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六章)

邻居
开始之前我还是决定废话两句→_→

在正文之前出现的那一小段很多时候就是主线剧情,请务必注意时间线
例如序章中的时间线是2012年,第一章的1966和主线没有关系,那只是那一章的内容

但是上一章中的2006年却是主线剧情
所以各位看文的亲们不要因为时间不怎么显眼就跳过去哟

2007.5.16 23:25——

  已经,过去半年。
  从那里逃出来之后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

  “呐,”眺望着天空的少年回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
  “嗯。”
  他身后的人抱住他,将脸颊埋在他的颈侧。
  “一直。”

  一直到永远。

2016.5.16——

  他收回一直眺望着天空的目光,转身离去。
  “骗子。”

————————————————————

2016.5.16 22:12——

  在虫子出现之后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
  在最开始的震惊之后梦比优斯思考了很多的可能性,最后他还是决定将这种事情规划为夏天蚊虫多的正常现象。
  毕竟不能任何事情都大惊小怪的,虽然是没有见过的虫子。

  果然最近还是被盗贼团的事情弄得有些神经敏感了。

  梦比优斯用手揉揉太阳穴,他觉得他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干脆等会就不吃晚饭直接洗了澡就睡吧。

  “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们。”
  在电梯外传来了一个青年的声音,因为被电梯门隔住所以听得不太真切。
  “那么就麻烦你们了。”

  这个声音……

  我记得这层楼的住户应该只有我一个才对啊……

  “唰——”

  电梯门打开,中间没有任何阻挡物的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
  在看清了眼前的人的脸之后梦比优斯的瞳孔微缩,然后他露出微笑。
  “好久不见了,阿柏。”

  “诶……”
  眼前的青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我记得你是……”

  “嗯,没想到还能再见面呢。”
  梦比优斯向阿柏走去,在走的过程中他把手放到了上衣口袋里。

  “我也觉得。”
  阿柏的左脚微微的向后移动,“你住在这里吗?”

  “算得上是吧。”
  梦比优斯在离阿柏还有两步距离的地方停下,他看着眼前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的青年。
  “那阿柏又是为什么在这里呢?”

  “这个啊……”
  青年摸头,同样将一只手插到上衣口袋里。
  “事实上我才来东京不久,最开始本来是不打算在这里长留的,但是最近因为一些事情脱不开身,在看到网上的房屋出租的广告之后觉得环境挺不错的,所以就搬来了。”

  “我也觉得这里的环境挺好的。”
  梦比优斯将手从口袋中拿出,一串钥匙正在他的手里。
  “那这么说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请多指教。”

  “我才该这样说吧。”
  阿柏不好意思地用手擦了擦鼻底。
  “请多多指教!”

  “那现在已经很晚了。”
  梦比优斯用钥匙打开房门,“有什么话我们之后再说好了。”

  “那个……”
  阿柏在梦比优斯进门之前叫住他。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22:20——

  “啊……活过来了……”
  阿柏手捧着一杯热饮坐在红色的沙发上。
  “小梦你果然是个大好人!”

  “你对好人的定义还真是轻率啊……”
  梦比优斯将一盘饼干放到阿柏面前。
  “没想到你居然会把家里的钥匙丢了。”

  “开锁的人要明天才能到,我钱包银行卡什么的都在家里,我还在想今晚是不是要就这样睡在走廊了……”
  阿柏拍拍胸口,“多亏遇见小梦,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说的。”
  梦比优斯向厨房走去,结果到头来还是要做完饭。
  “先看电视吧,WIFI密码的话在电视左上角的那个标签上的。”

  “我觉得我还是来帮……”

  “不用了,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梦比优斯在厨房中直接拒绝了阿柏,“你是客人,哪有主人让客人自己动手的。”

  “但是……”
  阿柏看起来想说什么,但最后他还是坐回了沙发上。

  “在晚饭做好之前就请你先在客厅里好好的享受吧。”
  梦比优斯用一根细绳将有些长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一小撮,然后将外套挂在门后的挂钩上,最后再把原本原本挂在门后的围裙拴上。
  “尊贵的客人。”

  “这种设定听起来还不错,”阿柏用手机刷着他的推特。
  “餐厅服务员和客人什么的……”

  “看不出来你还挺闷骚的。”
  梦比优斯从门后探出头来,双手扒在门的边缘。

  “哪有……”
  阿柏将手机举起,指着那上面的图片。
  “日本不是挺流行这种东西的吗?”

