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十章)

时隔多年的更新_(:D)∠)_

第十章
  三方

“其实小梦他啊……在德国的那段时间主修的……”
  佐菲将咖啡放下,然后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
  “………并不是医术哟……”

  “猜得到吗?”
  他自顾自地说着,拉开办公椅坐在上面之后他才看着赛文,一双眼睛弯弯的真的就像是一只已经成精的狐狸。

  赛文摇头,他不用猜,因为这个狐狸一般的队长会告诉他答案。

  “暗杀。”

  如何有效地,在不利于自身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反杀的暗杀。

  正因为这样,在最开始保护东马快斗的时候,即使得知了盗贼团的人很可能和他正面对上却仍旧选择独自一人完成任务。

  正是因为这样,在独自面对那个已经进入家门的那个可能是危险人物的家伙时显得有恃无恐。

  正是因为这样,在长达半年的贴身保护中的那段时间里显得那么镇定自若。

  正是因为这样,在别墅三楼发现了那个古怪的房间时他敢一个人前往调查。

  不是因为自大。
  也不是因为真的信任了某些人。
  而是因为。

  看似是战斗力平凡的梦比优斯,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真正的王牌。

  如果说,你真的认为我还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家伙的话。
  那么……
  ……我会让你用生命的代价来记住——

  曾经的那个梦比优斯,已经确实的,死亡。

2016.11.21——

  “砰——!!”

  枪响的声音在空旷而又安静的三楼显得异常刺耳,有着艳丽颜色的液体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上一秒还用枪指着红发少年的那个人此刻正单膝跪倒在地,他腹部的左侧红色的血花正快速的晕染着伤口周围的衣物布料。
  而原本按照正常发展来讲此刻应该已经死亡的梦比优斯却好好的坐在原地,他的左手上一把精致而又小巧的银色手枪枪口上最后的一缕青烟也散去。

  那双以往都充满了温暖气息的红色双眸此刻却满是疯狂,在黑夜之中这双眸显得尤为可怕。

  梦比优斯的嘴角正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勾着,他用舌头舔掉溅在他嘴唇上的血液。

  “骗~你的——”

  这把银色的手枪一直都藏在梦比优斯左手的衣袖里,利用衣袖在手腕处结束的褶皱,一直都将这把手枪绑在那里。

  那个人在和他战斗的时候先后打掉了他两把武器,然后又夺走一把匕首,本来就黑暗的环境加上这些让这个家伙稍微有些放松警惕,他并没有发现梦比优斯衣袖处的手枪。
  而最后如果没有下面传来的重物落地的声音,梦比优斯也会找到其他的事情来让自己分神。

  刚才的那种场景,是绝对会出现的。

  但是这种时候,才是反击的最好时机。

  “……原来如此……”
  那个人用单手撑地,有些狼狈地站起来,他用手捂着伤口。
  “终于知道战斗中那些有违和感的地方了……”

  他说着,轻描淡写,就仿佛那个伤口并没有在他自己身上一般。

  “诶……观察很敏锐嘛……”
  梦比优斯站起来,他用手撑着身后的栏杆,银色的手枪枪口对准了那个人,两个人的立场此刻调立。
  “但是,你还是输了啊。”

  “哦?这么肯定?”
  那个人挑眉,他的手枪因为刚才的那一下已经离手,现在他的身上并没有其他的武器,但是他并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他制服不了对面的那个小姐。
  “就凭你仅有的那把手枪?”

  “谁说过我只有这一把的?”
  站在月光下的红发少年耸肩,他的语气极为嘲讽。

  “你觉得……”
  那个人看起来似乎恢复了很多,他开始向这边走来。
  “我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吗?”

  “你的想法,”
  梦比优斯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绑在身上的手电筒取下,然后把手柄处最底端的白色底座旋转了一下。
  “……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才对吧。”

  那个手电筒……

  他一直都将梦比优斯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当然也没有错过转动手电筒难以察觉的动作。

  “下次再见吧,先生。”
  将手电筒扔向前方,下一秒梦比优斯翻过栏杆直接从三楼跳下。

  “——如果有下次的话。”

  “呲啦——”
  手电筒手柄处冒出极其细微的白色电流。

  “轰——!!!!”

