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三章)


游乐场的交汇(中)

  “那个……这个是……?”
  游乐场的门口,售票员看着眼前装着一个小型集装箱的卡车,一脸疑惑地发问。

  “这个?”
  戴着帽子坐在卡车驾驶座上的人探出半个身子对着售票员解释。
  “新进的装饰物啦。”

  “那我为什么没有收到消息……”
  “上头临时决定下来的,我知道要搬运货物的时候还在吃饭呢。”

  “这样啊……那装的是什么呢?”

  驾驶员用手拉了拉帽沿,紫色的眼眸被遮挡在阴影之下,他勾起嘴角。
  “……这个啊,很棒的东西哟。”
  这个可是,用来给那群追击我们的家伙打响警钟的啊。

——————————————

  “干得不错,记住,从现在开始不许让任何人进入这里。”紫眸的人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无所事事的把玩着另一颗石头。
  “是!明白!”
  通讯器另一头的声音迟疑了一下,“大人您……请小心。”
  “嗯,我知道,”他打断那个人的话。
  “本来这次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不会暴露我的身份的。”

****

  离医院最高层中央的爆炸发生已经过了一分钟了,但是浓烟却并没有减少的意思。

  “没想到这次居然歪打正着啊。”
  他直视着楼层前不久才爆炸过的地方,紫色眼眸中复杂的情绪让人读不懂他此时的想法,“按照原先的计划行动。”
  “是!Evil大人!”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Evil就关闭了通讯器,他将那个类似于遥控器的东西拿起放到嘴边。
.
  “现在在场的一共有四个人,”Evil的语气很温柔。
  “每层楼的房间中都被放置了炸弹,每过十分钟那层楼的炸弹就会自动爆炸。”
  “一层楼中只有两个房间是安全的,而那两个房间一个是通往下一层的楼梯,另一个则放着开启楼梯门的钥匙,你们需要在两个小时之内从那里面逃出来,现在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来做准备,不用太紧张,”

  “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他看着烟已经开始变淡的那个地方,像是想起了什么,“啊……对了。”
  “如果说受到剧烈的摇晃的话,炸弹也会爆炸的哦。”
  好好享受这场意味着空前绝后的盛宴开端的游戏吧,迦。

****

  “咳、咳,”一个人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跑到另一个人的旁边,“没事吧?”
  “还好,”那个人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刚才的那些话你听清楚了吗?”

  “虽然声音被处理过了,但是说的话还是能听得很清楚的。”
  他走到刚才发生爆炸的地方,在进来之前他观察过,A栋和B栋之间由两面墙分开,刚才的爆炸应该只是警告,因为这堵墙并没有被破坏的样子。

  “那么,现在我们再确定一下。”

  “警备队队员泰罗,今天因为休假而来这个游乐场,六分钟之前到达这个地方,从B栋的入口进入,同行的是家弟兼队友梦比优斯。”
  “FBI特殊行动小组队长迪迦,因为任务抵达这里,五分钟之前从A栋的入口进入,同行的是队友戴拿。”
.
  “不对啊……”迪迦抓住了重点,“我们明明是从不同的入口进来的,为什么……”
  “刚才小梦在车上给我说过,”
  泰罗摸着下巴,“这个鬼屋的入口每过一个小时就会变化一次,如果我们进入的时间刚好卡在变化过程的之前和之后的话,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

  “原来如此,”迪迦点头,“按时间来算的话梦比优斯是我们四个人中最先进去的那个,在入口变化之前从B栋入口进入到B栋,之后是我进入到A栋。”
  “然后入口变换,”泰罗接过话题,“这个时候我再从B栋的入口进来就到了A栋,而最后从A栋入口进来的戴拿就到了……B栋。

  “所以现在的分配就是…………”
  迪迦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用一种不怎么好的表情看着泰罗。

  “…………怎么了?”
  在说完之后泰罗也像是想起了什么。

  “我记得……梦比优斯的战斗力……并不高……对吧?”
  “戴拿的战斗力……也不算特别高……吧?”

