前跑大概五分钟,在那附近找一个拴着红丝带的稻草人,在那个稻草人的正下方是一个暗道,从那里就可以逃出去了。”

  “有多远逃多远,最好再也不要回到这里。”
  赛罗握刀的力度加大了几分,而对面的那群人也在步步逼近。

  “我解决完这群人之后回去和皇城外地军队汇合,快走,这是皇子的命令。”

  “……是吗。”

  在听完赛罗的话之后梦比优斯开始向里面走去,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在听见那个人离去的脚步声之后赛罗的目光暗淡了几分,但随后他就冲向对面。

  事实上赛罗对于自己能不能活下来是抱着疑问态度的,他不确定用自己这些年在皇宫所学的剑法可以胜过这些久经沙场的这些家伙,甚至刚才干掉的那个人都是因为对方没有料到他会反击才得手的。
  这次,可不会有那么好运了。

  但至少……梦比优斯可以活着,这就够了。

  “锵!”

  铁器之间碰撞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格外刺耳,两把剑分开,赛罗向后退一步借用对方把剑劈下来的力道将对方的剑挑飞,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剑送入对方的胸口。

  小梦,请一定要……活下去!

  在赛罗将剑从那个人的胸口抽出的时候在他的背后不知何时又多出一个人,剑已经离赛罗还有十厘米地距离,他根本就没有躲开的时间!

  动不了。
  哪怕可以看得到对方的动作但是身体却跟不上思维。

  这么快……就结束了?

  果然……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是什么也做不了的……

  只有我一个人的话……
 
  “哗——”
  鲜血染红了赛罗的视野,刚才的那个人握着剑的那只手从手肘处被切断,下一秒,身首异处。

  “战斗的时候,”

  站在他面前的那个人挥剑甩掉了剑身上多余的血液,流进剑身的那些精致雕刻的花纹里的血液使得这把剑看起来格外美艳,他好像没有看到赛罗的表情。

  “要注意身后啊,我不是说过吗?”

  他转身,将剑刺入敌人的咽喉,然后将他一脚踹开。

  “你……”
  赛罗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明明该很生气才对,但是他却无法忽略掉心中的那股喜悦。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走?

  “不是说过吗?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背对着赛罗的人回头,他精致的脸庞上已经溅到了血液。

  “我,是独属于殿下的骑士啊。”

  所以,在我存在的时间里,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
是年,梦比优斯十八岁
赛罗十七岁

最终两个人被皇宫内剩余的士兵所救
而守卫皇宫的最后一批忠勇之士,全体阵亡。

.
十一

  “欢迎回来,殿下。”

  梦比优斯将左手放在胸前单膝下跪,红色的秀发被用一根简朴的发绳扎在脑后,但是已经是公认的骑士的他却一直没有穿上那套属于骑士的铠甲。

  这一年里光之国残留的有志者正在黑暗大陆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壮大着自己的势力,而原本就是皇族的赛罗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一众人的领袖,虽然一开始也有不平之声,但后来这些人也大都被赛罗的能力所折服。
  而赛罗身旁的梦比优斯在通过了层层历练之后也终于名正言顺地成为了赛罗的贴身侍卫,虽然他已经是公认的骑士,但他自己却并没有以骑士自称。

  现在是夜晚,这两个倍受同伴爱戴的领袖在处理完所有的事物之后正在湖边漫步。
  他们两个只穿着很简单的服装,但这并没有让他们看起来落魄。

  “终于,到这一天了。”
  梦比优斯站在一棵树旁,他用手扶着树干,这一年的历练使得他的左眼下方永远的留下了一道伤疤。

  他看着赛罗,这个曾经心浮气躁的皇子如今已经变得十分可靠,他仅仅只需要站在那里,就可以让那些士兵产生誓死相随的冲动。

  变了很多呢,殿下。

  梦比优斯这样想着,然后他走到赛罗面前,和白天一样单膝下跪,但是这次他却是以左手指尖点地,用右手放在胸前。
  被右手覆盖的地方,正是心脏的所在。

  “抱歉,让你久等了。”
  赛罗取下他一直戴在脖颈上的项链,然后戴在了梦比优斯身上。

  皇族专属的骑士,其身上必须有他所侍奉的那个皇族的一件随身物品,这也是皇族对于骑士的信赖。
  但是,每个皇族,都只能在成年之后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那个骑士。

  “不,”
  梦比优斯抬起头,他脸上的笑容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温和。
  “现在,或许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刻。”

