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第二章)


游乐场的交汇(上)

排雷:小梦女装,不喜请慎入

PS:在这里说一下,因为之前第一章怎么都发不出来,所以就用图片的形式传上来了_(:з」∠)_
所以如果有朋友因为看到序章后面是图片,没有找到第一章直接跳到这里来的话,我觉得最好还是回去看一下……
毕竟第一章有很多伏笔……

2016.4.4 伦敦20:00——

  “这么着急出发?”
  一个人靠在墙上,灯光被墙遮住以至于这个人的上半身都淹没在黑暗之中。
  在他面前走过的人停下,但也仅仅只是停下而已,他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前方。

  “这种心情你不是最能理解的吗?”

  “……虽然我们的情况很像,但是……”
  靠在墙角的人从口袋中抽出一根烟,点燃,“我承认我很疯狂,但是我的疯狂并不是能和你的病态相比的。”

  那个人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是你们太高估我了不是吗?我本来就是人,会有思念这种感情也不为过吧?”

  “是病娇就承认,”将吸了一口的烟丢在地上,用脚将烟头上的火星撵灭。
  “这件事已经是全体公认的了,还真是替那个被你念着的人感到悲哀。”

  “病字我承认,至于娇……”
  那个人再次向前走。
  “还是算了。”

  “到那边之后动静别太大了,”靠在墙角的人也开始往回走。
  “我们几个会过几天再过去。”

  “我尽量,不过在这之前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

  “…………”
  他停下了脚步。
  “……你最近在看什么?”

  “…………未来日记。”
  “…………………………”

2016.4.5 纽约 20:00——

  “唰——”

  大门被打开,一个看上去只是刚刚成年的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长相精悍,黑发碧眼,身高看上去只有175左右,身材纤细,穿着红紫相交的外套,以一件白色的短袖打底,黑色的皮带下是一条灰色的牛仔裤。
  “做好准备,”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应该是连续熬夜几天之后的后遗症。
  “要出发了。”

  “果然不管再看多久都无法习惯,”原本正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玩手机的一个人在看到少年进来之后马上就站起来。
  “大哥你确定你真的有25岁?”

  “你猜呢戴拿,”迪迦直接绕过这个总是脱线不在状态的队员走到前方。
  “说起来,你的检查写好了?”

  “昨天布置的今天怎么可能写得完?!那个可有5万字啊!!”
  戴拿抱着手机哀嚎。

  “那么好消息,”迪迦将外套脱下来丢到沙发上,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因为接下来你将要和我一起去进行其他的任务所以你的检查……”
  他喝了一口啤酒。
  “……可以延后一段时间再交。”

  “……真是……”
  戴拿将脸撇到旁边,“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

  “总比时间不够交不出来好吧?”
  迪迦将罐子里最后的一点啤酒喝光,他仰起头的时候脖颈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如果大哥就这样去gay吧的话估计会有一大堆的追求者吧。
  这样想着的戴拿在下一秒就用双手拍向自己的脸颊。

  我一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戴拿?”

  “啊?啊!”
  被迪迦这么一叫之后戴拿才回过神来,“额……对了大哥我们这次是要去哪里啊?”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将手中的空罐子丢到垃圾桶里,迪迦思考着要不要再去那一罐?
  “所以你没听?”

  “……这个……我……好吧我走神了……”

  “明明都已经24岁了你什么时候可以让人省省心啊?”
  在思考一番之后决定了放弃再喝一罐的迪迦就这样顺势倒在沙发上。

  “…………”
  24岁很老吗?

  “……东京,”迪迦将外套用脚勾起来然后用手拿住搭在身上。
  “明天出发,今天就好好休息,戴拿。”

  “……嗯,但是大哥……”
  “……怎么了?”
  “…………那个……晚饭……”
  “我又不是保姆,”
  迪迦将外套中的一张小卡片掏出来丢向戴拿,“自己去订。”

  “…………”
  大哥你怎么会有这个?

  “刚才走在街上看到有人在发就收下了。”
  仿佛知道戴拿心里在想什么,迪迦直接开口解释。

  “…………”

2016.4.5 东京 20.00——

  “假期?啊不,或许我应该问……”
  梦比优斯看着他手上的两张门票。

  “……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
  佐菲淡定地看着眼前不算淡定的梦比优斯,“我这是在给你和你家亲爱的尼桑交流的机会啊小梦。”

  “交流?”
  “你前两天不是才说过要找你家尼桑谈谈吗?”