  原本寂静的三楼阳台,在一阵白光之后燃起熊熊火焰,向四周扩散开来的热浪在一瞬间就追上了还在半空中的梦比优斯。

  将手臂横在脸前将风的对眼睛的压力减小,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只能勉强睁开一只眼睛。
  不过这对梦比优斯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毕竟他也只有一只眼睛的视力。

  握着手枪的手伸向前方,在梦比优斯的正前方是泳池的顶篷,这种顶篷是由钢化玻璃所制成,通常情况下从三楼掉下一个人的话是很难将这个玻璃撞碎的。

  如果直接撞上的话……

  这样想着,梦比优斯扣下扳机。

  “砰——!!”
  “砰——!!”
  “砰——!!”
  在爆炸声之后,手枪的声音显得并没有那么突兀了。

  哪怕是三发子弹。

  子弹在玻璃上留下了三个弹孔之后钻入水面,本来完好的玻璃虽然尚未掉落,但是玻璃身上以三个弹孔为中心所四散开来的裂痕却宣告着它即将完结的使命。

  梦比优斯将双臂交叉放在最前方保护住头部,他并不认为这个已经变成这样的玻璃会是一匹善茬。

  “哗——!!”

  “噗通——”

  已经变得很脆弱的玻璃在再次接受到外来的冲击时彻底破碎,而在打碎了玻璃之后梦比优斯也和所有的玻璃碎片一起落入游泳池中。

22:59 别墅内部——

  “嘀嗒——”

  液体滴落到地面的声音虽然微不足道但却还是可以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可以听到。
  一把明晃晃的小刀直接穿透了银发青年的左手手掌,红色的血液正不断地从刀扎透的地方涌出。

  赛罗用还没有受伤的右手擦掉额头上薄薄的汗珠,他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正前方。

  这家伙……

  那个高层此时已经瘫坐在地上不敢动弹,他颤抖着,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眼中藏不住的喜悦。

  “……白……白大人……”
  他的嘴角慢慢的扬起,但是他的颤抖还是没有停止,勾起的嘴角放在这张脸上倒是显得滑稽又可笑,他将颤抖的手伸向前方。
  “我……”

  “父亲大人说过。”

  在赛罗和这个高层两个人的正前方站着的那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中性的嗓音在空旷的大厅回荡。
  那个人在看了赛罗一眼之后走向坐在地上的那个高层,精致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

  “你还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少年俯下身,用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高层的脸颊。
  “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

  不是承诺,也不是什么誓言,就像是很随意的说出的一句话一般,没有任何的实感。

  “感、感激不尽!白大人!”
  在听到自己的生命有了保障之后那个人明显的松了口气,他没有收回去的手再次向上移动,看起来像是想要抓住这个名为白的少年的衣角。

  “啪——!”

  高层的手在即将碰到衣角的时候被打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白拿在手里的短刀的刀鞘在打击到人体的时候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声响,但即使如此也可以看得出刚才的那一下是打得有多重。

  在感受到疼痛的一瞬间就因为条件反射而把手收回来的那个高层正用另一只手捂着被打的那只手的手背,他现在整个上半身都在向后仰,他在害怕。
  眼前这个并不高大甚至身形纤细的少年,此刻对于他来说却像是猛虎一般的可怕。

  “第一次。”

  白将短刀放回原来的位置,没有任何波动的蓝眸直直地盯着他刚才说要保护的人。
  简洁到让人有些不明所以的话语此刻处于极度恐惧中的高层却听懂了。

  这是你第一次做出这样的行为。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放过你。

  看着白的面孔,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人对他说过的话。

  【首领的身边啊,一直都没有人的存在呢。】
  【陪伴他的,只是冰冷的工具而已。】

  【你说白?】

  啊,他忘了。
  这个看起来跟平常人没有什么不同的少年只是首领身边唯一一个活着的工具罢了,一个所有的行为都以首领的话语为准则的,工具。

  【那只是一个首领用起来觉得特别顺手的杀人工具而已。】

  “……我……”
  想到杀人工具这个名词之后高层看白的目光突然多了几分闪躲。

  “唰——”