  图片上是一群穿着可爱的少女,戴着猫耳头饰,正排成两排形成一个通道,而通道的尽头是一家装潢精美的咖啡屋。

  “随便你怎么认为好了。”
  梦比优斯把头缩到门后,“不过听你的发言……你不是日本人吗?”

  “算得上是半个吧,”阿柏继续刷着推特,“出生在日本,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一直在国外,所以对本国的许多风俗都不太了解。”

  “这样啊……”
  梦比优斯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等会儿要用到的食材。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阿柏再次发问。

  “不用了。”
  将刀和菜板用水冲了一下,梦比优斯开始切菜,“如果想睡的话可以先到卧室里睡着,饭好了我会叫你的。”

  “嗯。”
  阿柏起身,在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向卧室那边走去。
  “那就麻烦你了。”

  “啊……”
  梦比优斯像是想起了什么,“客卧还没来得及打扫,你先到我的卧室去睡好了。”

  “是,知道了!”
  阿柏大声地应答着,然后他打开了面前的门。

  主卧和客卧其实还是很好区分的,至少对于他来讲是这样的。
  少年的卧室很整洁,透出可以一种和同龄人相比更为稳重的氛围。

  以冷色调为主,和客厅相比完全不同的风格,事实上一般人的话很难把它和一个少年联系在一起。
  青年将外套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一把边缘很是锋利的小刀。

  他在看向厨房的方向之后又再次把这把小刀放回了外套里。

23:00——

  “阿柏。”
  梦比优斯将手放在床上的人的肩上,“该起来了。”

  “嗯……”
  床上的人在蹭了一下枕头之后睁开眼睛看着他面前的少年。
  “晚上好。”

23:10——

  “我开动了!”
  青年双手合十,在说完了用餐之前的语言之后开始享用他的晚餐。
  “好吃!”

  “我开动了。”
  少年也做出了和青年一样的动作。

23:28——

  两个人已经用餐完毕,被梦比优斯勒令要消化一会儿之后才能去睡觉的青年此时正在阳台上做着俯卧撑。

  “要消化的话……”
  青年的双手伸直,“……果然还是运动来得最快了。”

  “…………”
  收拾好客房的梦比优斯一出门就看见了正在阳台做运动的青年,在沉思了一下之后梦比优斯决定无视掉他然后直径走到了他自己的卧室里。

  “呼——应该可以了。”
  青年站起,他的语气很轻松,但是从客厅照射出来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之后才会发现,实际上青年并没有任何的表情。

  在检查了卧室一番之后确定没有翻动的痕迹,梦比优斯站在床边,将一直都放在他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一把小巧的麻醉枪。

  “现在……”
  他将麻醉枪放回原来的地方然后脱掉了外套。
  “……还不能确定……”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他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了等会儿要换的衣服。

  “消化完了?”
  一出门就看见刚才还在运动着的青年坐在沙发上,正用遥控器百般无聊地换着台。

  “嗯。”
  他指指沙发旁正在充电的手机,“没电了。”

  “卧室已经收拾好了,等会想睡的话就直接去睡。”
  梦比优斯走到浴室门口。
  “不过估计你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吧。”