  “……在游乐园?”
  “交流是两个人的事,不用分场合的。”

  “……两个人?”
  “只有你和你家尼桑哟,我可是很近人情的(^_^) ”

  “……情侣票?”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而已。”

  “队长。”
  “嗯?”

  “我总算是明白了……”梦比优斯忍住想要往眼前的人脸上丢刀子的念头。
  “……什么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不打草稿了。”

  顺便我也明白你树敌那么多的原因了。

  “总之呢……”
  佐菲站起来,然后将梦比优斯推到门外,“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
  “作为奖励你就好好的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假期吧小梦。”

  “砰——”

  梦比优斯呆呆地看着眼前已经关上的门,他知道即使现在再进去等会儿也会是同样的结果罢了。
  这老狐狸。

  “唉……”
  认命般的叹口气,梦比优斯掏出手机。

  “嘟——”
  “小梦?有事吗?”

  “尼桑,我记得你明天休息对吧?”
  “对、对啊,怎么了?是有什么事让我办吗?”

  “差不多吧,等会儿我会给你发短信的。”

  在闲聊了一会之后他们才挂断电话,看着手中的门票,梦比优斯再次叹气。
  梦比优斯的家离警备队并不算远,在和泰罗通话的时候就已经到了。
  他走到他的衣柜前,用钥匙打开了那个唯一上锁的位置。

  结果……还是只能这样吗……

2016.4.6 08.00——

  我曾经在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想象过我未来伴侣的样子,其实说白了也就是空想一个最符合我审美观的女生。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想象之后,我终于确定了她的模样。

  头发不要太长,不然会让人觉得拖沓,齐肩或者到达脖子就可以了,这样显得精神。
  然后她得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别嘲讽我,爱美之心人人皆有。
  更何况我的审美都被大哥给弄得很高,没办法,只要是个人在习惯了每天都有一个超级大美人(虽然是个男的)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后审美要求都会变高的。

  发色无所谓,但眸色一定要是红的!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大美人用他/她的红眸看着你的时候的那种感觉(至少我看过大哥红眸的样子)

  不要太矮,也不要太高,最好是比大哥稍微矮上那么一点点。
  身材要好!不需要太大的cup但一定要身材!(我不会要求像大哥那么完美的)

  最后,性格一定要温柔!不要太柔弱,我希望最好是待人处事温和,但是一旦遇到什么情况时就会变得坚强果敢的那种。(看看我大哥就是这种)

  当然,有个美丽的初遇就更完美了。

  当醒来之后,戴拿发现他落枕了。

  果然,在飞机上倒时差这件事无论再来多少次他都是不会习惯的。

  “醒了?”
  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迪迦看起来比戴拿醒得要早一些,他现在正看着机窗外的景色。

  “……………………”
  “…………怎么了?”

  “……大哥,我觉得我今天会有一场美丽的邂逅。”

  迪迦在看了一眼戴拿之后又将视线放到窗外,顺便忍住了一句差点说出口的话。
  你想多了,青年。

2016.4.6 08:30——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在重复着第不知道多少次将手机掏出,看时间,放回的动作之后泰罗觉得他还是有些紧张。

  第一次啊!这是第一次啊啊啊!
  这是第一次小梦主动约我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主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以来都是让小梦看到我不靠谱的一面那么至少今天在游乐场要扳回一点尼桑的颜面!
  过山车、跳楼机、鬼屋之类的什么刺激上什么我就不信我还帅不起来!

  也是为了上面的想法,今天泰罗的穿着和以往比起来倒是帅气了许多。
  本来泰罗的长相就是当下很受欢迎的邻家大男孩的类型,如今配上黑色的休闲服更是衬得整个人很有气质。

  至少回头率百分之百。

  小梦绝对会拜倒在他家尼桑的牛仔裤下的!
  正当泰罗这样想的时候,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他所想的那个人的声音。

  “尼桑?”

  “是!”
  听到这个声音的泰罗转过身。
  “小梦因为尼桑实在是太想你了所以我就先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有着他家弟弟脸的少女正站在他的面前,而那个少女此时还说着一个让他崩溃的词语——
  “……泰罗尼桑?”

  泰罗:…………我发誓我看到这个少女的嘴角勾起了一个邪恶的弧度……

   “…………小梦……?”