  这个高层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把带着血迹的小刀就贴着他的脸颊飞过,因为高速移动而从小刀上滑落的血珠溅在了他的脸上。
  小刀最终扎进了高层身后不远处的地面里。

  “喂!你们……”
  赛罗甩掉左手上的血珠,血液落在地上划出一道弧线,虽然伤口处还是有血液在流出,但赛罗还是认为这样可以稍微减少一些他心中烦躁的感觉。

  梦比优斯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在整栋别墅都失去光亮的情况下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赶来的话,那也就是说他也在某个地方被缠住脱不了身。

  最开始出现的那个穿着风衣的家伙应该就是盗贼团的人,而他本来也是准备按照原定计划拖住他直到警备队的人赶来。
  但是就在他和那个人对上后不久,这个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白发家伙突然就出现在了离两个人很近的地方,然后在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不分敌友就进行攻击。

  自己的角度可以更加清楚的看见这个家伙的动作,所以在他攻击的时候用手挡住了小刀。

  而那个盗贼团的人在被攻击的时候角度很不利,虽然后面利用吊灯砸到地面时的灰尘逃跑了,再怎么也应该是被伤到了的。

  当他回过神来之后,盗贼团的那个家伙已经不见了踪影,而这个应该是叫做白的少年却站在了他的对面。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是赛罗却是听见了那个高层叫那个少年为“白大人”。
  他们认识?

  不,绝对不只是认识这么简单的事情。

  在听到赛罗的声音之后,白将头转向这边,一直都戒备着的赛罗他有动作的那一刻就摆好了战斗姿势。
  但是白却并没有任何动作,他就像是没有看到赛罗准备攻击的动作一样。

  “现在你不是敌人,所以不能说。”
  白向后退一步两只手放在身前,左手搭在右手上,然后他向赛罗鞠了一个45度的躬。

  “喂等……你这是在打什么算盘?!”
   被这个敌人突如其来的语言和行为搞得有点蒙逼的赛罗也向后退一步,他很不明白现在所发生的事情。

  好好的敌人突然对着对手鞠躬干嘛?还有什么叫做“不是敌人”?
  他们这种情况还算不上是敌对的?

  “书上说过,在做错了事情之后道歉的话应该先向对方鞠躬,”
  少年直起身来,虽然还是那副不变的表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赛罗似乎从他的眼里看见了一种名为“认真”的东西。
  “我们并不是敌人,但是我却对你攻击伤到了你,这是我的不对,所以要向你道歉。”

  “喂!这个也……”

  “而且父亲大人说过,”
  白似乎没有让赛罗说话的打算,他打断了赛罗剩下的话语。
  “不能让不是敌人的人知道我和所有同伴的身份,所以不能告诉你。”

  …………
  ………………
  这究竟是何等神奇的脑回路啊喂!

  “轰——!!”

  上方传来了一声巨响,听声音应该是一起小型爆炸,爆炸所带来的震动传播到了大厅。

  小梦?!

  第一时间想到还在楼上的好友,赛罗转过头看着通向楼上的楼梯,拼命忍住了冲到上面去看看好友有没有出事的冲动。

  “白大人!”

  在听到了那个高层有些惊恐的声音之后赛罗才回头,但是……
  刚才那个少年站着的地方此刻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赛罗皱起眉头。

  那家伙……到底……

23:05  泳池——

  “咳、咳咳……”

  梦比优斯正趴在泳池的边缘,他腰部以下的地方都泡在水里,已经破烂不堪的裙摆在水中沉浮,从岸上一直蜿蜒顺着池壁流到水中的血被晕染开,逐渐地渗透进裙摆。
  梦比优斯两只手的手臂上都是大大小小的被利器划开的伤口,有些伤口上还扎着沾满了血液的玻璃碎片。

  “……呵,该说我运气好吗?”