  “而且……他们两个……好像还没有见过面吧……”
  黑暗之中,两个人在烟雾的笼罩下用一脸“卧槽”的表情对视着。
  (所以上一章中没有人发现戴拿所走的路和迦殿不同吗?)

B栋——

  如果说早知道在这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就不特地去租车赶来了啊话说为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休假都能遇上这些事啊我果然是天生的劳碌命吗?!
  在心中这样想着的梦比优斯在现实中也只能用淡淡的笑容问着压在他身上的人。

  “请问,可以起来了吗?”

  “…………啊?是!”

  戴拿心中现在正被一片的“大哥你看我今天确实是有一个邂逅虽然并不怎么美好但至少那是和女神的初遇和女神的初遇和女神的初遇”刷屏,从梦比优斯身上起来之后顺便还回味了一下他家女神的触感。
  虽然没什么cup但是女神不愧是女神啊啊身材真好(口水)

  “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吗?”
  梦比优斯用手拍拍身上的灰,借着微弱的灯光走到通道尽头的墙前。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将A栋和B栋隔绝起来用的,通过刚才在外面的观察,这座医院每层楼中心地方都应该是被两面墙隔绝起来的,而刚才的爆炸就发生在两堵墙中间。
  只是警告吗?

  “非常了解!”戴拿跑到梦比优斯旁边,“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从这里逃出去对吧。”
  “嗯,”梦比优斯环视四周,“通过刚才我们互相交换的情报来看,现在A栋那边是原本和我们在一起的人。”

  “对,”戴拿也开始观察,“刚才也已经解释过了,我之所以会到B栋是因为入口的变化。”

  刚才一出电梯门就看到女神站在外面差点给吓跪了。

  “总之,”梦比优斯走到离他最近的一扇门前,“我们每层楼能活动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不重要的事情之后再谈。”
  “知道了,”戴拿很认真的说道,他走到另一边离他最近的那扇门前,“现在重要的就是找到能够通往下一层的那两扇门对吧。”

  哎呀女神认真起来的样子也好美……

  “通过刚才那个人的说法,正确的门应该是被上了锁的,”
梦比优斯侧身到一旁,然后用手转动门的门把,在发现门被打开之后迅速跑到下一扇门前。
  “我们现在先把是楼梯的那扇门找出来,有钥匙的之后再找。”

  “那个……”
  戴拿在第二扇门前停了下来,他看着那扇门上的门牌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现在是在十二楼才对吧……”

  “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啊……”
  梦比优斯在第三扇门前停下,这扇门的门牌号以一开头。
  “按照常理来说的话,”
  戴拿面前的门牌号为109。
  “十二楼的门牌号应该以十二开头才对吧?”

   “那也是按常理,”
  梦比优斯走到下一扇门,然后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扇门上的一行字。
  “如果说把这里看作是起点的话,那么以一开头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原来如此,”戴拿打开他那边的第五扇门,“不过,我本来以为这里会有许多吓人的东西,但是就我刚才打开的那几扇来说……除了有些血迹之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啊…………”
  “还是保持警惕比较好,毕竟一般恐怖的东西都是在人松懈之后才冒出来的。”梦比优斯说道,“过来一下。”

  “怎么了?”
  放弃了打开第七扇门的念头,戴拿决定还是先到那边去。

  “我想……我应该找到了。”
  梦比优斯背对着戴拿勾起嘴角。
  “……这层楼的,出口。”

  “真的?!”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加快了到那边去的步伐。

  “这个,”梦比优斯用眼神示意戴拿,“刚才我试过了,并不能打开。”
  戴拿凑上前去,在微弱的光芒下门上那行暗红色的字显得不是那么真切。

  “……犹大是不详的但是圣主……却依然将他……加入我们……”
  在黑暗的环境中,戴拿有些困难的将这句话读出来,“这个……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但是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应该就有什么意义才对。”
  梦比优斯用手去摸了摸那个暗红色的字。
  “下面好像还有一行。”

  “诶……我看看,”戴拿将目光向下移。
  “……圣人认为……当超过所需时一切……都将归零……”