  从今以后,我便可以正式的以骑士的身份伴随你的左右。

  只属于……殿下一个人的骑士。

  “……谢谢。”
  赛罗将梦比优斯拉起,已经高出他一个头的皇子很轻松的就将这位骑士抱在怀中。

  谢谢你,一直都陪伴在我的身边。

  谢谢你,并没有离我而去。

  谢谢你,愿意等待。

  谢谢你……

  被月光照得闪耀的湖面在风的吹拂下泛起层层波浪,两个孤单却又不孤单的人在这里相互治愈着彼此的伤口。

是年,梦比优斯十九岁
赛罗十八岁

.
十二

  光明大陆已经彻底被黑暗所笼罩,沉下去的太阳再也没有出现在这片天空之中。

  “殿下,这是地图。”
  将手中侦测队绘制的图样交给还在工作的人,梦比优斯忍不住开口提醒:

  “记得早点休息。”

  这两年来这个军队不断壮大,在检查完所有队伍的情况之后梦比优斯才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虽然现在已经没有白天黑夜之说了但梦比优斯还是坚持使用以前的作息表。

  “嗯。”

  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署名字之后赛罗站起来,他走到桌前直视着他的骑士,梦比优斯身上的骑士铠甲并不像其他铠甲那样臃肿,反而使这位少年的身形看起来更为修长。

  “刚才我去看过爱迪佐王的遗子了,”
  梦比优斯走到墙边,将上面挂着的大衣取下搭在赛罗的肩上。

  “这位名叫博伊的皇子,即使只有两岁但却不哭也不闹的,是个听话又坚强的好孩子呢。”

  “辛苦你了,小梦。”

  赛罗没来由的一句话倒是让梦比优斯愣了愣,但即使并不知道原因到他却知道这位皇子的意思。
  梦比优斯笑着摇头。

  “并没有,这是我该做的。”

  看着梦比优斯,赛罗突然想起今天他那位名为镜子的军师所说的一句话。

  【首领,您不觉得您太过于依赖那位骑士了吗?】

  啊,我知道啊。
  但是……对于这件事,我好像真的没有办法改正了。

  “呐,殿下,”
  梦比优斯通过打开的窗户看着外面的夜空。
  “好想……再一次看见那个光芒啊。”

  “…………”
  赛罗走到梦比优斯身后,用手搭住他的肩膀。
  “会看见的,绝对。”

  为了你,为了所有信任我的人。

  我绝对会让那个光芒再次重现于此。

.
是年,梦比优斯二十岁
赛罗十九岁

  光之国夺回国家的战斗正式打响

.
十三

.
  荒无人烟的旷地上,阵阵夹杂着粗糙沙粒的黄风吹过。
  带来了沾染着悲哀气息的血腥味。
  天空,却依旧是一片黑暗。

  顺着风来到的方向望去,逐渐出现在眼前的,是越来越多甚至堆积成山的尸体。
  他们,或为光之国的战士,或为身着漆黑铠甲的侵略者。

  但是,不管他们的身份是什么。
  此刻所存在于此的,也不过是一具具再也无法动弹的尸体而已。

  直到现在,都还源源不断的有人死去。

  在战线的最前方,脖颈上的项链在不停甩出优美弧度的红发骑士,哪怕已经浑身浴血,却依旧用剑指着前方。
  剑尖对准的,是那些对他而言是侵略者的家伙们。

  在他的身后,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战友,还在奋战着。
  但是很奇怪,那个平常一直都在他身旁的人,此刻却不见了踪影。
 

  “这条路是错的……”

  年轻的无冕之王错愕地看着前方的悬崖,在地图上那本该是一片平原。
  他挥手让身后的部下们停住。
 

  红发的骑士脸颊上鲜艳的血色,溅在眼旁后居然让人分不清到底是他的眸色更加鲜艳,还是这血色更加惹目。
  骑士握紧了他手中那把精致的刀。

  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个有着皇族血脉的人突然调转马头,银发在空中掠过一道弧线后便再也无处可寻。

  “跟上我!!”
  唯有这一句隐隐带着颤抖的话,还留在原地。

  用手紧紧地握住在手心里的项链,一个拿着剑的骑士和对面黑压压的侵略者们形成了鲜明的人数对比。

  但是红发的人却没有丝毫退却的打算。

  哪怕他现在伤痕累累。
  哪怕他现在孤立无援。

  哪怕……

  这是一场绝对会夺走他性命的战斗。

  “驾!!”