  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梦比优斯开始清理伤口里的杂物,抜除了玻璃之后会导致伤口大量失血,所以他暂时不打算清理这些玻璃。

  “这个泳池居然是有深水区,而我又刚好掉在了深水处……”

  三楼的那个阳台还是有着挥之不去的灰黑色烟雾,但是梦比优斯在抬头看了一眼之后就又收回了视线。
  即使看不清具体的情况,但是他却明白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反应速度可真快啊………

  梦比优斯想道。

  那个人在他开枪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并且避开了要害,而后来在爆炸的前一秒也从那里逃到了其他的地方。
  这是一个训练十分有素的人,比那些保镖的身手好了不只是三五倍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段中出现在这里?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直觉告诉梦比优斯,这个人并不是他一直所追逐的盗贼团的人,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和盗贼团的那些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如果说盗贼团的人是某种不知名的复杂情绪中夹杂着杀意的话,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赤裸裸的杀意。

  很危险。

  现在的情形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盗贼团盯上,别墅内部的死亡,身份不明的强者……
  这个别墅里……到底有什么?

  梦比优斯现在已经站到了岸上,刚才在关键时刻扭转了局面的那把银色手枪已经沉在了游泳池的底部,他并没有将手枪捞起来的打算。

  本来就没有剩下多少体力了再跳进这么深的泳池里捞一把小小的手枪……
  会挂掉的吧?

  窗户上的烟雾越来越淡,而梦比优斯也用从裙子上撕下来的布条将手臂上一些伤口包好。
  虽然现在还不能处理那些扎着玻璃碎片的伤口,但是其他的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的。

  “呜哇——!”

  梦比优斯在包好了之后抬脚准备向别墅那边走去,但是他刚刚迈出第一步就被在战斗中被扯坏的衣服下摆绊住,然后失去平衡。

  如果说旁边没有这个游泳池的扶手的话估计他还要再摔一跤。

  在稳定住重心之后梦比优斯默默地低头看着自己那拖沓的裙摆,在看了一会儿过后他默默地弯下腰,两只手分别抓住裙摆上一个破洞的两边,然后用力。

  “嗤啦——”

  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布料在受到了这样的力之后彻底崩离,在有了大缺口之后就更容易撕开。

  我说过今天你绝对会被撕掉的。

  本来快要到达脚腕的长裙现在被撕得只到了大腿中央,而他身上其他多余的布料也全都背扯掉,背部和手臂上的更是被弄得只剩下了一些残渣。

  要怪就怪设计你的人为什么把你设计得这么复杂吧。

  在撕完之后梦比优斯看着地上的这些布料,想着要不要放把火毁尸灭迹一下,不过在这种全身都湿透了哪怕带着打火机火柴之类的东西估计也已经不能用了。

  因此决定不去管地上那些东西之后他走向别墅,至于脚上的高跟鞋……
  在看了看凹凸不平有着许多碎石子和玻璃渣的地面,他想还是高跟鞋看着亲切些。

  不知道赛罗现在怎么样了……

  以他的实力对上盗贼团的人的话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哪怕是受伤了也不会是什么会有生命危险的那种才对。
  但是如果对手和刚才的那个人是一个级别的……

  “……希望没事……”

  说着,梦比优斯向大门的方向跑起来,但是在跑了几步之后又再次摔倒。
  哪怕是质量再好的高跟鞋鞋跟的部分也是很脆弱的,又在刚才经历了哪种高强度的战斗,所以……

  这双高跟鞋用鞋跟崩坏的方式来告诉了它的主人其实自己已经坏掉了的事实。

  “混蛋……”

  梦比优斯坐在地上,刚才他在摔倒之前调整了姿势才没有让手臂接触到地面,不然这双手估计也已经废了,但是用背部着地的方式真的不是一般的疼……
  将坏掉的高跟鞋从脚上脱下来放在身旁,对着自己手上扎着的玻璃碎片梦比优斯再次犯难。

  拔还是不拔,这确实是个问题。

  不对啊现在我不是应该去看看赛罗到底怎么样了吗?!
  万一真的死了该怎么办?!