  “啊……更搞不懂了好吗?”
  戴拿抬起身,然后看向正在沉思的梦比优斯。
  “接下来……”

  “去找,”梦比优斯抬头,“接下来不用开门,直接去看还有没有门上有着类似的文字。”

  “但是,这些文字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游客恶作剧写上的啊……”
  戴拿反驳,虽然现在还是有些害怕,但是脑子该灵活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打算拖后腿。

  “因为这些文字是暗红色所以才显得有些年份,但事实上组成文字的颜料还很新鲜。”
  梦比优斯用大拇指去撵搓刚才因为触碰而沾在右手食指上的颜料。
  “应该是故意的,这种颜料通常都干得很慢,以这种程度来说的话……”
“……是在一小时前写上去的。”

  好厉害……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些……
  戴拿看着梦比优斯的背影,然后皱眉。

  “你那边怎么样?”
  在检察完最后一扇门之后梦比优斯向通道的另一边走去。

  “还剩下最后一扇门。”
  戴拿走到门前,“这扇门上有字。”

  “是什么?”
  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梦比优斯加快步伐。

  “……犹大必须铲除……我等在过少的光明……与过多的黑暗之中寻找……圣主……”

  “……又是这种话吗?”
  梦比优斯也走到门前,再考虑了一下之后他还是用手去摸了一下那行字,然后他握住了门把,“到旁边来。”
  这句话是对戴拿说的,同时梦比优斯他自己也推到一边。

  “吱——”

  门被推开了一小半,并没有什么东西突然冲出来,以他们的视角可以看见的也只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我数到三,一起冲进去。”
  梦比优斯再次将门推开,然后对着戴拿说道。

  “一,”
  戴拿用手触摸衣服里放着他武器的地方。

  “二,”
  梦比优斯在看了一眼戴拿之后再次看向门内。

  “三!”
  两个人同时冲到房间里,微弱的光从门那里照射进这个黑暗的房间。

  空旷。
  这是这个房间给人的第二个印象。

  梦比优斯在环视一圈之后直径走到房间的尽头,本来应该是窗户的位置被水泥封住,为了恐怖的氛围,在改造医院的时候这座医院原本有的窗户都被人用水泥给封住了,这也隔绝了他们从窗户逃走的可能。
  在被封住的窗户下方摆放着一张样式简朴看起来很有年代的木桌,木桌上满是干涸的血迹,本来应该是棕色的桌面被染成了暗红。
  不过梦比优斯所在意的并不是木桌本身,而是在桌面上放着的那个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小盒子。

  如果说这里是正确的房间的话……那么这个盒子里面装着的应该就是打开那扇门的钥匙。
  但是如果不是…………

  “让我来吧。”
  像是看出了梦比优斯的迟疑,戴拿敢在梦比优斯之前将拿个盒子拿在手里,不等另一个人反应过来就直接打开了盒子。

  “等……”
   梦比优斯在戴拿打开盒子的时候伸出手,随后又把手放下,如果那个真的不是钥匙而是其他东西的话那么即使他现在再把盒子抢回来也没有用。

  “呼……”
  戴拿在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之后松了口气。
  盒子里面,是一把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钥匙。
  赌赢了,他想。

  然后他看向梦比优斯,将盒子里的钥匙拿起来。
  “我们现在可以去下一层了吧。”

  “嗯。”

  在回答了之后梦比优斯就向外走去,在路过门口的时候他抬头看着门上的门牌号。

  101,将这个数字记住之后他又往另一扇门那里走去。
  另一扇门的门牌号是113。
  这两个数字之间应该有什么关联,梦比优斯用手摸着下巴,而且门上的文字…………

  “要打开了。”
  戴拿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梦比优斯旁边,他将钥匙拿在手里。

  “喀嚓——”

  和刚才的房间一样,一片漆黑,但是隐隐约约还是看得见楼梯的样子。
  “时间大概还剩下多少?”
  戴拿走到前方,在试探般的迈出了第一步之后回头,他知道梦比优斯一直在计算时间。