  “嗯,”梦比优斯往后退一步,“怎么样?我觉得挺好的。”

  眼前的人穿着纯白色的长袖衬衫,在颈部缠上了一条棕色的纱巾,而下面则是高腰的背带裙,超过膝盖的裙摆上是红黑交错的方格。

  如果平常走在路上看到一个这样打扮的少女泰罗觉得他或许还会回头看一下顺便欣赏欣赏,然而如今这样打扮的那个人是他家弟弟。
  是他家弟弟。
  虽然确实挺好看的。

  “为什么是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梦比优斯从裙子的口袋中掏出门票,然后抬头笑着说:“尼桑不是也穿过女孩子的衣服吗?”

  “…………”
  泰罗后退一步,“这这这、这是黑历史啊啊!黑历史!!我记得知道的人并没有几个才对啊啊啊!!”
  “啊啦,我在储物间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翻到照片了。”
  回想起最初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的心情,梦比优斯表示其实他家尼桑还是蛮适合女装的~

  “…………照片?!!!”
  抓狂中的泰罗在听到某个词之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咬牙切齿的说道:
  “……阿斯特拉这个挨千刀的!!!!”

  估计办公室又要迎来一次毁灭性的破坏了。

  看到泰罗的表情之后梦比优斯在心中这样想着。

  “不对……我好像忘了什么……”
  泰罗抬头,看到梦比优斯的装扮,“……小梦……你,为什么会穿成这个样子?”

  “因为这个啦。”
  梦比优斯将拿在手中的门票递给泰罗。

  “这个游乐场是凭票入场的,每天发行的票数虽然多但还是很快就会卖完,”梦比优斯停顿了一下,“门票也分为好几类,例如普通票,又或者家庭票,而尼桑手中拿着的也是其中之一哟。”
  看着手中门票上大大咧咧的印着的“豪华情侣票”几个大字,泰罗觉得他懂了。

  “还是说尼桑你希望我换回平常的装束和你一起用这个票进去?两个男生用情侣票……嘛虽然我倒不是很介意啦。”
  梦比优斯用手拉起裙摆,笑得很纯良,“又或者尼桑你想和我换?”

  “不、不用了。”
  我就说那天为什么阿斯特拉在网上订了这个游乐场的情侣票原来是用到我身上来了!!
  “小梦你穿着这个挺好看的就这样让它在你身上吧我不适合的啊哈哈……”

  虽然在最开始被吓到但是现在想想这就是福利啊泰罗你的人生在今天就圆满了和小梦约会还是在小梦女装的情况下你还有什么值得遗憾的不要怂记着这是福利这是福利这就是福利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小梦的女装你已经可以死而无憾了啊泰罗!!!

  如果某个人知道了泰罗这时的心里活动一定会再次嘲讽他的。
  某(a)个(si)兄(te)控(la):这个死弟控已经没救了。

****

  “哇——好大,”坐在观光缆车上的戴拿看着越来越近的游乐场感叹,“上次来的时候都没有好好的逛过这个地方诶……”
  “戴拿,”坐在旁边的迪迦看着他手中的探测器,上面一个红色的光电正在闪烁,“我们不是来玩的。”

  “…………大哥……”
  “…………不行。”

  “…………迪迦大哥……”
  “……………………”

  “………………………………”
  “……等会儿我先去探查,在那之前你就自由活动……”

  “耶!我就知道大哥最好了!!”
  戴拿欢呼着从迪迦手中接过门票,然后给了他一个熊抱。

  迪迦:…………你几岁?

  “啊……让我看看要先玩什么呢……”
  戴拿扒到窗户边,用脸贴着然后看向外面。

  用手将衣角上的褶皱扯平,迪迦再次将视线放到探测器上。
  两天前盖亚传消息来说那个集团又开始活动了,在赶到消息所说的地点之后在那里就发现了这个,考量一番之后他还是决定来探探虚实。
  看着红点离探测器的中心越来越近,迪迦觉得这次将会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战斗。

  而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场战斗即将来临的戴拿此时还在规划着他等会儿的行程。
  过山车、大摆锤之类的通通玩一遍不,完两遍!总之今天一定要玩个痛快!!
  默默握拳,然后又开始寻找等会儿的目标,但是当他的视线转到某一处的时候,他愣住了。

  那是……

  还在思考最坏情况的迪迦在感到周围气氛的不对劲之后抬头。

  “……怎么了?戴……”

  “大哥啊啊啊啊啊啊!!!!!!”
  戴拿猛地转过身来,眼中是说不出的兴奋。

  “我,找到我的女神了!!!!”
  之前的行程通通不要了!今天唯一的任务就是追!到!女!神!!!