  虽然按照原定的计划现在前辈们应该已经到了但是果然还是很在意啊!!!

  “滋——”

  梦比优斯的耳边响起了类似于通讯被干扰之后才会有的噪音,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他下意识地将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什么都没有。

  “……小梦,听……听得到吗?”
  这个声音是……

  梦比优斯的表情看上去是松了口气,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耳饰。

  “啊,听得到,”
  从地上站起来,他说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的名字。
  “赛罗。”

  “听声音你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这边嘶……喂死芋头你会不会包扎啊!轻点懂吗!!”
  赛罗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嘈杂,看起来前辈们已经赶到了。

  “这个居然是通讯器啊……”
  梦比优斯用手轻轻地扯了扯耳饰,怎么没有人告诉他呢……

  “啊,我也是才知道的。”
  赛罗听到了梦比优斯刚才的话,看起来他那边现在也已经调整过来了,听见赛罗这个语气梦比优斯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他现在是一张怎样的臭脸。

  “盗贼团的人抓到了吗?”
  梦比优斯问道。

  “…………”
  通讯器那头的人沉默,虽然对方没有说话但是他想他已经知道了结局,他叹了口气。

  “嘛,总之高层是保住了吧。”
  梦比优斯知道自家好友的性子,如果说连今晚的根本目的都没有完成的话他现在一定是暴躁如雷的。

  “保倒是保住了……但是,”
  赛罗说着,他有想起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在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被盘问的高层之后才接着说。
  “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

  “预料之外?”
  是刚才的那个人?

  不,不对。
  刚才那个人一直都和自己在同一个地方,不太可能会是他。

  难道……他有同伴?

  “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打断了战斗,我连盗贼团那家伙的脸都没看清就被他溜走了,”
  赛罗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咬牙切齿和莫名其妙。
  “不过这回赛文那个老头算是算对了,对方确实只有一个人。”

  “怎么回事?”
  在刚才遇到了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家伙之后,梦比优斯也并没有多惊讶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

  “我怎么知道!”
  赛罗直接将他的耳钉拔下来放到面前开吼。
  “话说小梦刚才你又在哪里啊?那个爆炸是你弄出来的吧!”

  “我也在努力啊好吗!”
  梦比优斯也将耳饰取下举得远远的,赛罗的大嗓门真心受不了,他用手揉了揉因为扯得太用力而有些发痛的耳垂,他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到底干了些什么。

  三楼的那个房间……
  还是现在先说出来好些。

  “赛罗,等会儿弄完了之后到……”
  他将耳饰放到嘴边,视线扫描着四周看看在这些碎石和玻璃之间有没有一条可以安全出去的路,但是,在他的视线看到这栋别墅的后方之后,他顿住了。

  “到哪里?喂!小梦?!”
  在另一边等了半天却迟迟没有等来后文的赛罗有些不耐烦了,他开始催促。

  “不…………”
  梦比优斯向前走了两步,他在深呼吸一口之后不再顾虑地上的碎渣直接迈开腿想着别墅后方跑去,脆弱的脚底被地上尖锐的东西刺破流血,但是梦比优斯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反而是加快了步伐。

  “你们先到三楼,仔细盘查一下右侧的所有房间,剩下的我回总部之后再说。”
  说完,梦比优斯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掐断了通讯,他再次将耳饰戴好。

  他看着前方,眼中的情绪复杂至极。
  虽然想过这种可能性,但是……

  梦比优斯将手伸向大腿处,在失去了裙摆的遮挡之后绑在大腿上的武器一目了然,他拿起一把小刀。

  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将手臂横在胸前,保持了这个姿势几秒后,梦比优斯直接把扎在手臂中的那些玻璃碎片拔出,在失去了阻挡之后血液从断裂的血管出流出,整个手臂都开始被染红。
  但是红发的少年好像并不在意一样。

  他想起了刚才所看到的,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他可以确定。

  为什么会是你在这里?阿柏?