  “一半,”梦比优斯也走到楼梯口上,然后他看着戴拿,“请问……可以让我先走吗?”
  “诶?为什…………”刚想问为什么的戴拿在看到梦比优斯的穿着之后默了。

  “谢了。”
  乖巧地道过谢之后梦比优斯就真的往前走了。
  戴拿看着前面快要淹没在黑暗之中的那个人的背影,将头别到一边,脸上一片黑线。
  穿裙子走楼梯怕走光什么的……

  楼梯并不长,哪怕是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前进,他们也并没有用多长的时间。
  在看到梦比优斯停下之后戴拿就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楼梯到这里就结束了,”梦比优斯握上前面的门的把手,“现在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开门之后就直接是走廊。”

  “第二种,”
  戴拿也走到门前,“开门之后会是一个房间,你觉得那种情况最好?”

  梦比优斯看了戴拿一眼,“我觉得打开门之后又是一个楼梯是最好的。”
  戴拿:…………那是不可能的……

  “吱——”

  门被打开,出现在两个人眼前的是一个封闭的空间。
  “看起来是第二种情况,”梦比优斯走到里面,而戴拿紧随其后。

  “唰——”

  在戴拿刚刚进到房间的那一瞬间,整个房间突然就被红色的光芒笼罩。
  戴拿:……这浓浓的即视感……

  而在光芒的照射下,房间里的情况也一览无遗。
  在梦比优斯脚下静静地躺着一条断掉的手臂,在手臂的周围,或者说这个房间的地板上都散布着不同的人的身体的一部分。

  “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梦比优斯用手捂住耳朵,他觉得他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就在刚才,红色的灯光亮起后不久,天花板上就突然传来了很尖锐的女声的叫声,随后戴拿也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开始大叫。

  应该是被吓到了……
  所以说青年你一开始的那些淡定都是装出来的吗心好大!

  全然不知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已经开始崩塌的戴拿此时内心正被一大波的“好可怕怎么办麻麻我要回家”刷屏。
  尖叫声停止了有一会儿之后戴拿才冷静下来,看到梦比优斯看他的眼神后才想起来他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

  于是梦比优斯就看见,看起来已经清醒了的戴拿缓缓地背对着他蹲下,缓缓地用双手抱住头,而背景则是一片忧怨的黑暗,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下,梦比优斯发誓他听到了戴拿那声音极小的碎碎念。

  “果然是一事无成啊你说你到底是来这个世界上干嘛的怎么就也么没用呢不仅总是脱线完不成别人交给你的任务有时候甚至连别人真正想表达的意思都不明白四处拖别人的后腿甚至总是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让人困扰的事情就连写一个检察都必须要延后上交的时间胆子还那么小各方面的指标也都是不算特别高最最关键的是不仅指标不拔尖甚至连头脑也不好现在居然还没有一个女生来得有用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怂啊而且怂就算了居然还怂到了连自己都忍不住要鄙视自己的地步你的人生到底是有多失败啊八岁的时候扶一个老奶奶过马路结果在过完马路之后因为太激动一不小心就把老人摔进了医院十一岁的时候好心将自己家里的鸟放跑但是因为没有注意季节在第二天就在那片树林里发现了被冻死的放走了的鸟的尸体十四岁的时候…………”
  一脸黑线听到这里的梦比优斯:………………还真是不能更失败的人生啊……话说突然有种我逃不出去了的感觉……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

  梦比优斯用右手握成拳打在左手掌心上,一脸的恍然大悟。

  “啊,想起来了,时间……”

  “轰轰轰——”

  在梦比优斯说出了那句话之后,他头顶上的那一楼就传来了连续的爆炸声。
  梦比优斯:…………好不容易节省下来的时间就这样没有了啊……还在前面自我嫌弃的那个可以麻烦你回到正常状态吗还要不要活了?!!

A栋,六楼——

  “喀嚓——”

  将细小的铁丝从门的钥匙孔中抽出来,迪迦将门打开,“听这声音,原来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啊……”
  他回头看着上方,“戴拿他们没问题吧?”

