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七章)


相处

2013.6.13——

  “决定了吗?”
  那个一直都温和的青年现在的表情难以形容。
  “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

  “……不用了……”
  走在长椅上的人抬起头,他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感到心疼。
  “……这样……就可以了。”

————————————————————

2016.5.24 08:30 警备队总部——

  “长期任务?”
  梦比优斯接过他家队长递过来的文件。
  “我记得我原本并不是这个任务啊……” 

  “临时决定的,你之前的任务由艾斯去做。”
  站在佐菲身旁的艾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翻了一个白眼,“毕竟我们之中貌似只有你符合对方要求的条件。”

  “哈?到底是怎么回事?”
  向来精明的梦比优斯此刻也蒙了,“对方?这次的任务是保护指定的人物吗?”

  “嘛……也可以这么说吧。”
  佐菲的语气听起来很随意。
  “总之到了目的地之后那个人会自己和你解释的。”

  “那,之所以只有我符合要求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会医术吗?”
  梦比优斯找到重点,“这次的任务很危险?”

  “与其说危险……倒不如说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佐菲指指正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的泰罗。
  “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服他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啊……

  梦比优斯别过脸,他的额头上是一整排的黑线。

  “果然还是让我去吧!”
  泰罗站起来,他看起来是真的坐不住了,长期贴身保护什么的我家小梦这么可爱万一对方是个怪蜀黍想要对小梦意图不轨怎么办想想都觉得可怕啊好么?!

  “尼桑——”
  梦比优斯将手并做刀状然后对着泰罗的头敲下。
  “还记得上次回来之后我们说了些什么吗?”

  本来上次去游乐园是打算好好的和自家尼桑谈谈的,但是没想到居然碰到了那样的事情真是流年不利,后来处理完后事之后人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简直心塞。
  最后是他特意跑到他家尼桑门前蹲点堵人谈心这件事他会说出来吗?

  梦比优斯:呵呵→_→

  “……记得。”
  泰罗被梦比优斯按住双肩给弄回了沙发上坐着,“但是万一……”

  “没有万一,”
  梦比优斯单手叉腰笑得很是邪气,另一只手则伸出食指按住了泰罗的嘴,“既然还记得说过什么那就听我的。”

  “…………”
  在看着梦比优斯的双眼晌久之后泰罗无奈地点头。

  泰罗内心:小梦你真的和赛罗那个小子学坏了……果然青梅竹马什么的最讨厌了_(:з」∠)_

  “谢谢。”
  梦比优斯在得到肯定之后抱住坐在沙发上的人,“我会尽快回来的。”

  这明明只是兄弟吧……
  在心中这样想着的艾斯默默地戴上了放在桌上的墨镜。

  “滴——,滴——”

  从窗户那边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佐菲将原本放在一旁的一个旅行包扔给梦比优斯。

  “时间来不及所以东西就先帮你收拾好了,银行卡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佐菲再次露出那个狐狸一般的笑容,“接下来你马上就要直接飞到鹿儿岛那边去进行生物考察,好好的和那个生物研究者相处吧。”

  “听队长的语气……”
  梦比优斯把包抱在怀里,“你认识那个人吗?”

  “连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认识。”
  佐菲十指交叉放在下巴那里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只是一个老同学的学生而已,听说人品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自己被卖掉了的感觉……
  抱着背包嘴角抽搐着的梦比优斯这样想着。

08:40——

  在安排好了之后的事情后梦比优斯走出了警备队的大门,空旷的公路上停着的唯一一辆黑色轿车显得特别显眼。
  司机一直都站在车外,在看见他出来了之后微微鞠躬然后将车门打开。

  还真是不一般的待遇啊……
  梦比优斯向被打开的车门那边走去,在看清了里面做着的那个人之后他有愣在原地。

  “你……”

  没想到居然还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里啊。

  梦比优斯皱眉,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最后直接冲到了车里。
  面前的蓝发青年还是那般爽朗的笑容。
  “又见面了呐,小梦!”