  那个本来已经变得很成熟稳重的人脸上难得的有了如此表现情绪的表情。

  无冕之王远远地将部下们甩在身后。
  他此刻恨不得,这上好的马能有光一般的速度。
 

  “我不会再让你们,向前踏出一步!!”
  一片漆黑的天空下,其实的目光,却是有着能灼伤人的亮光。

  “给我再快一些啊!!混蛋!!!”
  而这个早已成为千万人光芒的人,此刻正是在追寻着,却是那人眼中都是光芒。

.
十四

.
  “我们……胜利了吗?”
  那个身体早已千疮百孔的骑士,直视着将他搂在怀里的人,问着他心中已经确定了答案的问题。
 
  “…………”
  那人沉默不语,被发丝遮住的沾了灰的脸庞上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那死死咬住的牙关却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

  看着对方这样的表情,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几年的骑士自然是知道这位殿下此刻的思绪。
 

  “殿下,又在哭了……”
  “我没有!”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回答,连将这句话说出口的人都在话音落下后盯着那双红眸愣了两秒。
  随后便像是被那个骑士脸上的鲜红刺痛了双眼一般飞快地把视线移开。

  然而搂着梦比优斯手臂的那只手却越发地用力。

  “……那么……”
  红发的骑士费力地抬起手,还染着血的指尖在那布满灰尘的脸上留下艳丽的痕迹。
  “放手吧……殿下。”

  “……你说什么?”
  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在前几秒听到的话语,最后一个为大家指名前进方向的皇室成员在愣了愣后才勉强从牙缝里憋出这几个字。

  “殿下……”
  或许是无奈于这个人的反应,又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红发的骑士嘴角还是那淡淡的笑容。
  “不要停下您的脚步。”

  所以,放手吧。
  所以,前进吧。
  拥有着耀眼光芒的您,是不能在原地停留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发泄情绪一般地吼出这句话,虽然身上沾染了灰尘但是却依旧不能让人忽视的王终于咬着牙转过头面对他的骑士,那双金色的眸中是对眼前人的控诉。
  “我怎么可能……”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
  “……怎么可能……”
 
  天空仍旧是一片黑暗,所有还存活下来的人都抬头仰望,没有人有余暇顾及这两个沉默的人。

  就如同骑士处处为他所侍奉的人着想一般,年轻的、即将成为真正的王的殿下,也不可能抛下他的骑士独自向前。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将会一直相伴到对方老去。

  然而……

  这是一个没有如果的世界。

  “……去吧,殿下。”
  骑士微微抬头,在沉默的那人侧脸上啄下轻轻的一吻。

  一直以来,你的这位骑士可都是有好好的表现啊……
  所以……
 
  最后……就让这位骑士,任性一次吧。

  请离开吧,殿下。

  “……我给你的承诺……”
  年轻的王终于再次开口,他的声音哽咽至极,但是他没有流泪。
  “……一个都没有实现啊!”

  “现在……可以再等一下吗?”
  他抬头,金色的眸目光直指着东边微微泛白的天空。

  至少……

  至少再……

  看看你一直思念的,这片光明啊……

  “……可能,等不了了吧……”

  红发的少年看着那双金眸,那美丽的颜色中夹杂着的,是他所最熟悉的光亮。

  “但是……”

  “……很美……的光呐……”

  骑士闭上双眼,他的嘴角带着微笑,安详地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是赛罗知道,这个人,只能永远地沉睡了。

  再也……不会醒来。

  那片光芒越来越大,最后蔓延到了整片天空。

  年轻的王仰头,银色的短发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痕迹。
  但他却没有睁开双眼。

  周围的欢呼声越来越大,完全的掩盖了,这个人用哽咽的嗓音说出的话语。

  “啊……很美……”

尾声

  我的名字叫做博伊,听说现在是光之国唯一一位皇子。

  现在我正好奇的用手戳着眼前的这把剑。

  好奇怪啊……明明是这么漂亮的两把剑,为什么要把它们埋在土里呢?
  这两把剑的周围总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反正我不喜欢。

  我曾经问过那个人这两把剑的来历,但是他每次都在看着这把剑好久之后又离开。

  哦对了,那个人是现在光之国的王。

  别人都说他很强大,他很睿智,他是所有人崇拜的对象。
  但是,这个王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看着剑露出很悲伤的表情。

  那才是真正的王吧。
  我想。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问我。

  【你想听吗?】
  我点头。

  【即使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

  他仰头,看着天空。
  【这要从我们最开始的初遇说起了……】

————————

  故人留下一把剑,事实上也留下了悲伤。
  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故事可以被人记住多久,但直到所有人都遗忘了,这两把剑也还是记住了他们的故事。

  【很美……的光呐……】

  【啊……很美……】

————————
【the end 12000+字】
 
 

溜了溜了_(•̀ω•́ 」∠)_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