  “十二楼的提示很明显,我们应该相信他们,”
  泰罗说道,“字都在正确的门上写着了,他们总不可能会去一扇一扇地打开来查吧。”

  梦比优斯&戴拿:……你猜呢?

  “那我们到五楼去吧。”迪迦毫无压力地将门推开然后走了进去。
  “不过这些锁还真是设计的毫无技术含量啊……”

  泰罗:还真好意思,你让设计的人怎么想?从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找钥匙直接将挂在假尸体上的铁丝给顺了然后直接找门开锁还直接从十二楼开到六楼真的不考虑考虑放炸弹的那个人的心脏承受能力顺便考虑考虑已经做好准备开始生死逃亡的我在看到你轻而易举开门时的感受?还有你的职业真的是FBI而不是盗贼?

  此时正坐在医院外面看着监控的Evil用手捂着脸,身后的背景透出了哀怨的气息。
  Evil:虽然只是想试探一下但是为什么你其他的都忘得一干二净而唯独这个却偏偏记得那么熟啊…………

  “嘛,算了。”
  Evil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他再次按下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
  “接下来,就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了。”

****

  “找到楼梯了,你那边怎么样?”
  梦比优斯站在门牌为206的门前看着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将门打开的戴拿,再次在心中开始计算时间。
  “时间已经过半了哟。”

  “我这边才开始啊!”
  恐怖的东西开始变多了诶QAQ

  “……在找楼梯的时候我也顺便找了找看有没有钥匙,至少现在可以确定我这边从201开始到这里是没有钥匙的。”
  梦比优斯决定还是说一下现在的情况,毕竟另一边戴拿才开到第五扇门。

  “……你真的……没关系吗?”
  在看到戴拿再一次用奇怪的姿势跑出房间之后梦比优斯问道。

  “没没没、没关系的!”
  戴拿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蚊香的形状,“我、我一个人人人、也是可以的!”

  “………………”
  明明对手并不是神,但上天仍然给了我一个如此蠢萌的队友,除去213这个是通向上层的房间你那边明明就比我要少一扇门需要开啊……

  “我这边已经好了,”梦比优斯从最后一个房间寄出来之后就看到戴拿正在倒数第三扇门前站着。

  “……找、找到钥匙了……”
  戴拿觉得他快要哭了,刚才那个牌号是218的房间的上空吊着好多残缺不堪的尸体啊啊啊!!而且因为爆炸好多本来应该是吊着的东西都落到了地上虽然是假的但是还是好恐怖……

  “唉……”
  在看到戴拿的样子之后梦比优斯叹了口气,然后走到戴拿旁边一把抓起他的手向楼梯那边走去。

  “没时间了,等会儿跟紧我,”
  将钥匙从盒子里拿出来,梦比优斯将头别到一边,“如果……实在害怕的话就喊出来好了。”

  “……诶?”
  戴拿莫名其妙地看着梦比优斯,然后目光落到了两个人牵着的手上,一瞬间脸色爆红,急忙将手抽回来。
  “我、我知道了!我们还是先到下一层吧不是没有时间了吗啊哈哈……”

  “哈?”
  这次轮到不知道戴拿为什么突然态度大变的梦比优斯傻眼。
  (话外音:你们真的有这其实是一场忧关性命的游戏的觉悟吗混蛋们!)

A栋,三楼——

  “这里是三楼了吧?”
  从通往四楼的那个楼梯房间中出来的迪迦看了一眼和之前楼层根本没什么太大不同的三楼。
  “我们都节省下来多少时间了?”

  “一层楼十分钟,现在才爆炸了两次你说呢?”
  在后面的泰罗用手捂着脸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微妙。

  “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啊……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呢……”
  迪迦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疑惑,他走到对面,然后用手去转动门把手。

  “啊……lucky,”
  迪迦掏出铁丝,“找到楼梯了。”

  “你已经超神了,真的,各种意义上。”
  泰罗觉得他已经没有什么形容词可以来形容现在这种情况了,这种明明有槽可吐但是就是偏偏就吐不出来的感觉真是……

  “走了,”迪迦将门打开,回头提醒泰罗,“我们出去后……”

  “——闪开!”