  “啊,”青年看起来有些懊悔,他用手抓抓头发,“刚才不应该睡觉的。”
“说不定你再多做几个俯卧撑就有睡意了。”
  梦比优斯半开玩笑地说道。

  “饶了我吧……”
  阿柏就这样躺在沙发上,随手抓起一个抱枕抱在怀里。

  “砰——”
  浴室的门被关上,不知道浴室里的人有没有听到青年的那句话。

  而客厅里,青年还是和刚才一样用遥控器换着台,但是如果观察得够仔细的话就会发现,看似杂乱无章的换台事实上却有着规律。

  短 长 长 短 短

  • — — • • • • •
  • • • — •

  摩尔斯电码,发明于1837年,发明者是谁这个问题至今还有很大的争论,但这并不阻碍它成为一种广为流传的代码。

名古屋——

  “那小子的消息发来了。”
  Evil取下耳机,他看着阴影处的人。
  “他现在在一个警备队成员的家里,似乎是想一个人解决,怎么办?”

  “他想做就让他去做好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结仇。”
  男人看着手机中其他成员发来的消息。
  “那两个从意大利来的家伙好像发现了什么,看起来已经和那些家伙杠上了。”

  “这对我们来说倒是好事。”
  Evil再次戴上耳机,“那么,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静观其变,按照那些人的进度来说的话,这半年的时间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动作了。”
  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这半年之内我们就先不用露面,警备队那边由那小子去打探。”

  男人逐渐远去,Evil在看着他的背影晌久之后才收回目光。

  这次,就是决战了吧。

东京 23:40——

  梦比优斯站在镜子前,他用手摸上镜子中的他的脸。
  “……只要笑……就可以了……”
  镜子中的人垂下视线,再次抬起视线时他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又变成了有着让人想主动亲近的笑容的脸。

  这样……就好了。

  将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搭在头上,梦比优斯打开了浴室的门。

  “还没有睡吗?”
  梦比优斯走到沙发后面,因为他是站着的原因,他必须要低头才能看到在沙发上坐着的青年,头发上的水珠受到引力的作用落在了青年的脸上。

  “你根本就没有洗多长时间……”
  青年抬头,在看到他上方的人之后稍微有些愣神。

  刚洗完澡的少年脸颊上还带有些微被水蒸气弄出来的红晕,红色的头发被水打湿之后一小撮地粘在一起。
  在脑后已经有些长的头发正贴在脖颈上,湿淋淋的看起来让人有些难受,不过似乎头发的主人并不在意。

  “怎么了?”
  梦比优斯不再趴在沙发上,他站起身用搭在头发上的毛巾开始擦拭。

  “……不……什么都没有……”
  青年离开沙发走到梦比优斯旁边,“我来帮你擦吧。”

  “我自己可以……”
  “没关系。”
  用一种比较强硬的姿态抢过了少年手中的毛巾,他带着少年又坐回到沙发上,然后直接把少年拉到他腿上坐着,“就当作是小梦收留我的回报好了。”

   “等……不觉得我们这个姿势很奇怪吗?”
  这分明就是大人抱小孩的姿势吧?

  “没事没事。”
  青年开始用毛巾在梦比优斯的头上作乱,本来还挺柔顺的头发被这么一弄就被弄成了跟鸟窝有得一拼的造型。
  “我擦头发的技术很好的。”

  不,我完全没看出来。

  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现在造型的梦比优斯默默地用手捂住他的脸顺便在心里吐槽。

  “呐。”
  就这样用镜子看着身后的人的脸,“阿柏你是因为什么事情到这里的呢?”

  “啊,这个啊……”
  擦头发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停顿了一下。
  “因为工作吧……”

  “工作?被调到这里了吗?”
  少年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其实是我自己想留在这里的,”青年拿起一直都放在茶几上的梳子。
  “我的职业很自由的。”

  “摄影师?”
  活动空间大的工作其实并不多,“或者你是画家?”

  “错!”
  青年用梳子的背面敲了一下梦比优斯的头顶。

  “你干什么?”
  梦比优斯转过头,还带着水珠的头发在青年眼前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愣神了一下之后再反应过来,出现在眼前的就是少年略带不爽的脸。

  “……果然还是小孩子嘛……”
  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青年突然笑起来,然后用手使劲地揉了揉梦比优斯的头发。

  “我突然发现……小梦你真的挺可爱的。”

  “正常人会用这个词来形容男生吗?”
  把在自己头上作怪的那只手拿下来,在想到了什么之后他突然捏住青年的下巴笑得一脸的邪魅。
  “还是说……你是gay?”