09:00——

  在大概半个月前那个名为阿柏的青年离开了他家之后就再也没露过面,之后他也动用自己的权限去清查了一番他的底细,但是无论从什么方向来看那个青年都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而已。
  完美无缺的档案,但又不是另一种没有任何瑕疵的。

  这个人的档案当中确确实实的有着不少的污点,但是相对于其他的人所伪造出来的没有任何污点假到不能更假的档案来说又显得特别真实。
  甚至那个人在东京这一带所发生过的事情他都去那些地方验证过。

  ……每一件都完全吻合……

  呵,真没想到他们的本事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但是……

  “在想什么呢?”
  一只修长的手在梦比优斯的眼前晃动着,在看到从上车开始之后就一直在走神的人思绪终于回来了之后青年才收回了自己的手。

  “没什么,只是……”
  梦比优斯的手肘撑在窗框的底部用手拖着下巴,他微微地眯起双眼,就像是一只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随时可以发起进攻的食肉动物一样。
  然而他的语气却是与表面完全不符的轻松,“难得可以到外面去放松一下,有些兴奋而已。”

  “喂喂,”
  青年的表情在听到少年的那句话之后变得有些哭笑不得,“我们可不是去玩的啊……”

  “有什么关系。”
  梦比优斯收回手将窗户关上,被贴上了黑色塑料的窗户倒映出了车内的场景,然后他又将视线转向前方。
  “反正和警备队里面那些累得要死的任务比起来要好的多。”

  前排的位置和后座被普通车辆不会有的配置隔开,他们和司机根本就看不到对方。
  梦比优斯再次将视线移开,估计连声音都是被隔绝了的。

  “小孩子才会有这种想法吧。”
  青年将双手背到脑后,然后他成功的看到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有炸毛趋势的一只少年。

  “都说……”
  梦比优斯直接向青年那边扑去,没有任何防备的青年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弄得倒在了座椅上,而扑倒青年的人就顺势地骑在了青年的身上。
  “……我不是小孩子了!”

  “……小梦?”
  目前的情况让青年的大脑有些运转不过来,当他再次回过神时看到的就是少年放大的脸。
  梦比优斯揪着青年的衣领然后俯下身,两个人此时的距离最多只有五厘米。

  虽然早就知道了眼前的人皮相很好,但在如此近的距离看又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个银发紫眸的混蛋曾经说过,当被一双红色的眸注视着是一种可以让人在一瞬间就就陷入深渊的感觉,当时他觉得这只是一种可笑的想法,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可以理解那个人的在说出那番话时的感觉了。
  酒红色的眸,真的有种让人陷入深渊的魔力。

  多年后希卡利再次回想起来,他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一步步沦陷的吧。

  “小梦,”青年鬼使神差般的就用手摸上了少年的脸颊。
  “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睛的颜色很美?”

  “…………”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少年沉默了一下,随后再次勾起嘴角,“有很多啊,怎么了?”

  “……没……”
  青年似乎也意识到刚才自己言语的失礼,默然地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

  “没什么。”
  梦比优斯再次坐回到了他原先的位置,他不在意似的摆摆手,“再说刚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看对方没有了再继续谈话的心思,青年也自然地不再说话,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翻开他之前没有看完的书。
  透过窗户上的倒影看到青年一举一动之后的少年默然地移开视线,然后他闭上双眼。

  早就被毁掉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再来被别人称赞。

  更何况,你的称赞……
  ……才是我最不想要的。

11:25——

  “居然是海边别墅啊……”
  梦比优斯双手环胸看着眼前的建筑,“看不出来你这个研究员还蛮有钱的,”
  “啊也对,没钱的话也不会在租了一套房子之后又搬到这里来住。”

  “这里没人住不需要用水电之类的根本就用不了多少钱好吗。”
  青年小声地反驳着。

  “那我们需要在这里呆多长的时间?”
  梦比优斯转过身去背对着青年,他正在观察着这周围的地形。
  “嗯……时间要视情况而定。”
  他将其中一个背包拉到前面在里面摸索,然后拿出了一串钥匙,找到正确的钥匙将大门打开之后回头,“先进来,外面还是有些冷吧。”

  “嗯。”
  梦比优斯隔着衣服搓搓他的手臂收回一直观察着周围的目光,“是有点冷。”

  基本上都是平地啊……

12:30——

  “这里可以吃的东西居然已经少到只剩下方便面和速冻食品了吗?”
  在打开冰箱的那一瞬间梦比优斯表示他其实是崩溃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还要住人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因为平时都没人住嘛……”
  在一旁整理杂物的青年将一摞书放到桌上,“我说小梦你好歹帮一下忙吧……”

  “拒绝。”
  梦比优斯最终选择拿起两袋水饺走向厨房,毕竟这个和方便面那种东西比起来还是要有营养一些。
  “我可不知道贴身保镖还要帮忙做家务这个定律啊。”

  “……诶……”
  在看到梦比优斯将手搭上厨房的门把手上之后青年像是想起了什么。
  “喂等等!厨房……”

  “不听。”
少年直接闭着眼睛打开了厨房的门然后走进去,被留在外面的青年默默地用手捂住了耳朵。

  三、二、一。

  “这些东西是什么啊?!!!”

