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字母君

暂时封笔,潜心修炼

偏执者语录 (序)

来填一填一年前的旧坑_(:з」∠)_

现代架空,文中的物品全按RMB价格来写

通篇治(zhi)愈(yu),请放心大胆的食用

伪科幻请注意

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请慎入

文中会出现bg成分,但是戏份不多,不适者请绕道

奥拟人化,注意是拟人化,拟人化的外貌不以人间体为主,拟人化的外貌不以人间体为主!

不•以•人•间•体•为•主!

以梦比优斯以及昭和系+平成三杰(有阿古茹)+新警备队成员为主

小梦主角设定+黑化设定,我是亲妈(^_^)

已定的cp:E迪,茹盖,扎诺扎,希梦,梅浮,艾空,其余全亲情设定
浮士德性转请注意!

全篇清水,cp的攻受其实真的无所谓_(:з」∠)_

人物ooc严重,狗血一盆一盆的(´ε` )♡

我真的是亲妈

小白文风请慎入

设定经不起考究请慎入

设定经不起考究请慎入

设定经不起考究请慎入!!

漏洞多请慎入

小f只是个学生没出社会什么都不懂大部分的常识都是看百度所以为了大家有更好的看文体验有什么错误请一定要指出来ORZ

更新时间不定,接受温柔的催更

2012.12.21  20:00——

  “滴——”

  十六。

  “滴——”

  十五。

  “滴——”

  十四。

  “咔——”

  像是时针走动然后突然停止时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回荡得有些刺耳,但此刻少年觉得没有什么东西会比这个更动听了。

  啊……我还活着。
  但是……
  为什么……还活着呢?

  手脚上的束缚被解开,失去了支撑点之后少年向地面倒去,在即将接触到地面的时候被一双手接住。
  是谁?
  他感觉自己被打橫抱起,如果在平常他是绝对要拒绝这种抱法的,但是很明显现在他拒绝不了。
  长时间的折磨加上身上的伤让他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你……是谁?”
  如同生锈的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
  都已经沙哑得不像是人类了啊……

  “……别说话,马上就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很年轻的声音,少年觉着这个人的年龄应该没有超过22岁。

  “……谢……谢。”
  “…………”

2016.2.14 22:00——

  一道黑影从大楼之间的缝隙闪过,在黑影离开过后一分钟左右又出现一个黑影。
  只不过这个只不过这个黑影在跑进大楼的缝隙之后没多久就停下了。

  “哈、所以说……为什么在情人节时候……还、还有这种苦、差事……要做……啊……不行了……”
  他摸到耳朵上的通讯器。

  “大、大哥……我追……追丢了……”这喘气喘得,戴拿在心里默默的鄙视了自己一下,“我不行了……剩下的……交给你们OK?”

  戴拿,特殊行动小组队员,各方面指标平均,无特别擅长的项目,因为他特殊的身世,在未满十七岁的时候便加入了训练营,但是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24岁。

  此时远在另一端大楼顶上的人在听到通讯器那头的报告之后将手中的狙击枪放回大提琴盒里。

  “目标已经完全偏离了我们组的行动范围,这样子我也没办法,话说是谁在任务之前信誓旦旦的说保证可以完成任务的?”
  然后不等另一端的人反应就自顾自地接着说,“回来自己领罚。”

  戴拿:…………我错了大哥……

  迪迦:特殊行动小组队长,擅长狙击,身手灵活,但是力量上稍逊,黑客,25岁

  他打开通讯器连上另外一端,“盖亚,阿古茹,联络他们,我们这边失败了。”
  结果还是要他们出场……

  通讯器那边很快就回话,“他们刚才已经发消息说由他们接手了……啊、痛!阿古茹你倒是来帮忙啊!”