  “说不定是哟,”在最开始的惊讶之后青年反客为主,直接用手扒住梦比优斯的脖子。
  “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发?”

  “还是算了。”
  梦比优斯松开手,“至少我认为我还是没有这个兴趣的。”

  “嘛,开玩笑的啦!”
  青年也松开手,毕竟这只是很普通的玩笑而已。
 
  “梳子。”
  在再次看了一眼镜子之后梦比优斯表示这种发型他还是不能忍,在接过梳子之后他决定继续刚才的话题。
  “那,既然不是摄影师和画家,你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算不上的多常见的职业吧……”
  青年用食指挠挠脸颊。
  “应该算得上是……生物学家之类的吧……”

  “……之类的?”
  这什么模糊的说法啊?

  “反正就是考察生物的!”
  在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什么解决的方法之后青年干脆自暴自弃随意的就说了一个答案。

  “哦。”
  梦比优斯表示你早这样说不就完了吗,“东京这里现在有你想要考察的生物吗?”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青年将一旁正在充电的手机拿过来,用手指在上面滑动几下之后将屏幕对准梦比优斯。
  “就是这个。”

  “…………”
  在看清了屏幕上的东西之后梦比优斯的双眼微微睁大。
  “……这个,就是你要考察的东西吗?”

  屏幕上出现的,正是一周前出现在这片夜空上的虫子。

“怎么样?看起来很棒对吧!”
  青年一脸的兴奋,就像是看到了零食的小孩一样,“这个可是今年才发现的新物种呐!”

  “……如果是为了这个特意跑到这里来的话……”
  梦比优斯开始分析话中的信息,“这个东西只在这里才有吗?”

  “……也并不算是这里的特产,但是和这里比起来其他地方的这个物种简直少的可怜。”
  将手机收好,“所以在最后就决定到这里来了。”

  “它的生活习性是什么?”
  总感觉,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清楚,还没来得及研究。”
  青年将他的外套拿过来,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之后掏出一个小本子,将本子翻开。
  “目前只知道它们传播花粉的能力很强以及适应能力很强这两点而已。”

  “……既然适应力很强的话,那为什么只有这里才会有那么多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新物种早就应该已经遍布全世界了才对吧。

  “就是为了知道这些所以我才要呆在这里调查啊真当我是百科全书啦?!”
  青年将本子合上,极其义正言辞地说道。

  “啊,抱歉,只是太好奇了……”
  梦比优斯眯起双眼,“既然是新物种的话,应该有名字才对吧?”

  “具体的名字还没有确定,现在的话……”
  将本子在空中甩了几个圈之后再用手接住。
  “……我们叫它——angela。”

  “……天使……”
  梦比优斯想要用手去拿在青年手中的本子,但是却被青年用身高的优势轻易地避开了。

  “你想问为什么会取这种名字对吧?”
  将本子高高地举过头顶,确保不会被抢走之后青年才开口。

  “嗯。”
  梦比优斯点头,在看到了两个人的身高差距之后他决得还是放弃比较好。

  “其实这个只是根据外貌来很随意的就定下的名称而已。”
  青年再次用手揉了揉眼前的人的头发。
  “懒得想名字看它一身白的干脆就叫这个了。”

  “真是草率的命名方式啊……”
  梦比优斯再次坐回到沙发上,用头靠着沙发的扶手。
  “难以想象那些命名的家伙们是怎么当上研究者的。”

  “名称什么的都只是小事而已。”
  青年不在意地摆摆手,“你的头发还没有干,就这样的话明天会头疼的。”

  “疼就疼吧。”
  梦比优斯也拿出手机,“我已经懒得再动了。”