  知道里面有什么的青年心虚地将视线移到旁边,上次走之前放了一些生物实验材料,估计现在已经烂得不能更烂了吧……

  “砰——!”
  “阿柏!!!!!!”

  红发的少年站在厨房的门前将速冻饺子扔向青年。

13:18——

  “结果还是只能饿着肚子出来买东西啊……”
  阿柏摸了摸已经开始向他抗议的肚子在心中叹气,自己怎么就来招惹这个小祖宗了?

  “那还不是你的错么。”
  梦比优斯走在前面,说实话其实他也觉得有些饿了。

  “喂喂……明明是你把速冻食品乱扔结果导致它破掉了好吗?”
  青年在后面反驳,然后毫无意外地收到了来自于少年的白眼。

  青年举手做投降状。
  好好好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14:01——

  “上次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吃啊……”
  梦比优斯举着叉子有些诡异地盯着在他对面被洗劫一空的盘子,又转过视线看了看还在不停和食物奋斗的青年,最后他看向自己面前才吃了一半的牛排。
  “……按照医学的角度来说你不应该这么瘦才对吧……”

  “所以说……”
  青年将口中的饭粒咽下举着筷子一脸的认真,“有些人真的是怎么吃也吃不胖啊。”

  “…………”
  在想起自己某个青梅竹马也是同样大的食量但却还是看起来很瘦之后,梦比优斯默了。

  梦比优斯:事实上我觉得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世界有多么不公平了。

14:40——

  “接下来干什么?”
  在散步了二十几分钟消食之后梦比优斯坐在一条长椅上正无所事事地用手机刷着今天的新闻。

  “买明天考察要用的材料……吧……”
  青年摸着下巴,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开始打量四周。

  “语气助词给我去掉。”
  在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之后梦比优斯关掉手机,“那分开行动,我去买明天要用到的食材,想吃什么?”

  “…………”
  在他身后的青年迟疑了一下,然后用期待的目光盯着眼前的人,“法式泡芙可以吗?”

  “你可以选择饿死。”
  梦比优斯从侧面拒绝了这个要求。

17:23——

  梦比优斯正站在约定好的地方用手机看着时间。
  已经快要半个小时了怎么还不来,这是多没有时间观念啊……

  “喂!小梦!
  ”青年的声音在身后较远的地方响起,青年正驾驶着一辆轿车在向他招手。

  “你……”
  梦比优斯看着这辆车,有些疑惑地说道:“你已经回别墅一趟了?”

  “嗯。”
  青年从车内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
  “买完东西看时间还早就干脆先回去一趟了,本来以为时间来得及的……抱歉啊小梦。”

  “没什么。”
  这种破绽百出的说辞梦比优斯也懒得拆穿,将买好的食材丢到了车的后备箱里然后上了车的后座。

  “就这么不想在我旁边吗?”
  在看到少年坐在了离自己最远的位置之后青年无奈的把门关上。

  “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梦比优斯看着车外来往的行人,然后又看看正担当司机一职的青年,最后他的目光定在某处。

  “一直没发现呢,”
  梦比优斯趴在副驾驶座位的顶端从上方看着青年,他伸手摸向这个人的耳垂。
  “阿柏你居然有耳洞。”

  “啊,这个啊……为了保留每个研究者的基本信息,所以我们那个研究室里的人都戴着这个东西,”青年指着耳钉,“这算得上是一种定位装置吧。”

  “普通的研究所会给成员配置这种东西吗?”
  梦比优斯收回了在青年耳垂上作乱的手,他微微地眯起双眼。

  “那普通的研究人员会有别墅实地考察或者说有保镖之类的优待吗?”
  青年轻松的接过了少年的话。

19:21——

  “做饭不会但总会洗碗吧,”
  梦比优斯无视掉青年那带着恳求的眼神指着厨房,“不行,做饭的时候你可一点忙都没有帮。”

  “小梦……”
  青年双手合十放在脸前,“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嘛……”

  “不行就是不行。”
  他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拿在手里的围裙直接丢到青年的身上,“你也是时候该学会怎么独立生活了啊地位特殊的研究人员。”