  “…………哈?”
  你真的当是来玩的吗戴拿?!

  而此时正在和泰罗走在路上的梦比优斯突然觉得背后一凉,然后他疑惑地回头。

  什么也没有,是我想多了?

  “怎么了小梦?”
  走在前面的泰罗看到自家弟弟没有跟上来,回头问道。

  “……不,没什么。”
  将刚才那种感觉归结为自己想多了之后梦比优斯小跑到泰罗旁边,“我们先玩什么?”

  来了!
  我等的这句话终于来了!!
  在小梦面前展现尼桑可靠的一面的机会终于来了!!!

  “小梦我们去玩这个吧。”
  泰罗用手指着游览地图的某一处。

  “飓风飞椅?”
  在看了一眼泰罗所指的地方之后梦比优斯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原来尼桑你喜欢刺激的吗?”

  “嗯,对啊,越刺激越喜欢。”
  “……是吗?”
  我记得尼桑不是有一点恐高来着?

  飓风飞椅,说白了其实也就是用两根铁链连住椅子旋转带着椅子飞起来然后越来越高罢了,话虽这样说,但是…………

  “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这个会升高但是不知道这个会升到这么高啊啊啊!!!!
  坐在泰罗旁边的梦比优斯一脸淡定地看着他家尼桑卖蠢,然后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诡异。

  想要好•好•表•现是吧,尼桑?

  (话外音:泰罗你家亲爱的弟弟黑了真的不打算管管?)

  “真好玩呐。”
  在从那上面下来以后泰罗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然后他再次被拉向入口处。

   “我们再玩一次吧,尼桑~”

  从这一刻起,泰罗隐隐约约觉得他,似乎挖了好大一个坑给自己跳……

  过山车,大型游乐场所必备的刺激项目,以快速的高低起伏以及不常有的360度大转弯而出名。

  在看到眼前的设施之后泰罗下意识地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梦比优斯,在发现对方没有哪怕一丁点儿害怕的意思之后他又将头转回来,默默地咽了口唾沫。

  “……那个,小梦啊……”
  在一番思索之后泰罗决定还是再抢救一下,“我觉得我们还是换……”

  “怎么了尼桑?”
  梦比优斯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眼放光。
  “原来尼桑也很期待吗?”

  不不不我并不期待……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到这里来玩了,”
  梦比优斯看着周围的景色一脸的向往。
  “但是啊……一直都找不到可以来陪我的人,而一个人玩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
  “虽然很想来玩,最后还是放弃了。”

  “…………小梦……”
  “所以,”梦比优斯对着泰罗露出笑容,“这次尼桑可以陪我来真的是太好了。”

  “……小梦……”
  泰罗猛地上前拉住梦比优斯的手向过山车的入口走去。
  “好!决定了!今天你想玩什么尼桑都会陪你到底的!”

  “…………嗯!”

  走在前方的泰罗没有看到,在他身后的梦比优斯那一副诡计得逞的表情。

  抱歉啊尼桑。
  其实在得到这个门票之前我……
  根•本•就•不•知•道在这里还有一个游乐场哟~
  果然欺负尼桑什么的最有趣了~

  十分钟后——

  “太……太恐怖了……”
  泰罗有气无力地扒在栏杆上。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过山车这种……可、可怕的东西……”

  “好些了吗尼桑?”
  梦比优斯将手中的饮料递给泰罗。
  果然还是过分了点……

  “没、没事,”泰罗将饮料的瓶盖拧开,喝了几口之后看起来才缓过劲来,“接下来我们该玩跳楼机对吧?”
  “………………”
  梦比优斯没有回话,就那样站在泰罗面前。

  “…………怎么了吗?”