  “果然是小孩子嘛……”
  青年双手叉腰,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十九岁已经不小了。”
  梦比优斯小声地反驳。

警备队总部——

  盖亚和阿古茹现在应该在隔壁整理消息,戴拿在完成了佛罗伦萨的任务之后又被调到了其他地方,现在是难得的清闲时刻。
  脚上的伤事实上已经离痊愈没有太远的距离了,至少在正常人范围之内的跑跳是没有问题的。

  到外面去走走吧。

  在看到了满天的繁星之后迪迦做了决定。

  盖亚和阿古茹来照顾自己之后本来还有的活动时间被彻底的删掉了,迪迦至今还记得他家副队长那副“小子原来你也有今天”的欠揍表情。

  害得我只能窝在床上肯定就是你搞的鬼吧还想不想要年终奖金和假期了?!

  在想法没有什么太大分歧的时候盖亚那个家伙基本上就是跟着阿古茹的思路在走,所以阿古茹敢这么做肯定也是收服了盖亚的。

  突然觉得这个队长当得也没什么意思了……

  在心中一直想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等到迪迦回过神来之后他发现他又来到了这个在养伤期间常来的地方。

  “原来我的真爱是天台吗……”
  单手叉腰,再稍微吐槽一下之后他走到栏杆的前方。


  “果然晚上的风才是最能让人放松的啊……”

  【所以晚上的风才是最能让人放松的嘛。】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影,很模糊的人影,明明看起来就在眼前但是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

  那个人影向他伸出手,迪迦可以感觉得到那个人正在笑。

  【要……和我一起吗?】
  他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

  【不行,你知道的吧,我们两个是……】
  另一个人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在听到了这个声音的一瞬间迪迦僵硬在原地。

  虽然听起来还有些稚嫩,但是……
  ……那确确实实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啊!】
  另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带上了哭腔,撕心裂肺的吼声中满是悲伤。

  【为什么啊……】
  那个人向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我们需要接受这种命运啊?!想当一个普通的人就那么难吗!】

  【……是的……】

  脑中的画面开始模糊,后面的话已经听不见了,但是在最后的画面中,迪迦看到了那双紫眸。

  一双,充满了悲伤与不甘的紫眸。

  很熟悉的颜色,也很熟悉的眼神,但是具体在哪里见过却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印像。

  如果说那个声音真的是我自己的话,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这些画面,是他失去的记忆中的一部分。

  那么,这个出现在他记忆当中的人……到底是谁……

  名古屋一栋装潢华丽的大楼里,银发紫眸的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停下正在做的事走到落地窗前,他用单手抚上玻璃,面上是一种说不清的表情。

  已经……开始回想记忆了吗?

00:13——

  在用手机刷了不知道多少条消息之后,当青年再次回过神来之后才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已经这么晚了啊……”
  将手机关掉,青年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当青年的视线看到沙发的一处时他突然向后跳了一步一脸的见鬼了。
  “小小小小小、小梦?!”

  沙发上的少年睡得正熟,手机就放在他的面前,看起来应该是玩手机玩着就睡着了。

  “这是得有多困啊……”
  青年小声地嘀咕着,他走到梦比优斯跟前,伸手轻轻地摇了摇已经睡着的人。

  “小梦,回卧室去睡。”
  “…………”

  “……小梦……?”

  沙发上的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这让阿柏觉得此时估计有人大喊着火了他都不会起来的。

  “……还说十九岁已经不小了……”
  在尝试叫醒眼前的人没有成功之后青年吐槽着,然后他弯下腰,用手托住少年的脖颈和膝盖处将少年打横抱起,他用额头抵住怀中的人的额头,红色和蓝色的发丝交错着。
  “晚安,小朋友。”

  把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在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之后青年转身离去。

  “咔——”

  关门的声音很轻,在这一声响之后房间里再无任何声响,但是在床上本应该睡着的人却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双眼中没有一丝的睡意。
  门外的青年逐渐离去,两个人的距离就这样越来越远。