  盖亚:特殊行动小组队员,主负责情报收集,23岁

  阿古茹:特殊行动小组副队长,主攻科技,24岁

  挂掉通讯器,迪迦看向前方。
  佐菲那个老狐狸。

  而现在正被人记挂着的佐菲正一脸悠闲的端着咖啡坐在办公室里,所以说小辈什么的还是不太可靠啊。

  佐菲:特别追击警备队队长,主要负责人际系,38岁

  “滴滴——”
  办公桌上的座机LED灯闪烁两下绿光,佐菲伸手摁下。

  “队长,看显示目标已经进入范围,动手吗?”通讯器那头传来声音。
  “艾斯,你暂时不用动手,现在举着枪看就好了。”

  “明白。”
  艾斯在一栋大楼上将狙击枪架好,用狙击镜观察着局势。

  艾斯:特别追击警备队队员,精通于各种枪械,26岁

  “滋滋——”
  艾斯的通讯器中突然传来了杂音。
  “……听得到吗?”
  是阿斯特拉的声音。

  “勉强,怎么了?”

  “我们这边可以撤退了,那个大盗在另一边的,”阿斯特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赛文那个老头子肯定没想到他这次居然会算错吧。”

  不知道为什么,阿斯特拉自从进队以来就一直有些微针对副队长赛文的意思,看到这次自己的对头(自认为)计算错误,当然还是高兴的。

  警备队中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25岁单身弟控曾经断言:“兄控情怀发而已,这种小孩子就是成不了什么气候。”

  “阿斯特拉,走了。”通讯器里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但是隔的有点远所以听得不太清楚。

  雷欧也在?

  雷欧,阿斯特拉:特别追击警备队队员,双胞胎兄弟,擅长格斗,警备队中格斗最强,24岁

   “不在我们的区域内那就撤退好了,不过那边一块儿有哪些人?”艾斯将狙击枪拿起,然后看着前方。

  “初代和杰克的情报没有错的话我们将在两分钟之内拦截到那个家伙。”沉稳的男声响起。
  “下次在背后说别人的时候记得不要开公共频道。”

  初代(初代奥特曼,在这里简称初代),杰克:特别追击警备队队员,负责情报收集,28岁

  “……赛文?”
  在几秒之后阿斯特拉率先出声打破了沉默。

  “我就说我们的副队长跑到哪里去了,”佐菲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是在笑,“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赛文:特别追击警备队副队长,主要负责战略部署,战斗力强,35岁

  “还成,我和表哥打算前后夹击,”和赛文比起来年轻许多的声音,“我好像听见脚步声了。”

  “泰罗,别大意,毕竟他逃过了特殊行动组的追击。”

  泰罗:特别追击警备队队员,擅长使用各种弹类以及杀伤力强大的武器,25岁

  “知道了表哥,话说队长小梦现在在外地做什么啊?”泰罗突然就跑题,开始扯不相关的话题。

  “你猜,我觉得他在准备一个送给亲爱的尼桑的惊喜。”

  “啧,死弟控。”
  阿斯特拉小声的说道。

   “死兄控不要说话。”
  泰罗反驳。

  “别说,你们两个还真是半斤八两。”
  初代的声音传来。

  “所以你一直在窥屏?”太猥琐了。

  “嘘!小声。”泰罗说。
  “他来了。”
  声音嘎然变小,其他人从通讯器里听到了脚步声。

  看起来这个大盗也是跑累了,脚步声听着很沉重,不过想想也是,毕竟跑了这么久。
  在黑影跑过泰罗所在的墙角的同时,就在他们上方十米的天空突然亮起了强烈的白光。

  虽然这并不是在室内,但是足够黑的环境加上这是个巷子,闪光弹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盗贼停下了。

  “谢了赛罗!”
 
  在盗贼因为闪光弹停下的那一瞬间早就做好准备的泰罗就冲上前去将其制服,晚一步赶来的赛文表示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叫我来就是为了放炮的?”
  赛罗从一栋楼的二楼窗户上跳到地面,双手环胸,看起来很不爽。

  赛罗:追击队Z组队长,警校连续跳级的天才少年,在成年之后加入追击队Z,战斗力强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19岁

  “所以说赛文副队长你什么都不做是来卖萌的?”
  赛罗看向一旁正在报告任务的赛文吐槽道。

  “……可能吧。”
  赛文在沉默几秒之后开口,这让原本以为得不到回复的赛罗愣了愣。

  “我看表哥就是来卖萌的,到最后还不是我一个人做完了。”
  泰罗把盗贼的双手背到身后用手铐铐起,然后牵着手铐中间的铁链把盗贼带到两个人面前。

  “喂,我说还是弄得牢实点吧,别忘了盗贼说到底也就是个开锁的。”
  不想去多想赛文那看起来不正常的反应,赛罗转过头看到那个手铐松松垮垮的样子忍不住开口提醒。

  “没事,跑了再抓回来就是了,我就不信这小样……唔哇!”
  泰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冲击弄得向前几步然后摔倒。
  我去跑就跑居然还敢踹爷?!