  门被打开之后一个黑色的人影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察觉到不对劲的迪迦迅速地向后退几步。
  黑色的人影从门内走出来,在看清眼前的情况之后,在黑影对面的两个人同时睁大了双眼。

  “……这是……机器人……?”

  以黑色的装甲为主,按照人的构架用机械组成外观,但仍然显得过于高大,在本来应该是眼睛的地方变成了两簇蓝色的光芒,而眼睛以下就是一块厚厚的钢板。

  看着眼前显得有些恐怖的敌人,在进入医院以来迪迦第一次摆出了严肃的表情。
  “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吗……?”

  “目标锁定。”
  机器人将头转向两个人所在的地方。
  “歼灭开始。”

  “泰罗,”迪迦向后退一步,掏出放在外套里的手枪,“绕过它冲出去。”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泰罗也拿出放在外套里的手枪。
  “本来出门的时候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带上这玩意,现在看来……”

  将手枪对准机器人腿上相当于人类膝盖的部分。
  “还真是做了一个不能更正确的决定啊……”

  “无论是什么东西,”
  迪迦也将他的手枪对准另一只脚,“在连接的部分永远都是最脆弱的。”

  “砰!”

  “砰!”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枪,但是想象和现实之间总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子弹并没有如预料般的射中机器人的关节,在子弹即将到达关节位置的时候突然被挡住,机器人将两只手放在了关节前方挡住了子弹的去路。
  子弹在碰到了金属质的钢板之后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然后落在地上,而机器人手上被子弹射中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凹槽。

  “喂喂……”
  迪迦看到机器人将手举起来对准了他们,手指的指尖部分凹陷变成了十个黑色的小洞。

  “这还只是2016年吧……”

  “喂,怎么办?”
  泰罗虽然举着手枪但还是下意识地后退。

  “谁知道……”
  迪迦勾起嘴角,但是他声音中夹杂着的几分不安在这安静的环境中仍然可以轻易察觉。
  “手枪对上机关枪,还是在对方防御满分的情况下……你觉得我们的胜算超过百分之五了吗?”

  “连到百分之一都悬。”

  泰罗这样说着,然后下一秒他就和迪迦同时冲进了有着通向上层楼梯的房间。

  “看来君子所见略同啊……”
  没有丝毫的犹豫,在落地之后两个人就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楼梯。
  “爆炸到达这层楼还需要八十分钟,那么……”
  黑暗之中,迪迦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将手枪收起。

  “在九楼解决掉它。”

B栋,九楼——

  从第十楼通向第九楼的门里走出来,梦比优斯回头看了看这个门的门牌号。
  419,真是个好数字。

  113,206,319……

  “……犹大……加入我们……当超过所需时……归零…………那么……”
  梦比优斯走到他对面的门前。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

  “门牌号为402。”
  梦比优斯伸手握住门把然后转动,如预想般的,门并没有打开。
  “……果然……”

  “怎么了?”
  迟来一步的戴拿在看到梦比优斯那副明了的表情之后疑惑道。

  “找到楼梯了,”梦比优斯指指身前的门,“就是这扇。”

  “这么幸运?”
  居然一来就找到了?

  “并不是,我也是刚才才找到的。”
  梦比优斯再次走向通道的另一边。
  “其实,楼梯的分布是存在着规律的。”

  规律?

  在心里重复这个词,戴拿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梦比优斯的背影。

  “出现在十二楼楼梯门上的那些字就是提示,”
  梦比优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犹大是第十三个,也是耶稣最后一个收入门下的弟子,同时也是将耶稣出卖的那个人。”

  “其实在一些的人口中犹大也有着‘背叛者’的含义,但是既然这里的门牌号是使用数字,那犹大在这里就代表了数字十三。”
  “那么……是楼梯的房间的门牌号的分布规律,就和十三这个数字有关,对吗?”
  戴拿看着他面前的门上的门牌号,然后开始回忆。