2016.5.17  07:23——

  这个房屋内已经没有了青年的踪迹,唯一留下的只有茶几上被一支笔压住的纸条。

  【看你还在睡所以就没叫你了,我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所以就先走了,在这里先对我的不辞而别道个歉,有空的话我还回来蹭饭的♡】
  【06:12 阿柏留 PS:和小梦在一起的时间很愉快,非常感谢好心的小梦对无家可归的人的收留(≧▽≦)】

  将纸条放回原来的位置,从阳台上进来的风吹得少年的头发有些凌乱。

  “……伪装得……还挺不错啊……”

07:40——

  将鞋带系好,在看了一眼屋内后梦比优斯关上大门。
  在等电梯的途中他一直看着他家隔壁的那扇门,他发现原本那里有些生锈的锁变成了另一种样式的崭新的锁。

07:45——

  “欢迎光临。”
  花店的门被推开,正在做整理的老板微笑着面对眼前的客人。
  “是小梦啊,老样子吗?”

  “早上好。”
  少年也微笑着,不怎么强烈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

08:00——

  少年将白色的雏菊放在水泥砌成的台阶上,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年历史的慰灵碑。

  【——致那些在灾难中永远离开的灵魂】

  慰灵碑上除了装饰性的花纹之外,只有这一行短短的话语。
  早晨伴随的微风吹走了雏菊落在地上的花瓣,少年的发丝也飘动着。

  “等着吧……大家。”

  突然来临的一阵强风将少年额前的发丝掀起,之前一直被掩盖住的少年的眼神也完完全全地显露出来。

  红色的眼眸中,只剩下了完完全全的恨意。

————————————

  人和人的相遇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当有着必然联系的两个人相遇之后所带来的碰撞是无法预料的。

  但是,人不能改变过去,对于遥不可知的未来,我们也只能拼尽全力地去接受。

  如果祈祷能够有用的话,那我愿意一辈子沉浸在幻想之中。

【第六章 邻居 •end 8000字】

这里是彩蛋君~

小f:事实上这些文中的角色都是由光之国的各位来演出的哟,今天就由小f来带领大家一起去看看那些拍摄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吧(≧▽≦)

场景:第四章中戴拿和小梦打斗部分

小梦:请、请等一下!要穿着这个打吗(指裙子)
戴拿:没事的小梦,你动作小点,其他的由我来就可以了!

小梦:(指剧本)可是等会儿我得跳到半空中诶……怎么看这里动作都不可能小得了吧QAQ
小f:(暗搓搓地盯着小梦的裙子)没关系的!戴拿是不会看的对吧?再说了不是穿着安全裤的嘛。

戴拿:嗯嗯我不会看的!
小梦:重点不在这里好吗!!!!!!!

场景:第四章天台上吻额头部分

迦殿:我拒绝!凭什么我要乖乖的坐在地上给这个混蛋吻啊?!不演!
Evil:说的好像我愿意似的!导演,换剧本!

迦殿:你什么意思!还会嫌弃我了对吧?!那说不演就不演!换剧本!
Evil:是你先不干的还怪起我来了!我说你这人怎么老是这样啊?

迦殿:不服吗?(黑化准备中)
Evil:…………

迦殿:(解除黑化)自己回去跪薯片

小f:(带墨镜)好闪,这两个傲娇是怎么在一起的?

场景:第六章小梦希卡利相互调戏部分

小梦:阿光你别紧张啊……
希卡利:(内心:怎么可能不紧张啊小梦你看看我们现在的姿势……)我……尽量……

小梦:阿光,该你了诶……忘台词了吗?
希卡利:(内心:忍住忍住忍住忍住忍住忍住忍住忍住忍住这里是拍摄现场这里是拍摄现场……话说小梦你为什么可以放得这么开啊……)

小f:阿光你还是太老实了啊……卡!这条重来!

小提问:如果扎大黑和大神有了孩子,那取个什么名字才好呢?
小f:……诺基亚!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