  “……其实两个人完成事情的效率不是更好……”
  本来还想再争取一下人权的青年在话说到一半之后被少年的一个眼刀飘得闭了嘴。

21:11——

  用毛巾将镜子上的水珠擦干,梦比优斯打开电吹风。
  看着镜子中他自己的脸,他伸手将鼻尖上的水珠给擦掉。

  这种浓浓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21.34——

  “我说,你这样有意思吗?”
  梦比优斯取下耳塞,回荡在空气中的优雅的音乐瞬间传入耳内。

  在阳台上的青年正一个人和着音乐跳着华尔兹,本来这种需要两个人的舞步在少了另一个人之后再跳会显得有些滑稽,但是看着青年的舞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研究者也是需要社交的嘛,”
  一曲终了,在下一首音乐响起之前青年走到阳台的一边,“所学的事物哪怕再精,长久不练的话也是会生疏的。”

  音乐再次响起,但是青年却走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少年的面前,他单膝下跪将手伸向少年。
  “一起?”

  “好啊。”
  梦比优斯和上书本,将手搭在青年的手上。
  “但是,我只会男步哟。”

  “诶,真巧,”
  拉住梦比优斯的那只手突然发力,将在椅子上的少年拉到自己面前,然后就着音乐跳起男步。
  “刚好我也不会女步呢。”

  “…………”
  梦比优斯在沉默了一下之后直接抬脚对着青年的脚背狠狠地踩了上去。
  青年到刚才为止还保持得完美的笑容在这一瞬间破裂。

  “小梦——”

  “这叫条件反射,”少年毫不掩饰自己脸上得意的表情
  “帮你科普一下我们这种行业的日常,不用谢我。”

  “…………”
  青年看着他已经被踩得面目全非的鞋子,又抬头看着造成这种情况的始作俑者。
  “不就是女步吗?至于这么狠?”

  “抱歉啊,你这鞋子太脆了我没想到它会这么不经踩。”
  少年无奈地耸肩,然后背对青年向屋内走去。

  “你说你这小孩脾气到底是跟谁学的啊……”
  青年看着少年的背影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都说不是小孩子了。”
  “……好好好你不是我是成了吧?”

  “……我发现,人真的不可貌相,”
  已经走到客厅里的梦比优斯,从里面锁上了落地窗之后冲青年挑衅一笑。

  “至少你不说话没人会知道你这么欠扁。”

23:20——

  “小梦,”
  一直以来都是温和的青年此刻看起来有些恐怖,也是,无论是谁被关在阳台上一个多小时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的。
  “等会如果是我自己想办法进来的话绝对不会放过你,不听话的小孩是需要大人好好管教的啊。”

  “前提是你能进来。”
  躺在沙发上看书的梦比优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他并不认为这个已经当了一整天温和的研究人员的家伙,并且以后还要继续扮演这个角色的家伙会拿出真本事和他来一场。
  在这样想的下一秒,梦比优斯翻页的动作顿住了。

  他看着阳台上正想方设法打开锁的青年,把翻开的书搭在自己的脸上。
  拥有着完美无缺的档案,扮演着一个没有丝毫破绽的研究人员。

  该说不愧是那个组织的家伙么。

  但是……
  将书放到一边,梦比优斯站起来向青年那边走去,然后他将锁打开。

  “呐,阿柏。”

  少年那没有什么感情起伏的声音让正准备教训他一顿的青年停住。

  “怎么了?”

  少年抬起头,他的目光并不如同白天一般的温和,在月光的照射下,青年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他看似冷淡的目光中隐藏着的疯狂。

  哪怕你隐藏得再好……

  “你,是谁。”
  少年用温和的嗓音说出了没有任何感情起伏的话语,他直视着青年的眼睛。

  “……一个算不上上是多普通的生物研究者而已。”
  青年的目光没有闪躲,他很自然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是吗。”
  梦比优斯向前拉住青年的手,然后猛地伸手掐住青年的脖颈将他按倒在地。

  “嘶……”
  背部毫不留情地撞到地板的痛即使是成年人也有些受不了,但是梦比优斯此刻并没有去理会这些的意思。

  “当我会信吗?”
  梦比优斯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早就露出马脚了还真以为可以一世太平吗?!”

【第七章 相处•end 6000+字】

后记:原本的八千字在修改以后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点了好绝望_(:з」∠)_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