  “尼桑…………”
  梦比优斯看起来像是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也没说,“……不,没什么。”

  “……是吗?”
  泰罗将已经喝光的饮料瓶扔到垃圾桶里,“那我们就去跳楼机那里吧!”
  “不,”
  梦比优斯将他的饮料拧开,然后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用了。”

  “突然间就不想去玩这些机械项目了。”
  梦比优斯指着远处的山坡,“我们去玩那个吧。”

****

  “滴——,滴——”

  一直在闪烁的红色光点在与探测器的中心重合之后开始发出长鸣,将视线从这上面移开后,迪迦看着眼前的建筑。
  没有太大的胆量和勇气还真是不敢进去。

  眼前的建筑看上去像是一个废弃的医院——虽然这就是一座真正的已经没有用的医院。
  但是和普通的废弃医院不同的是,这个医院在废弃之后被这个游乐场的老板买了下来并且对其进行了很大的改造。
  总的来说,现在这里其实就是一座“闹鬼”的医院罢了。

  通称,每个游乐场必备的东西——鬼屋。

  “大大大大大、大哥……”
  刚才还信誓旦旦在心中想着要把所有项目都玩两遍的戴拿此时正扒着迪迦的肩膀站在他的身后。

  “…………我们……真的要、要去……这个地方……?”
  再怎么看这个地方都像是会真的闹鬼的啊好吗?!!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是的。”
  在感受到肩膀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之后迪迦在前面默默扶额。

  “欢迎光临,我们今天的第一波客人,”
  售票员在看到两个人朝入口走来之后前去迎接。

  “请问是两个人吗?”
  “是的。”

  “非常抱歉两位客人,”售票员笑着来了个45度鞠躬,抬起身之后用手指着旁边的标语。
  “上面有明文规定,如果是两个人来的话只能分开进去,所以……”

  “……我知道了。”

  让两个人分开吗……算计得不错啊。

  迪迦转过头看着在听到只能分开进入之后表情变得更为微妙的戴拿。
  “……你是想先进还是…………”

  “请务必让我之后再进!!!”
  不等迪迦的话说完,戴拿就立刻后退好几步双手合十放在面前。

  能多在外面呆几秒就是几秒这个时候男子气概已经是身外之物了如果是盖亚他也一定会怂的所以这是人之常情请不要怪我大哥!!

  此时正在金字塔内一脸欣喜地接受木乃伊注视的盖亚打了个喷嚏。

  “……好奇怪啊……我应该没感冒才对啊……”
  盖亚用手擦擦鼻子,然后继续双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的木乃伊。
  “阿古茹!果然还是把这个带回去研究研究吧!!”
  后来从阿古茹口中知道这件事的戴拿表示他的脸好痛。

  “是吗?”
  迪迦一副“早就料到你会这样回答”的表情,在心中感叹一句孺子不可教也之后向入口走去。
  “我在里面等你,如果让我知道你没有进来的话……”

  迪迦背后冒着黑气对着戴拿露出了一个可以闪瞎人眼的笑容。

  戴拿:…………我会进去的大哥……真的T▽丅
  迪迦:乖~

  “啊,对了,”
  在路过售票员旁边的时候迪迦突然停下,“这个地方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其他的入口吗?”

  “入口和出口都有两个,现在这里是A栋的入口,B栋的入口在那边。”
  售票员指着医院,不过迪迦知道他想说的是这栋医院的另外一边。
  “至于A栋和B栋,左边的是A,右边的是B,剩下的就请客人你自己去探索了。”

  “这样吗……”
  他再次向前走去,但是又停了下来,“你……”

  “怎么了客人?”
  售票员依然是那副笑脸,看不出来任何变化。

  “……我们,是不是……不,没什么,或许是我想多了。”
  迪迦的双眼微眯,然后他笑了起来。

  “戴拿他……就是另一个人,他什么时候可以进来?”
  “五分钟后,客人。”

  “砰——”

  回答他的,是大门被关上的声音。

  大门关上之后周围的光线瞬间变低,迪迦就这样站在原地,在感觉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之后才开始走动。

  很窄的地方。

  这是迪迦的对这里第一印象,在以他为中心向两边伸展的话没有超过一米的地方,本来应该是通道的位置变成了两面墙,上面似乎有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只能向前走吗?

  向身后看了一下,迪迦决定等会儿还是让戴拿一个人走。

  往前走了大概半分钟,这条通道就到了尽头,出现在迪迦眼前的是一扇顶端亮着楼层指示的门。
  电梯吗?平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一旦周围只有这一处光源之后就显得有些渗人。

  “叮——”

  电梯门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打开,电梯内部橙色的光线在一瞬间就照亮了这个狭窄的通道。
  突如其来的光芒让迪迦不得不眯起双眼,在感觉已经有些适应之后迪迦看向电梯内部,然后他的瞳孔在一瞬间缩小。

  一个已经失去头的护士正静静地坐在电梯的地板上,电梯内正对着迪迦的那一面满是血液,血液为喷射状,而源点则是已经失去了头的脖颈。
  就像是头突然从上方被拔起一样。

  没有其他的选择,迪迦只能走到电梯里。

  电梯门旁边代表楼层的数字只有最高楼层的12亮着,迪迦试着去按了按其他的楼层,但是并没有用。
  意思是说从最高层开始的逃亡游戏吗?