——————

  别墅顶部的风有些强烈,但还不至于让人睁不开眼,如果习惯这种强风的话,在夏天里,这里事实上是一个避暑圣地。

  白发的少年用手用一只手撑在屋顶种植的一棵树上,被扎起的白色长发在风中飘扬着,漂亮的蓝眸倒映出了下方的景色,但是这双蓝眸集却并没有任何属于主人的情绪。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蓝色的眸微微的向后转动。

  “果然在这里呢,”
  有些轻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白。”

  名为白的少年转身,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衣角有些烧焦,左腹处正留着血的男人。

  “晚安,”
  将右手放在左胸处,白像是没有看到对面的那个人的惨状一样。
  “美菲拉斯先生。”

【第十章•三方 end 8200+字】

小剧场:

小f:好的,我们的原创人物君最终还是出来了,顺便还带来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人——美菲拉斯先生!(鼓掌鼓掌)

白:…………大家好。
美菲拉斯:大家晚上好~

小f:咳,为了让大家了解一下新增人物的人设以及……接下来的剧情走向,所以特意安排了这个访谈。(心疼的摸摸自己)
小f:所以接下来将会是回答问题的模式,你们两个,谁先来?

白:……请务必让美菲拉斯先生先上。(喝茶)
美菲拉斯:……小鬼这么狠?别忘了我可是你上司。

白:暂时的而已,更何况虽然你是我上司,但是我的权限可是比你高很多啊美菲拉斯先生。
美菲拉斯:其实如果你不说话的话还是很可爱的。
白:那可真是多谢美菲拉斯先生的看好和称赞了。

小f:打住!!再这样下去你们可是会给读者朋友们一种“你们原来是cp”的感觉的!打住打住!
小f:美菲拉斯你还是更适合和初代相爱相杀,和这个原创人物配cp作者我可是会被读者朋友们骂死的!

美菲拉斯:你死就死关我什么事。
美菲拉斯:更何况我的身心都是效忠皇帝大人的,怎么可能去和别人搞cp。
白:……我在文里可只有友情线可以走。(喝茶)

小f:那方便跟我透露一下是和谁吗?

白:我记得……是两个小孩子,叫艾克斯和大空大地。
美菲拉斯:(摊手)我可是一条线都没有呢。

美菲拉斯:作者你给我个解释?顺便一提对于一出场就挂彩这件事我可是很不爽啊。
小f:……啊哈哈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计较这些啦(≧▽≦)

美菲拉斯:……嗯(思考ing)
美菲拉斯:……那看在你给我安排的身份这么特殊的份上,就先放过你。

小f:(松口气)谢大人不杀之恩!
小f:那么继续提问环节。

小f:之前我也提到过关于角色便当的问题,那么请问二位自认为可以活到什么时候呢?

美菲拉斯:第三部中旬之前是可以肯定我能活着的,至于后面嘛……就不知道了。
白:……以我的身份来说的话,可能也是第三部中旬之后吧。
小f:哇哦,都活得挺久的啊。

美菲拉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小f:那么白同学,既然已经确定和艾克斯还有大地是友情路线,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两个小孩在第三部中旬之前都是安全的?
白:我会拼尽全力保证他们的安全。

小f:嗯。

小f:那么最后,请两位各来做一个剧透如何?要隐晦的哦(´-ω-`)

美菲拉斯:当然没问题,我可是看过剧本的男人。
白:……我这边应该没什么是能在现在剧透的吧?

小f:什么都可以啦,快点。

美菲拉斯:那我先来好了。

美菲拉斯:朋友们,知道蝴蝶效应吗?(神秘)

白:美菲拉斯先生你这个剧透也太大了。

美菲拉斯:这又没什么关系,反正现在肯定没有人能看得懂这个提示(摊手)

小f:……那倒也是,那么白,该你喽。

白:……(叹气)

白:eadlod;Q×3 ,x+2;H×3 ,x—3

小f:白同学你这个剧透才大吧!!

白:这么抽象应该没人看得懂。(摊手)

小f:……但愿吧-_-||

小f:好的,今天的小剧场就这样了!有缘下次再聊!(挥手)

希望没有人看得懂这个剧透_(•̀ω•́ 」∠)_
溜了溜了

评论(1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