  “是的,”梦比优斯背对着戴拿停下步伐,将双手背到身后,“十二楼的门牌号为113,十一楼是206。”
  不给戴拿接话的机会,梦比优斯就接着说道,“加入我们’这句话是提示之一,现在我也确定了这句话的意思。”

  “……从第一层楼开始,后面的每层楼都加上十三……的意思吧。”
  戴拿皱眉。
  “所以……下面那行字……”

  “……‘当一切超过所需时,都将归零’,”
  梦比优斯再次向前走去,然后在门牌号为414的门前停下。
  “每层楼的房间都只有二十个,如果就那样加上十三的话在十一楼时房间就不够用了,也就是说…………十位数上的数超过了最大值时……就会归零。”

  “……113加上13,原本是该等于226的。”
  戴拿在心中开始计算。

  “但是因为这个数已经超过了楼层的最大值,所以中间的那个数被重置,重置之后就变成了十一楼的出口,206号房间。”
  “……以此类推,十楼就为319,而九楼……”

  “就是你现在所在的那个房间。”

  “…………”
  不知道为什么戴拿突然沉默,本来就黑暗的环境越发地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么……现在你所在的房间,就是放有钥匙的房间,对吧?”

  “……‘犹大必须铲除,我等在过少的光明与过多的黑暗之中寻找圣主’,”梦比优斯接着说道,“这是写在放有钥匙的那个房间的门上的那句话,你应该也还记得才对。”

  “……这也是提示?但是,如果依照这种说法,每层楼减去十三的话,”
  十一楼有钥匙的房间门牌号是218,而十二楼则是101,“……根本就得不出来下面的结果。”

  “并不是减去十三,”梦比优斯摇头,“其实……只需要很简单的算数就可以了。”

  不错嘛,但还是不够。
  正戴着耳机的Evil在听到了医院里的推理之后抬起头,然后又一次地按下了遥控器上的按钮。

  “轰——”

  从医院的第十层传来了声响,然后Evil取下了才戴上了不久的耳机。
  按照这个水平……赢的可能性很小啊。

  “耶稣名下原本是有十三个弟子,但是流传下来的名称却是‘十二门徒’,”梦比优斯将门打开,“因为犹大的背叛,所以后人将他排除了门徒的行列。”

  “……铲除犹大……同样也是代表数字。”
  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一步,戴拿将外套的拉链拉开。
  “数字12,那么……过少的光明以及过多的黑暗,就是加和减的意思吧。”

  “嗯,其实就像是归零一样,放置钥匙的门号也是如此计算。”
  “十二楼的号码为101,十一楼是218,”
  梦比优斯将手放下,然后抓起裙摆,“113如果加上12的话就超出了,那么就应该是减去12;而206就是加上12。”

  “……这样啊……非常感谢你的解答,接下来……”
  戴拿将外套里的枪拿出,对准梦比优斯。

  “……可以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在进入这里之后戴拿第一次认真起来。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在这种环境里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如此冷静的分析,过于招摇只会提前暴露你自己。”

  “………………”
  “……转过身来。”

  梦比优斯缓缓地转过身。
  “……现役警备队队员,梦比优斯。”

  “什……”
  戴拿想要说的话在看到梦比优斯手中拿起的东西之后被哽在喉间。

  梦比优斯将枪对准戴拿,拉开保险栓。
  “……那么,你又是谁?”

  “要知道我的身份,”戴拿也拉开了他手枪的保险栓,“也请你先说实话吧,小姐。”
  “虽然关系并不熟,但是我至少还是知道警备队具体有哪些人的,”戴拿的目光凌厉,“你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
  梦比优斯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握枪的力度变大了几分。

  “……很抱歉,我并不信任你,所以我不会多说。”
  “……是吗……”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开枪。

  “轰——!!”

  【第三章 游乐场的交汇(中)•end 9600+字】

后记
  我认为,戴拿哪怕是再脱线,在看到可疑人物的时,就算对方是女神,他也一样会出手
  而小梦本来就黑化了现在怎么可能还是一匹好菜,随身带枪什么的
  至于机器人……因为这篇文是伪科幻,所以不合常理的地方无视就好了_(:з」∠)_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