  在思考到这里之后迪迦走到那具尸体旁边,然后蹲下来认真的观摩。
  这只是一具假的尸体而已。
  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是一旦走近了之后就可以发现很多和人体不同的地方。

  胆子小的人的话估计也只能在电梯当中度过一段很恐怖的时间了吧。
  能设计出这种场景的人也是心大。

  “叮——”

  提示音再次响起,迪迦看着楼层,确实已经到了十二楼。

  “唰——”

  电梯门缓缓打开,橙色的光照亮了前方的事物,看清眼前出现了什么的迪迦条件反射地后退,在碰到了那具假尸体的脚之后才停下。

  门的正前方挂着一个黑色的物体,或者说,挂着一个人的头。
  表情狰狞,面上有许多地方有着很深的伤口,本来该是眼睛的位置变成了两个血洞,长长的头发如杂草一般地搅在一起。

  应该是电梯里这个护士的头吧。

  在绕过那颗头走到外面之后,迪迦回头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
  戴拿……没问题吧?

  “叮——”

  电梯的提示音再次响起,迪迦回过头才发现原来这里的电梯有两个。

  他掏出放在外套内侧的枪,现在五分钟的时间顶多过去了一半,那么上来的人就绝对不可能是戴拿。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透过打在地上的光中的影子迪迦发现对方只有一个人。
  对自己的战斗力有大概了解的敌人敢单刀赴会,这家伙绝对不好对付。

  不能大意啊。

  这样想着,迪迦拉开了手枪的保险栓。
  人影越来越长,当那个人走到外面的一瞬间迪迦就将枪口对准了他,但是在看清了那个人的脸之后他又将手枪放下。

  他皱眉,“你是……”
  而那个人在看到了迪迦之后也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是你?!”

****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马上就要到五分钟了我不想进去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完全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的戴拿正独自一人在楼下抓狂到底要不要逃走。

  对于逃不逃走这个问题戴拿觉得他已经想得快要生无可恋了。

  逃走吧,会被大哥好好的伺候死;不逃吧,又绝对会被吓死。

  想到这里之后戴拿突然淡定了,反正横竖都是死这tm根本就是在让我自己选择想要的死法啊我的上帝_(:D)∠)_

  不逃走的后果他是知道的,最多……最多就是被吓得半死不活然后送进医院,但是如果逃走了的话………

  戴拿想起今年情人节那天他因为承诺了但是没有完成任务,在回去的路上他家大哥直接一脚把他从直升机上踹到海里时的那种感觉…………

  如果真的逃走了那么这次等着他的就绝对不会是踹到海里这么简单的了……
  所以……还是只能…………

  戴拿抬头看着眼前的建筑,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位客人,”
  售票员在看了一下表之后朝戴拿走来。
  “五分钟已经到了。”

  “……………………”
  “客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戴拿毫无预警的就这么叫了起来,然后朝入口那边冲去。

  “是男人就不要怂啊啊啊啊啊啊戴拿!!!!!”

  “砰!”

  售票员看着紧闭的入口大门然后取下一直戴在头上的帽子,平凡无奇的脸上是一副诡异的笑容。

  好窄的地方。

  这是戴拿在适应昏暗的光线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戴拿的左边和正前方的本来应该是通道的地方变成了两面高大的墙,看上去上面似乎还有已经干涸的血迹。
  只能……往右边走吗?

  黑暗封闭的空间往往会勾起人的恐惧,至少现在戴拿就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哥你刚才就是这样一个人走过去的?!

  这个通道稍微有点长,戴拿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发现他已经走了将近一分钟了。
  在这一分钟里戴拿发现既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也没有什么不明的人影向他扑来,但他却依然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恐惧。
  设计这里的人也是会玩儿的。

  “叮——”

  提示音响起,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的戴拿发现这条对于他来说十分漫长的通道似乎已经到了尽头。
  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顶部有着楼层指示的门,顶部的那些数字向周围散发着微弱的白光,而存在于中心的数字则由红光组成。

  在伸手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终于出现了微弱的光芒…………

  这更渗人了好吗?!!果然小说里的那些句子都是骗人的!!!!