  “喂!死芋头这下子真的跑了好么!话说你倒是快让开啊!”
  想去追的赛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盗贼跑进另一个小巷子里,而自己却只能在这个过道里被泰罗挡住。

  “我不是已经让开了吗?!追啊!”
  泰罗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然而盗贼已经跑远了。

  踹得真是毫不留情。
  在跑出这条巷子的时候泰罗是这样想的。

  “赛文,不用追。”
  佐菲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悠闲,虽然很疑惑,但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他还是停了下来。

  “说起来……刚才你似乎被嫌弃了啊?”
  佐菲突然来一句在旁人听起来不知所云的话,“感觉怎么样?”

  “……这种事情……”
  赛文的语气听起来很无奈,“还是慢慢来吧。”

  而另一端,盗贼看到了希望,只要出了这个地方他就可以易容成其他人躲过追击。
  然而现实是很残忍的,在他即将离开这个巷子的时候左手突然被抓住。

  “咚!”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倒在地上的盗贼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块手帕捂住了口鼻,失去意识以前最后的印像就是一个很年轻的声音。

  “不用担心,这个只是麻醉剂而已。”

  半跪在地上的人站起来,打开通讯器。
  “任务完成,目标确认失去行动能力,现在呆在原地等待汇合。”

  “辛苦了,要我请你吃糖吗?”
  佐菲戏谑的声音传来。

  “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要咖喱饭。”
  那个人嘟哝着,不过还是说出了他的要求。

  “啊啊!到底在哪里啊?!这跑得也太快了吧?!”
  巷子外面传来了泰罗的声音。

  “所以让他跑了都是你的错啊魂淡芋头!到时候我是不会帮你背这个锅的!”
  紧接着是赛罗的声音。

  他关掉通讯器,对来者挥手,装作没有看到那两个人错愕的表情。
  泰罗看着前方的人,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小梦?!”

  “好久不见,”梦比优斯露出笑容,“我回来了,尼桑。”

  梦比优斯:特别追击警备队队员,医疗担当,顺便担任法医一职,18岁从美国留学归来后加入警备队,泰罗父母的养子,战斗力在警备队中并不高,受泰罗的影响喜欢使用炸弹类的武器,19岁

   ***

  “嘶……痛、痛啊!小梦可以轻点吗?!”

  话刚说完泰罗就感觉到在他后腰上药的那个人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泰罗:…………我不该说话的……

  “尼桑,”
  梦比优斯面无表情地盯着泰罗身上的那块淤青。
  “这都是你自找的啊……”

   将棉签狠狠地摁在上面。
  “是谁告诉过我出任务的时候不能大意的?”

  摁住之后开始揉擦,皮肤在棉签的挤压下凹陷。
  “如果这次我不在的话尼桑的任务就失败了诶……”

  沾上药水,再次狠狠地摁在淤青上。
  “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为什么就还是这么不靠谱呢……”

  将卷起来的衣服放下,顺便隔着衣服用手在淤青的位置摁了一下。
  “尼桑啊我战斗力不高却依然能够放倒那个盗贼这也就说明了他很好制服啊……为什么你还会被伤到呢……”

  拉过手臂,用镊子将伤口中的碎石头夹出来。
  “最最关键的是,”梦比优斯抬头看着正用手捂着脸的泰罗,“明明受伤了却还没有自知之明甚至拒绝我帮你治疗……”

  棉签沾上双氧水开始清理伤口。
  “……尼桑这是……不信任我吗?”

  一副委屈得要死的模样。

  从头观看到尾的赛罗:……杀必死啊,芋头那混蛋一看就知道被攻略了还是好感度Max地那种,果然一物降一物,小梦就是对芋头杀伤力最大的武器没有之一,不然其他人这么给他治疗的话早就被炸了。

   看着像是完全忘记了之前遭遇现在正努力安抚梦比优斯的泰罗,赛罗觉得这个死弟控是真的没救了。

  【序•完——4000+字】

评论(10)

热度(29)