  “唰——”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然而里面并不像平常的电梯一般有着照明用的光,而是和外面一样是黑得让人感到沉重的黑暗。

  ……总感觉……那里有什么东西…………

  在微弱的白光照射下,电梯被打开的门口那里给人一种有什么在晃动的感觉。
  这不是摆着坑让我去跳吗?!

  在咽了一口唾沫之后,戴拿还是选择向那边走去。

  其实他离电梯门口并没有多远,只有几步的距离,但是此时戴拿却恨不得这个距离越长越好。

  “哒——”

  在脚踏进电梯的一刹那,通道的两边突然就亮起了深红色的灯光。

  戴拿看着身后他刚才走过来的地方,被深红色的光所覆盖的通道并不能看到尽头。

  “嘀嗒——”
  是水滴落到地面上的声音,听起来这个声音离他很近。

  “嘀嗒——”
  真的很近,就好像……就在面前一样……

  戴拿缓缓地转过头,一张倒挂着的脸出现在戴拿的视线中, 鼻尖与鼻尖之间的距离最多只有一厘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最开始的呆滞过后,反应过来的戴拿迅速地向后退几步,突如其来的惊吓导致他的腿有些发软以至于在后退的时候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嘀嗒——”

  戴拿再次看向刚才那个地方,一个人,或者说一个只剩下上半身的人正被倒挂在电梯门口,血从身体上断掉的部分流出来,然后受到引力的作用下滑,最后聚集在这个人的头顶落到地面。
  或许是因为灯光又或者是由于流下来的血过多,让这个人的脸看起来就是完全的红色,他的表情狰狞,嘴巴大大地张着,明明这里的光线很昏暗但是戴拿却觉得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人的舌头。

  这个人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躯干,除了没有下半身之外,在应该是两条手臂的地方只剩下了散乱的皮肉,感觉就像是双手因为什么巨大的外力拉扯而被扯断了。
  想想都觉得疼啊……

  戴拿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然后再次向电梯走去。

  在恐怖的氛围中突然出现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哪怕只是一只兔子都会让人觉得可怕,更何况是这种本身就会让人感到恐怖的尸体。

  但是这些东西会让人觉得害怕也只有最开始的那一会儿了,至少现在戴拿站在他刚才的位置上再去观察这具尸体他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大概过了半分钟,戴拿就绕过了这具尸体走到了电梯内部,而在他进到内部的那一瞬间,电梯里就亮起了刺眼的白光。

  “唰——”

  电梯的门缓缓关上,戴拿看到代表着最高层数的数字12就那么自己亮了起来。
   戴拿尝试着去按了其他的数字,但是如他所想的那样,不管是按哪一个层数都没有用。

  这种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跳到坑里去的感觉真是…………

  借着灯光,戴帽再次去观察了一下倒挂在电梯门口的尸体。
  即使在明亮的环境下看着也还是感觉有些渗人啊…………虽然是假的……

  真不知道我后面该怎么进行…………拖后腿的话大哥一定会崩了我的!一定会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想感叹一句…………
  敢一个人先进来的大哥你真的已经超神了QAQ

  “叮——”

  电梯提示音再次响起,戴拿在听到这在平时听起来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如同催命曲似的声音之后就明白他真正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估计以后我对坐电梯都有心理阴影了心好累……

  深吸一口气,在电梯门完全打开之后戴拿就再次绕过那具尸体走到了外面。
  电梯内部的光打在外面的人的身上,在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之后戴拿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你是…………”

****

  此时,在离这座废弃医院最近的一个山坡上,穿着售票员衣服的一个人正看着前方,他的相貌俊美,一双紫色的眼眸更是勾人心魂,在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
  将手松开,任凭那张面具随风飞到远方。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类似于遥控器的东西,然后轻轻地按了下其中一个按钮。

  “轰——”

  废弃医院最高层的中央在闪过火花之后冒出滚滚浓烟。
  他的目光很深沉,严肃的表情配合上那似笑非笑的嘴角显得有些诡异。

  “已经,没有时间了。”

  这一次,必须要让你想起来。

【第二章 游乐场的交汇(上)•end 10000+字】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